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月 18th, 2024

老舍对京剧也颇有研究 参与戏改留19000字手稿

admin

8月 12, 2023

提起老舍,人们首先想起的是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四世同堂》,或者话剧《龙须沟》、《茶馆》,而作为济南人,则对他的《济南的冬天》等散文格外怀有一份感情。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老舍对中国戏曲还颇有研究和创作,济南籍的中国老舍研究会副会长、博士生导师张桂兴教授说,老舍不仅写过话剧,还写过京剧,而且写过评剧、歌剧、曲剧等,他的一生大约创作了46部剧本,其中就包括至少6部京剧。老舍不仅创作过京剧剧本,还对传统剧目进行了改编,在京剧戏曲理论方面也多有建树。

济南知名收藏家、聚雅斋美术馆馆长徐国卫说,济南素有“曲山艺海”的美誉,又被老舍先生称为“第二故乡”,这批珍贵的手稿能够留在济南,可以说是一种难得的缘分。

由中国老舍研究会、漳州师范学院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六届老舍国际学术研讨会,10月28日、29日在漳州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近百位专家学者齐聚漳州,深入探讨了老舍对今天文化建设的重要意义。

这次研讨会上,老舍先生之子、中国现代文学馆原馆长舒乙先生作了《老舍六十八出京戏“戏改”剧目提纲手稿》的主题发言,首次披露了老舍于上世纪50年代初戏曲改革时所拟的68出京剧剧目的提纲。这些提纲手稿均为老舍本人所写,以前少有人知,连舒乙本人都未曾听说,更未曾见过。与会的老舍研究专家一致认为手稿很有价值,对于我们了解1950年前后我国“戏改”的基本政策,以及老舍先生个人对“戏改”的见解,都是十分重要的资料。

这批手稿的发现者及收藏者,是济南知名收藏家徐国卫先生。正是徐国卫先生向舒乙先生提供了这批手稿的影印件。这批珍贵史料与济南的结缘经过了一个怎样的过程?包括舒乙先生在内的老舍研究专家对其作何评价?手稿本身有什么文史价值、对老舍研究有什么意义?记者上周就此进行了采访。

在收藏圈,徐国卫是一位有名的“有心人”。涉足收藏20余年,他养成了钻研的好习惯,“每天睡觉的时间都很少,天天就是读书、看资料”。

关于老舍的文史材料,多年来一直是徐国卫的收藏重点之一。“老舍是伟大的人民艺术家,与济南又有着这么深的情缘,从我个人情感来说,也非常愿意搜集整理关于老舍的文史资料。”目前徐国卫收藏的老舍手稿、信札已达100多件。

2010年9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徐国卫在北京一家小古籍书店看到了这批手稿。“当时是夹在一堆材料中间,我无意当中看到,立即觉得眼前一亮。虽然手稿上没有落款,但凭借我多年对老舍先生的研究与学习,还是有一种直觉,认为这应该是老舍的手迹。”

徐国卫介绍,由于手稿上没有落款,当时店主的要价并不高,“也就略高于普通手稿的价格”。购得这批手稿后,他立即请了国内多位老舍研究专家进行甄别鉴定。今年大年初二,又特意到北京舒乙先生家中请他亲自过目。“舒乙看过后,当时就认定是老舍先生的手迹,他第一句话就是‘太珍贵了,太好了,我们家人都没见到过’。”

徐国卫用了“与我有缘、与济南有缘”来形容这批老舍手稿与济南的缘分。他称手稿来到济南“是偶然也是必然”。说偶然,是因为这是自己无意中发现的;说必然,是因为自己多年来喜爱、敬仰老舍先生,百余件藏品中凝聚着自己的心血和研究。

在聚雅斋美术馆,记者见到了这批手稿。手稿内容为上世纪50年代初戏曲改革时老舍先生草拟的68出京剧剧目提纲,包括《伍申会》、《文昭关》、《浣纱记》、《鱼藏剑》等,每出平均250字,简明扼要,写明该剧的故事纲要。这些剧目都是老舍由当时最流行的京剧剧目中选出,推荐为可以继续演出的剧目。用舒乙的话说,这批手稿“一看便知确系老舍亲笔所为”。

如《文昭关》中,老舍先生写道:“伍子胥脱围逃走后,因吴国和楚国世代为敌,易于挑衅,想到吴国借兵报仇。但到吴国一定要经过昭关,伍子胥行近昭关,迷失路途,被隐士皋公留住山庄。伍子胥听说昭关画影图形盘查严密,心里万分焦急,七日七夜不能安眠,须发尽白,东皋公友好甫皇讷,和伍子胥相貌相似,东皋公使甫皇讷和伍子胥更换衣装,由甫皇讷先往昭关。甫皇讷被关吏拿住,认为是伍子胥已被捕了,正纷扰间,伍子胥因须发尽白,与图形不类,早随后混出昭关。东皋公当这时请见关吏,说明被捕的人是他的朋友。关吏释放甫皇讷,却命令把关的小心盘查,莫让伍子胥混过昭关。”

再如《连环计》,老舍先生写道:“八路诸侯合兵讨董卓,刘、关、张在虎牢关战败吕布,董卓劫汉献帝迁都长安,自称尚父。一天,在省台大会百官,董卓忽命吕布在席间揪司空张温下堂,说张温勾结袁术,将他斩了。司徒王允回家深感不安,夜往后园步月。见歌伎貂蝉在花阴长叹,疑她有私情。貂蝉却说:‘因见主人行坐不安,必有国家大事,所以长叹。’王允见貂蝉是一个有志气的女子,他说:‘谁想汉家四百年天下却在貂蝉手里。’因和她同往书阁,定下连环之计。先将貂蝉许给吕布,再将貂蝉献给董卓,让两人因貂蝉互生嫌隙,引起争斗,再使吕布刺杀董卓,为汉家诛害。”

手稿写在“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戏曲改进局”的便笺上,便笺长22厘米,宽8.5厘米,共有71页。其中以第21篇《群英会》和第二十三篇《甘露寺》为最长,各占两页,分别是518字和430字。第五十二篇《望儿楼》字数最少,仅84字,加上评语不过109字。手稿共约19000字,均为毛笔所写,直行,有多处涂抹修改墨迹。

正如张桂兴教授所言,过去人们只知道老舍先生的小说、话剧与诗歌创作,很少有人知道他在戏曲方面的成就。其实老舍作为“人民艺术家”,在抗战期间和新中国成立初期,对京剧这项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样式也多有建树。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京剧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秦华生介绍,老舍先生的京剧创作,按时间和特点可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创作是在1938年3月至6月,连续创作了三个抗战京剧剧本。《新刺虎》、《忠烈图》、《薛二娘》。这三出戏都是依照京剧折子戏的短剧,在当时情况下,短剧易于排演,便捷宣传。在国难当头之日,老舍运用老百姓喜欢的京剧形式,虽然仓促间艺术上不太成熟,但旧瓶装新酒,号召各类人物团结抗战,很有积极意义。

新中国成立后,1956年到1963年,老舍先后根据同名昆曲改编了京剧《十五贯》、创作了新编历史剧《青霞丹雪》以及改编传统剧目《王宝钏》。老舍的改编力求“与原本大致相同”,并加以创造。反映出他的思维从现代向传统回归,表现了对传统艺术的眷恋以及对民众接受的关注。

秦华生说,老舍作为学贯中西又有创作实践的艺术大师,在剧论方面也有许多真知灼见。首先,他在肯定京剧形式美的同时,强调必须根据时代发展不断加工,反对老戏老演;其次,他提出戏改的目的是为新观众,即推陈出新的目的基点是思想感情上打动观众,尤其是新一代观众;第三,形式上他也要求大胆革新,反对卖弄技巧。

舒乙同样说,新中国成立之初,“戏改”一度是压倒一切的文化重头工作。当时全国有大量的文盲,文艺形式很单调,唯一的娱乐就是看戏。“当时有关领导提出对传统剧目要禁演一批、修改一批、肯定一批,组织了一大批知名的文艺工作者投入到戏剧改革工作中去,国务院还为此专门下发了文件。‘戏改’既是一件由国家出面进行的政府行为,又是一件几乎覆盖全国文艺界的全民行为,涉及所有的戏剧剧种和曲艺艺种,以及所有的演出组织。”他表示,这批手稿的发现,证明老舍先生当时也积极参与了这项工作,再次证明老舍自始至终都在为人民群众的文化工作热情地做着贡献。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