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月 24th, 2024

有哪些关于京剧的知识?

admin

8月 11, 2023

西皮与二黄是京剧的主要腔调,所以有时西皮二黄成为京剧的代名词,他们的节奏旋律不同,因此风格也不同。

西皮:起源于秦腔,明末清初秦腔经湖北襄阳传到武昌、汉口一带,同当地民间曲调结合演变而成了西皮旋律起伏变化较大,节奏紧凑,曲调高昂、激越,较为流畅活泼、明快,适于表现喜悦、欢快的情绪,或抒发缠绵、细腻的情感,也可以表现慷慨激昂的情绪。《打渔杀家》中萧恩怒打登门逼税的丁府大教师时,唱的就是西皮唱腔“听一言不由我七窍冒火”。

二黄:由吹腔,高拔子演变而成,旋律平稳,节奏舒缓,曲调深沉,凝重、稳健、浑厚,适于表现庄严肃穆的情景或抒发沉郁忧伤哀怨悲愤的情感。《借东风》中诸葛亮设坛祭风,环境气氛庄严肃穆,诸葛亮稳操胜券,所以唱成套的二黄唱腔。

当然也有例外,有些戏里用西皮表现忧郁悲伤的情感,《四郎探母》“坐宫”一场,杨延辉唱的【西皮慢板】即是。有时用二黄表现激昂奔放的情感,《大保国》中老臣徐延昭听说奸臣李良要篡位,怒气冲冲出场时唱“徐延昭出朝房气冲牛斗”,这几句唱的就是二黄。

西皮二黄属于板腔体结构。板腔体是我国戏曲唱腔的一个主要类型,板腔体的“板”指的是戏曲音乐的节拍,戏曲乐队以鼓板按节拍,凡强拍均击板,次强拍和弱拍则以鼓签敲鼓,所以强拍称为板,次强拍和弱拍成为眼,合称板眼。由于节拍形式不同,便形成了不同的板式,板式的名称常以板数及速度、节奏特点来命名,有慢板、快三眼、原板、二六、流水板、快板、摇板、散板、导板、滚板等。板腔体就是由这些不同的板式组成的,这些板式按其节拍可分为四种形式:慢板、快三眼是一板三眼(四拍)。原板、二六是一板一眼(两拍)。流水板、快板是有板无眼(一拍)。摇板、散板、导板、滚板是无板无眼,节拍自由。

西皮二黄唱词节奏位置不同,胡琴伴奏定弦与过门也不同。西皮是眼起板落,即起音在眼上,落腔在板上,二黄是板起板落,即起音、落腔多在板上。“西皮”唱腔的京胡定弦为“6~3”(la~mi)弦,即里弦为简谱带一个低音点的“la”音,外弦为不带高、低音点的“mi”音;“二黄”唱腔的京胡定弦为“5~2”(gol~re)弦,即里弦为简谱带一个低音点的“gol”音,外弦为不带高、低音点的“re”音。

【原板】节奏为中等速度,旋律比较简洁,原板是各种板式的基础,其他板式均由原板发展变化而来,西皮原板用途较广,常用于叙事抒情,写景。《失街亭》中马谡请令镇守街亭,行前诸葛亮叮嘱马谡时唱的“两国交锋龙虎斗”即是西皮原板。

【慢板】又称【慢三眼】,由原板伸长、放慢、加花而成,其特点是字少腔多,西皮慢板节奏舒缓,唱腔华丽,曲调优美,长于抒情,《穆桂英挂帅》“接印”一场,穆桂英出场唱的“小儿女探军情尚无音信”就是西皮慢板。

【快三眼】比慢板稍快。《打侄上坟》中,陈伯愚感慨自己老来无子唱的“张公道三十五六子有靠”就是西皮快三眼。

【西皮二六】比原板速度稍快,节奏紧凑,板式灵活,使用度较高,常用于说理写景,抒发快慰、得意的感情,也可以表现急切匆忙的情绪。《空城计》诸葛亮唱的“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就是西皮二六。

【西皮流水】速度比二六更快,流水字密腔简、节奏紧凑,常用于叙事,展现故事情节,适于表现紧迫的情景或轻快慷慨激昂的情绪,《女起解》中苏三唱的“苏三离了洪洞县”就是西皮流水。

【西皮快板】速度比流水更快,西皮快板所表现的情绪比流水更为急迫,常用于矛盾异常激烈,人物情绪异常激动,急于表态、辩理的场合。《四郎探母》“坐宫”、《武家坡》等多有快板。唱快板要求接得快,字头齐字尾(行话叫“咬着唱”),而且要越唱越快,间不容发,给人一种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的感觉,快板不仅要唱得快,还要字字清晰。

【摇板】特点是紧拉慢唱(胡琴过门的节奏比唱腔节奏要快),摇板表达的感情很广泛,用于一般的叙述和对话,也可表现紧张,激动,悲伤或喜悦,悠闲自在的情绪。《空城计》中诸葛亮“我用兵数十年从来谨慎”就是摇板。

【散板】特点是散拉散唱(伴奏的节奏与唱腔一致)。散板表达的情绪内容相当广泛,激动,喜悦悲伤的情绪均可表现,《打渔杀家》中萧恩受责后唱的“恼恨那吕子秋为官不正”就是散板。

【导板】只有一个上句,是原板上句的散板化,曲调高亢,节奏伸展,在大段成套唱腔之前出现,起引导和制造气氛的作用,为人物出场及成套唱腔做铺垫,可在幕后唱,也可在台前唱。西皮导板表达较激越奔放的感情,《铡美案》中包拯唱的“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一句就是导板。

反西皮属于西皮,多用于生离死别或哭祭亡灵等极悲痛的情景。只有散板、二六两种板式。《鱼肠剑》中伍子胥逃至吴国,落魄行乞,吹箫讨饭时唱的“子胥阀阅门楣第”是反西皮散板。《连营寨》中刘备哭祭关羽张飞时唱的“点点珠泪往下抛”是反西皮二六。

【西皮娃娃调】也属西皮,曲调高昂华丽。小生,老旦,老生都有此唱腔。《四郎探母》杨宗保巡营时唱的“叫一声众三军细听分明”即是。

【南梆子】是在西皮旦腔基础上吸收梆子[小安板]的腔调特点形成的,曲调缠绵委婉,富于抒情性,多用于表现年轻女性的欢快喜悦之情和内心活动。《霸王别姬》中虞姬月下闲步时唱的“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即是南梆子。

【原板】旋律比较简洁,抒情叙事均可。《搜孤救孤》中程婴劝说妻子舍子救孤时唱的“娘子不必太烈性”即是二黄原板。

【慢板】抒情性较强,长于表现比较复杂的情感,如感叹忧伤的情绪。《窦娥冤》“探监”中,窦娥在狱中向禁婆诉说自己的不幸遭遇时唱的“未开言思往事心中惆怅”就是二黄慢板。

【二黄快三眼】比[二黄中三眼]快一些。常作为过渡性唱腔,与其他唱腔搭配。《红灯记》中李铁梅唱的“爹爹给我无价宝”一段都是二黄快三眼。

【二黄摇板】长于表达比较激动紧张的情绪,叙事抒情均可。《大保国》徐延昭的“徐延昭出朝房气冲牛斗”即是。

【二黄散板】长于表达悲伤、痛苦、愤慨的情绪或用于无关紧要的叙述对话。《洪洋洞》中杨延昭临终前见到母亲佘太君时唱的“一阵昏来一阵醒”一段就是二黄散板。

【二黄导板】长于表达激动的情绪,二黄导板常接[碰板回龙],再接唱原板,已成固定模式,习称“导、碰、原”,《借东风》中诸葛亮的唱腔即是一例。【二黄回龙】是一种迂回婉转的长腔,因势若游龙,故名。[回龙腔]前半部分常为垛字句,开头为碰板起唱,所以合称[碰板回龙]。[碰板回龙]之后,亦可唱慢板或散板。二黄导板之后还可接唱原板、慢板或散板。

反二黄也属于二黄。是把二黄曲调降低四度来唱。胡琴定15弦。反二黄曲调旋律起伏跌宕,适于表现悲壮,苍凉,凄楚哀怨的情绪。如《碰碑》大段反二黄唱腔就是杨继业被困两狼山,兵尽粮绝,身处困境时所唱。反二黄也有原板、慢板、快三眼、摇板、散板、导板、回龙等板式。

【唢呐二黄】也是二黄腔调,只是用唢呐伴奏,调门较高,曲调浑厚古朴,气势磅礴。《罗成叫关》中罗成唱的“黑夜里闷坏了罗士信”一段便是。

【四平调】是与二黄相近的腔调,又称【平板二黄】,其过门与二黄原板相同,胡琴定弦与二黄同,但其唱腔结构与二黄不同,曲调流畅平滑,节奏舒展、跳跃,兼有西皮、二黄两种风格。四平调虽然只有原板、慢板两种板式,但因其曲调节奏都十分灵活自由,任何复杂和不规则的唱词都可以由它来唱,故可表现多种情感。《游龙戏凤》的四平调轻松闲适,活泼明快;《贵妃醉酒》的四平调委婉缠绵,华丽多姿;《清风亭》的四平调则苍凉凄楚。

【反四平】将四平调改变定弦为15弦,唱腔下移四度。即是反四平。《太真外传》“听宫娥在殿上一声启请”和“脱罢了罗子衣温泉来进”两段都是反四平。

虽然,西皮二黄两种腔调来源不同,但在京剧里却显得十分和谐。在一出戏里根据故事情节和人物思想感情的变化,有时唱西皮,有时唱二黄。《捉放曹》“行路”一场唱西皮,“宿店”唱二黄;《宇宙锋》“修本”一场,前半场唱西皮,后半场唱反二黄;《智取威虎山》“打虎上山”杨子荣唱的“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的唱段,前6句是二黄,从“党给我智慧给我胆”开始转西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