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月 18th, 2024

京剧知识

admin

8月 6, 2023

京剧的四大行当是生、旦、净、末。京剧舞台上的角色根据其性别、性格、年龄、职业及社会地位的不同,划分为生、旦、净、丑四种类型,在京剧专门名词里称作“行当”。

:除了花脸以及丑角以外的男性正面角色的统称,分老生(又分重唱的安工老生,重做的衰派老生,重武的靠把老生)、武生(分长靠武生、短打武生并应工猴儿戏)、小生(分扇子生、雉尾生、穷生、武小生) 、红生 、娃娃生。旦

:俗称花脸,大多是扮演性格、品质或相貌上有些特异的男性人物,化妆用脸谱,音色洪亮,风格粗犷。“净”主要分为文净、武净两大类。文净又分正净(重唱功,称铜锤花脸、黑头)、副净(重工架表演,称架子花脸),武净分重把子工架的武花、重跌扑摔打的武花(也被称为摔打花脸)、油花(一称毛净)。丑

:扮演喜剧角色,因在鼻梁上抹一小块白粉,俗称小花脸。分文丑(分方巾丑、袍带丑、老丑、荣衣丑,并兼演彩旦、婆子)、武丑(又称开口跳)等。各个行当都有一套表演程式,在唱念做打的技艺上各具特色。

除去红生和勾脸(即在脸上画有脸谱)的武生以外,一般的生行都是素脸的,即扮相都是比较洁净俊美的。

中,尚有老生卢胜奎、薛印轩、张汝林、王九龄等;小生龙德云、徐小香;旦胡喜禄、罗巧福、梅巧玲;丑杨鸣玉、刘赶三;老旦郝兰田、谭志道;净朱大麻子、任花脸等,他们为丰富各个行当的声腔及表演艺术,均有独特创造。后任“四喜班”班主的梅巧玲,勇于突破青衣、花旦的严格分工旧规,为旦角的演唱艺术开辟了一条新路。 《同光名伶十三绝》 是京剧史上的一幅名伶彩色剧装写真画,由晚清民间画师沈蓉圃绘制。他参照了清代中叶画师贺世魁所绘《京腔十三绝》戏曲人物画的形式,挑选了清同治、光绪年间(l860至1890)京剧舞台上享有盛名的十三位演员(程长庚、卢胜奎、张胜奎、杨月楼、谭鑫培、徐小香、梅巧玲、时小福、余紫云、朱莲芬、郝兰田、刘赶三、杨鸣玉),用工笔重彩把他们扮演的剧中人物描绘出来,显示了作者的深厚功力。 此画于三十二年(1943年),由进化社朱复昌在书肆收购,经缩小影印问世,并附编《同光名伶十三绝传》一册。1883年-1918年,京剧由形成期步入成熟期,代表人物为时称“老生后三杰”的谭鑫培、汪桂芬、孙菊仙。其中谭鑫培承程长庚、余三胜、张二奎各家艺术之长,又经创造发展,将京剧艺术推进到新的成熟境界。谭在艺术实践中广征博采,从昆曲、梆子、大鼓及京剧青衣、花脸、老旦各行中借鉴,融于演唱之中,创造出独具演唱艺术风格的“谭派”,形成了“无腔不学谭”的局面。二十年代后的余叔岩、言菊朋、高庆奎、马连良等,均在宗“谭派”的基础上发展为各自不同的艺术流派。汪桂芬,艺宗程长庚,演唱雄劲沉郁,悲壮激昂,腔调朴实无华,有“虎啸龙吟”的评道。他因“仿程可以乱真”,故有“长庚再世”之誉。孙菊仙,18岁时选中武秀才,善唱京剧,常入票房演唱,36岁后投师程长庚。他噪音宏亮,高低自如。念白不拘于湖广音和中州韵,多用京音、京字,听来亲切自然。1917年以来,京剧优秀演员大量涌现,呈现出流派纷呈的繁盛局面,由成熟期发展到鼎盛期,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为杨小楼、梅兰芳(贵妃醉酒)、余叔岩。由于文人崇尚的雅文化传统在20世纪遭遇灭顶之灾,京剧达到了它的全盛时期。3.现代京剧与传统京剧的差别一、在音乐方面传统京剧每出戏没有自己的主题音乐,乐队也都是以“三大件”为主的,所有音乐也都是为唱腔服

务,音乐没有单独的一席之地。各种过门也都是大同小异,因此音乐内容比较单一。现代京剧的音乐在传统戏的基础上进行了丰富,在乐器方面,加进了西洋乐器,使音乐显得浑厚、雄壮,在烘托气氛方面具有独到的优势,并且溶进了当时的民间音乐,如“东方红、解放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三律八项注意……”等,每出戏都有自己的主题音乐,不听唱腔与台词,只听一句音乐就能知道是哪出戏的哪一场。而传统京剧就做不到这一点。传统京剧的音乐基本是雷同的。现代京剧的每一场戏,场间都是有音乐连接起来的,而传统京剧就没有场间音乐,大都是用锣鼓经代替。二、在场景布置方面

有属于自己专用的场景,每看到一个场景,就能知道是哪出戏的哪一场。因此,现代戏比传统戏场景要丰富多了。三、在唱腔方面

代京剧的原板相当于传统京剧的流水板或二六板。在戏词方面,传统京剧上口字较多,现代京剧没有上口字。四、在表演程式方面

中也都是通用的。现代京剧每个主要人物都有专门的造型设计,因此只看一个动作,有时也能判断出演的是哪出戏中哪个人物。现代京剧还不见了兰花指,以剑指、掌和拳为主。在整个演出中,现代京剧追求画面的整体感,既要突出主要人物也不忽略二流人物,人物之间保持互动,互相配合,场面显得生动。传统京剧则是主演在中间,龙套两边站,主演唱念做舞很卖力,而其他人物则面无表情,象木桩一样一动不动,画面显得很呆板。五、在表演场面方面

《红灯记》中庆胜利、《龙江颂》中大坝合龙、《沙家浜》中奔袭、《红色娘子军》中练兵舞、《奇袭白虎团》的序幕、《杜鹃山》的飞渡云堑,《智取威虎山》滑雪舞等,并且每个舞蹈都有现代音乐烘托,感染力很强。传统京剧没有这样的场面,一般只有主要人物的起霸舞蹈,伴奏也是锣鼓经。六、在行当划分方面

韩小强、《杜鹃山》中的杜小山、《沙家浜》中的沙四龙应该属于小生行当,但在剧中根据演员的唱念风格及身段沙四龙应归为武生行当,杜小山没有唱段,根据身段也应划为武生行当,韩小强在演唱中用的是大嗓,属老生的唱法,应该属于老生行当。七、在念白方面

有着独到的美妙之处,有音乐之美。这是现代京剧所不俱备的。但现代京剧的念白也有自己的优势,它不受韵白程式的约束,在表达思想感情方面更能产生很好的效果。如《杜鹃山》中第二场柯湘在刑场上那段慷慨激昂的演讲,表现了柯湘临危不惧的英雄主义精神,其感染力是传统京剧无法做到的。八、在武打方面

和武戏,我们一般把以唱念为主的戏称为文戏,而以做打为主的戏称为武戏,如《武家坡》、《铡美案》、《打龙袍》、《三娘教子》、《四郎探母》、《谢瑶环》、《击鼓骂曹》等都属于文戏,象《挑滑车》、《长板坡》、《三岔口》、《扈家庄》等都属于武戏,在数量上文戏比武戏要多。现代京剧则没有严格的文戏武戏区别,大都是文中有武、武中有文的。就武而言,无论是现代还传统的都是武中有舞,但传统京剧的武打场面更偏重于杂技,属写意的风格。而现代京剧的武打则偏重于武术,属写实风格。九、在化装方面

演员扮演,人物只要是同一个脸谱,面目是一样的,因此净行的表演主要靠身段,丰富的面部表情则无法表达。现代京剧更接近于现实生活,化装比较淡,没有了脸谱之说,人物的行当在化装方面是不易辨别出来的。因为人物都是淡装,演员每个眼神、每个表情观众都容易看清,因此现代京剧人物要比传统京剧人物脸上的戏多。如马长礼先生饰演的刁德一,通过眼神和面部表情就能看出他是一个阴险狡猾之辈,周和桐先生饰演的胡传魁,腰一叉、嘴一撇,表现出七个不服八个不氛,天下老子第一,一副骄横跋扈的样子。十、在行头方面

正面人物给以强光,而反面人物则给以暗光,现代戏都有追光灯,而传统戏没有。现代戏每场结束,演员亮相、灯暗、闭幕,传统戏则直接闭幕。十二、在编剧方面

并且结局都是以正方的全面胜利而告终,显示出大团圆的场面。传统京剧在剧情发展方面更有戏剧性,好人与坏人没有严格的界线,好人中有不好的一面,坏人中也有好的一面,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这样更符合辩证法,喜剧则以正方占优势而告终,悲剧则以反方占优而告终。4.京剧四大行当代表角色生:老生:《上天台》刘秀,《文照关》伍子胥。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