• 周三. 4月 24th, 2024

京剧《彩楼配》剧本唱词

admin

8月 4, 2023

京剧《彩楼配》剧本唱词

角色

王宝钏:正旦
薛平贵:小生
游人甲:老生
游人乙:末
游人丙:小生
游人丁:丑
月老:老旦

剧情

王允之女王宝钏,父母颇钟爱。定于二月二日高结彩楼,抛球招婿。先期,王宝钏夜梦斗大红星入怀。明日在花园见一花子,名薛平贵。卧处有红光罩身,心异其人,料其必贵。因唤至济给银米,并许以终身。告知彩楼抛球事,嘱其届时到来接球。及期,一般翩翩公子,走马王孙,无不前望接球。希望天赐美妻。不意果中一花郎薛平贵,众遂失望而散。

注释

后本即《三击掌》。按彩球招亲,昆剧《彩楼记》中,系吕蒙正故事,女为刘氏千金。招亲后为父逐出,同居破窑,日后夫婿发达显贵等情,与此大致相同,未知孰是。

京剧《彩楼配》剧本唱词

【第一场】

(丫鬟引王宝钏同上。)
 

王宝钏(引子)孝子是王祥,烈女是孟姜。

(念)闺中不知愁,梳妆打扮上高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白)奴家王宝钏,爹爹王允,现居朝堂一品,位列三台。可叹膝下无儿,生我姊妹三人。大姊金钏,许配苏龙;二姊银钏,配与魏虎。只有奴家尚未婚配,这且不言。只因昨晚三更时分。偶得一梦,见一斗大红星,坠落卧房,将奴惊醒,浑身是汗,不知主何吉兆?不免去到花园,焚香祷告。

丫鬟!

(丫鬟允。)

王宝钏(白)捧定香炉,带路花园。

(西皮慢板)昨夜晚一梦甚跷奇,

斗大红星坠落在房里。

将奴惊醒汗满体,

不知凶来主何吉。

叫丫环带路花园里,

双膝跌跪在丹墀。

(西皮二六板)夜梦红星是跷奇,

不知凶来主何吉?

因此清晨斋戒起,

到花园叩神祗。

叩罢头来抽身起,

(西皮摇板)且坐花园散心机。

(薛平贵上。)

薛平贵(西皮摇板)肚中饥饿路难往,

身上寒冷实难挡。

将身来在大街上,

抬头只见大门墙。

(白)俺薛平贵,乃长安人氏,时运不佳,落在乞讨之中。来此已是王相府花园门首,待我打睡片时便了。正是:

(念)一心推开心头事,昏昏沉沉睡阳台。

(薛平贵睡。)

王宝钏(白)丫鬟,我闷坐花园,哪里玩耍才好?

丫鬟(白)花园门外玩耍。

王宝钏(白)如此带路。

丫鬟(白)遵命。

小姐大事不好了。

王宝钏(白)何事惊慌?

丫鬟(白)外面有火。

王宝钏(白)待我看来。

丫鬟你远看,

丫鬟(白)是火。

王宝钏(白)你近看,

丫鬟(白)是一花郎。

王宝钏(白)将那花郎唤醒,带进花园,奴有话问。

丫鬟(白)遵命。

花郎醒来。

(薛平贵醒。)

薛平贵(白)原来丫鬟姐,唤我何事?

丫鬟(白)我家小姐有话问你。

薛平贵(白)有劳了,丫鬟姐带路。

难人参见小姐。

王宝钏(白)罢了。

且住,看这花郎,两耳垂肩,双手过膝,后来必有大贵,为何落在乞讨之中?我自有道理。

你这花郎,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讲来,要周济于你。

薛平贵(白)小姐容禀!

(西皮快板)小姐在上容我禀,

细听难人说分明:

家住本国长安地,

父母早已命归西。

若问小生名和姓,

薛平贵就是我的名。

王宝钏(西皮快板)听他言来自思忖,

看他不像受苦人:

两耳垂肩贵相品,

龙眉凤目帝王尊。

夜梦红星是有准,

想必应在花郎身。

彩楼之事对他论,

(白)呀,

(西皮快板)又恐丫鬟一旁听。

(白)丫鬟请些银米过来,周济花郎,快去。

丫鬟(白)遵命。

(丫鬟下。)

王宝钏(白)那一花郎,我听你言父母双亡,家中可有……

薛平贵(白)有什么?

王宝钏(白)可有妻室否?

薛平贵(白)小姐说哪里话来,落在乞讨之中,哪有银钱娶妻室呢?

王宝钏(白)奴有一言,不好启齿。

薛平贵(白)小姐有何金言,当面赐教。

王宝钏(白)我父亲为我终身大事,二月二日,在十字街前,高搭彩楼,抛球招婿。你若前去,倘若姻缘有分,亦未可知。

薛平贵(白)里面都是王孙公子,哪有花郎之分?

王宝钏(西皮快板)二月二日事有准,

切莫错过这光阴。

倘若姻缘有福分,

便是蟠桃会上人。

(丫鬟上。)

丫鬟(白)小姐,银米在此。

王宝钏(白)付于花郎去罢。

薛平贵(白)多谢小姐。

(西皮摇板)辞别小姐出园门,

王宝钏(白)转来。

薛平贵(西皮摇板)小姐有话快些言。

王宝钏(西皮摇板)你若不来失了信,

休做忘恩负义人。

薛平贵(西皮摇板)小姐不必细叮咛,

平贵岂是无义人?

(薛平贵下。)

王宝钏(西皮摇板)奴家婚姻天注定,

二月二日定终身。

(王宝钏、丫鬟同下。)

【第二场】

(四游人同上。)

游人甲(念)春游芳草地,

游人乙(念)夏赏绿荷池。

游人丙(念)秋饮黄花酒,

游人丁(念)冬吟白雪诗。

四游人(同白)请了。今有王相府,高搭彩楼,抛球招婿。你我前去走走,请了请了。

游人甲(西皮摇板)二月二日龙抬头,

(门官上。)

游人乙(西皮摇板)三姐打扮上彩楼。

游人丙(西皮摇板)但愿彩球到我手,

游人丁(白)列位,

(西皮摇板)我与三姐轧姘头。

门官(白)你们各位可是接彩的?请进。

(三游人同下。)

门官(白)你这老头儿做什么?

游人丁(白)我也是接彩的。

门官(白)你年纪大了,不能进去的。

游人丁(白)我人老心不老。

门官(白)不能进去。

游人丁(白)我与你商量商量:没有胡子,可能进去?

门官(白)等你没胡子,再作商量。

游人丁(白)剃头的等着。

(游人丁下。薛平贵上。)

薛平贵(西皮摇板)急急忙忙往前行,

高打彩球闹盈盈。

迈步且把花园进,

门官(西皮摇板)胆大花郎哪里行?

薛平贵(白)我是来接彩的。

门官(白)里面俱是王孙公子,哪有花郎之份?

薛平贵(白)他们接他们的,我也好接的。

门官(白)不许你进去。

薛平贵(白)偏要进去。

门官(白)赶出去!

薛平贵(白)不好了!

(哭板)听说门官不放进,

(西皮摇板)唬得我胆战心又惊。

大街上哭坏了俺薛平贵,

(月老上。)

月老(西皮摇板)这旁来了一仙翁。

上前遮住门官眼,

我今带你彩楼前。

(薛平贵、月老同下。游人丁上。)

门官(白)你这老头儿又来了,这只手怎么不放下来?

游人丁(白)放下来有点难为情。

门官(白)不要紧。

游人丁(白)我就放下来。

门官(白)你这胡子哪里去了?

游人丁(白)剃头的没有,找了一个修脚的,一根一根的修去了。

门官(白)还是不能进去。

游人丁(白)怎么讲?

门官(白)到底年纪大了。

游人丁(白)我有个脾气,你让我不进去,我偏要进去;你叫我进去,我就不进去了。

门官(白)哦,我来试验试验。

老头子,我不让你进去——

游人丁(白)我偏要进去!

门官(白)我让你进去吧——

(游人丁溜进,下。)

门官(白)我上了他的当了。

(门官下。)

【第三场】

四游人(内同白)远远三姐来也。

王宝钏(内西皮导板)梳妆打扮出绣房,

(王宝钏、四丫鬟同上。)

王宝钏(西皮摇板)在后堂辞别了二老爹娘。

老天爷若得随奴愿上,

彩球打着薛平郎。

叫丫鬟带路彩楼上,

(四游人同上。)

王宝钏(西皮摇板)手扶着栏杆——

(西皮二六板)看端详:

也有王孙公子样,

也有士农与经商。

楼下人儿纷纷嚷,

到叫奴含羞带愧脸无光。

举目抬头四下望,

(四游人同喝。月老引薛平贵同上。)

王宝钏(西皮快板)因何故不见薛平郎?

花园赠金对他讲,

看来他是无义郎。

不打彩球回府往,

四游人(同白)不要回去。

王宝钏(西皮快板)回府去怎对二爹娘?

姻缘本是月老掌,

岂由奴家作主张。

(白)看彩球!

(王宝钏拿球。)

王宝钏(西皮快板)手拿彩球朝下打,

月老(西皮快板)彩球付于薛平郎。

(四游人、薛平贵同下。)

王宝钏(西皮快板)耳边厢听得人喧嚷,

想必打中讨饭郎。

莫非就是薛平郎,

不由宝钏喜洋洋。

丫鬟带路彩楼下,

回府去禀告二爹娘。

(王宝钏、丫鬟同下。)

【第四场】

(四游人同上。)

游人甲(白)在我这里——无有吓!

游人乙(白)在我这里——无有吓!

游人丙(白)在我这里——无有吓!

游人丁(白)在我这里——无有吓!

(薛平贵上。)

薛平贵(白)在这里。

游人丁(白)与你两百钱,卖于我吧。

(薛平贵下。)

游人甲(念)王孙公子,

游人乙(念)不如花子;

游人丙(念)花掉了银子,

游人丁(念)我剃了胡子。

四游人(同白)有兴而来,无兴而回。回去吧。

游人甲(念)命里有来总是有,

(游人甲下。)

游人乙(念)命里无来莫强求。

(游人乙下。)

游人丙(念)叫声世兄跟我来,

(游人丙下。)

游人丁(念)我为了下头,剃掉上头。

(游人丁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