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月 24th, 2024

《连环套》【四本】

admin

8月 7, 2023

前段为头、二本,即《围猎盗马》等场,系在本考第六册,载《盗御马》一段前之。第六册中之《盗御马》,即《探山》也,此紧接《探山》,为四本《连环套》,乃朱光祖盗钩、黄天霸与窦尔敦比武之两幕,至此全剧乃有结穴,始成完璧。此本精粹,名虽以比武著,实则在于盗钩,盖会面之后,只赖朱光祖从旁数语,窦尔敦遂佩服,与黄天霸和好。故以脚本中关节论,及以剧场中所显之好身手论,其有要均在朱光祖连夜偷入连环套,下药插刀、盗出虎头双钩等之一幕。

朱光祖(白)可有一件。要把窦尔敦烧死在内,那御马也就烧死在里头了,那时叫黄老兄弟怎样销差?怎样回复彭大人?这不是鸟枪换炮,越玩越壮啦吗!

朱光祖(白)黄贤弟,既然见着了窦尔敦,御马有了下落,这真是万全之幸。但不知那窦尔敦盗取御马,到底所为何事?

黄天霸(白)他与我约定明日下山比武,倘若胜不过俺,情愿将御马献上,甘心认罪。俺若胜不过他,俺就替父认罪,万死不辞。

朱光祖(白)嗳呀且住,看今日黄老兄弟一人前去探山,身上并无寸铁,可算得是心粗胆壮。常言道的好:杀一人如同草芥,留一名重如泰山。看黄贤弟,明日在山下同他比试,倘若得胜,自是万全之幸,倘若胜不过那窦尔敦,我黄贤弟一世英名,岂不是付于流水?嗳呀妙吓,看黄贤弟的钢刀现在我手,我不免今晚盗了他的腰牌,私入连环套,探听窦尔敦虚实,明日山下,也好做一准备!

朱光祖(白)嗳呀且住,本当将他杀死,念起他是老一辈的英雄,怎肯将他伤害。看他的虎头双钩现在墙上,我不免将他的双钩盗去,将黄贤弟的钢刀插在桌案之上。那窦尔敦醒来,管叫他魂飞胆怕我那黄贤弟!

(白)吓,案上插定钢刀一把,待我看来。漕标副将黄。原来是天霸私自前来。吓,俺的虎头双钩哪里去了。

朱光祖(白)话虽如此,只是胜败难定。也是我念你一人前去探山,身无寸铁,可谓心粗胆壮,因此我带了你的钢刀,拿了腰牌,夜入连环套,探听一切,今日大家也好作一准备。不料事逢凑巧,那窦尔敦正要饮酒,是俺身带八宝勾魂夺魄散,于他下在酒内,将那窦尔敦灌个人事不知。我本要将他杀死,因念他是前辈的老英雄,不肯伤害他的性命。是我将你的钢刀,与他插在了桌案之上,将他的虎头双钩盗来,与你作一他脸儿,也并靡有什么别的意思。

朱光祖(白)哈哈,你真是大天白日说瞎话,瞪着两眼不认账。我简直的告诉你说罢,昨晚三更时分,黄老兄弟夜入连环套,看你酒醉睡着,本想将你杀死,念在你是前辈的老英雄,不肯伤害你的性命,因此将你的虎头双钩带来,将他的刀插在你桌案之上。我想他那时候要杀,也就把你给杀啦,我说你一个人有几个脑袋呀。姓窦的,你可算真真不懂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