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月 18th, 2024

《霸王别姬

admin

8月 18, 2023

西楚霸王项羽有勇无谋,刚愎自恃,听信汉军韩信派来诈降的李左车之言,不顾众将与爱妃虞姬的劝阻,起兵伐汉;率大军直入九里山,中韩信诱兵之计,被困垓下。项羽知大势已去,抚骓长叹;虞姬拔剑作舞。时汉军攻急,虞姬恐误其行,持剑自刎,以绝项羽恋念。项羽遂领兵出阵,战败,自刎乌江。楚终为汉所灭。

整理本是依据梅兰芳先生的最近演出本,由许源来先生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许姬传、何异旭共同整理的。最后,并经梅兰芳先生仔细校订。

(白)本帅,韩信。奉主之命,统领人马,共灭西楚。想我军自出褒中以来,五年之间,与项王亲临七十余战;劳师动众,千辛万苦。今项王势孤力弱,胜败就在此一举。

(白)孤,霸王项羽。孤与刘邦鸿沟割地,讲和罢兵,送回太公、吕氏;不想他反覆背盟,又来寻战。孤命探马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李左车(白)啊,大王!臣前辅赵之时,赵王不用臣言,反命陈馀与韩信交战,被韩信斩陈馀于泜水。臣无棲身之处,遂投韩信帐下。那韩信受封齐王以后,致生骄傲之心,凡有策划,皆自决断。在帐下者,言不听,计不从;逃去者十之。今闻大王将与刘邦交战,愿投麾下,以效犬马之劳。焉敢行诈?

李左车(白)啊,大王此言差矣。想臣乃一谋士,不能披坚执锐,冲锋破敌,不过随在左右,与大划耳;听与不听,尽在大王。楚营虚实,韩信时有探报,不待臣诈降而后知之。大王若是见疑,是臣误投其主,为不明也;飘荡无依,为不智也。莫若死在大王之前,以明心迹!

(白)孤乃相戏耳。久闻广武先生英名,当时欲往赵国约来,为孤划策;今日果然实心归孤,孤当朝夕与先生商讨破汉之计。

周兰(白)臣启大王:前命李宁往会稽搬兵,太守一见檄文,即日起兵前来助战。又往舒、六调取周殷1,怎奈周殷抗拒王命,按兵不动。请大王定夺。

周兰(白)且慢!臣启大王:那韩信恐陛下按兵不动,故尔出此狂言,以激大王之怒。大王若是出兵,必中韩信诱兵之计。大王三思。

虞子期(白)臣启大王:汉兵势众,又兼韩信多谋。依臣愚见,只可深沟高垒,暂不出兵;候彼军疲乏,陛下以逸待劳,鼓兵而西,一战可胜。使韩信无以用其谋,张良无以决其策;荥阳,成皋唾手可得也。

李左车(白)啊,大王,如不亲征,汉兵必攻彭城;倘不能守,则大王无家可归矣。莫若领兵亲战,胜则汉兵可破;不胜则可退归彭城。此乃进可以战,退可以守之策。大王舍此良谋,而欲株守,不亦误乎!

虞子期(白)且住!我看李左车此来,有些诈意;但是大王发兵之心已定,不能阻止,如何是好!有了!不免去到后宫与娘娘商议商议,或能阻大王出兵,也未可知。正是:

(白)妾身西楚霸王帐下虞姬。生长深闺,幼娴书剑;自从随定大王,东征西战,艰难辛苦。不知何日方得太平也!

虞子期(白)臣启娘娘:今有刘邦、韩信等,统领大兵前来讨战;我军众寡不敌,正宜深沟高垒,以逸待劳。奈大王听信降臣李左军之言,传旨明日发兵,只恐大王此去中了他人之计。

虞姬(白)且住!适听子期之言,出兵甚是不利。怎奈大王性情刚猛,不纳忠言;恐日久必败于汉兵之手。思想起来,好不忧虑人也!

项羽(白)妃子哪里知道,今有刘邦会合诸侯兴兵前来,与孤争战;又散出许多揭帖,毁谤孤王。你道恼是不恼!

项羽(白)想那刘邦反复无常,韩信奸诈。孤此番出兵,定要生擒韩信,灭却刘邦;方消孤家心头之恨哪!

虞姬(白)用兵之道,贵在知己知彼;若以一时气愤,不能自制,恐汉兵势众,韩信多谋,终非大王之福。依臣妾之见,只宜坚守,不可轻动。大王三思!

李左车(白)啊,大王,千万不可退兵。臣闻汉军缺粮,大王大兵一临,彼将不战自乱,大王不可失此机会。

(〖风入松〗。四楚军、四御林军、钟离昧、虞子期、周兰、项伯、虞姬、女车夫、马童、项羽同上,众人停止前进。)

虞姬(白)月色虽好,只是四野俱是悲愁之声,令人可惨!只因秦王无道,兵戈四起,涂炭生灵;使那些无罪黎民,远别爹娘,抛妻弃子,怎的教人不恨!正是:

更夫甲(白)我明白啦,这必是刘邦占了楚地了,招来的兵都是咱们的乡亲;所以,他们唱的都是咱们家乡的腔调儿;你们说是不是?

更夫甲(白)是啊,你说的不错。咱们大王忠言逆耳,目不识人;信用李左车,引狼入室,中了人家诱兵之计;这会儿被困垓下,天天盼着楚兵来救。可是,刘邦又得了楚地,后援断绝了,这可怎么好!

虞姬(白)哎呀且住!适听众兵丁谈论,只因救兵不到,大家均有离散之心。哎呀,大王啊大王!只恐大势去矣!

(白)哎呀且住!怎么敌人寨内竟有楚国歌声,这是甚么缘故?我想此事定有跷蹊,不免进帐报与大王知道。

虞姬(白)此时逐鹿中原,群雄并起;偶遭不利,也属常情。稍捱时日,等候江东救兵到来,那时再与敌人交战,正不知鹿死谁手!

项羽(白)妃子啊,你哪里知道!前者,各路英雄各自为战,孤家可以扑灭一处,再占一处。如今,各路人马,一齐并力来攻;这垓下兵少粮尽,万不能守;八千子弟兵虽然猛勇刚强,怎奈俱已散尽;孤此番出兵与那贼交战,胜败难定。哎呀,妃子啊!看此情形,就是你我分别之日了!

项羽(白)乌骓呀乌骓!想你跟随孤家,东征西讨,百战百胜。今日被困垓下,就是你……唉!也无有用武之地了!

虞姬(白)哎呀,大王啊,妾身岂肯牵累大王!此番出兵,倘有不利,且退往江东,再图后举。愿以大王腰间宝剑,自刎君前,免得挂念妾身哪!

项羽(白)吕将军来得正好,刘邦有赏格在先,得孤首级者,赏赐千金。孤将首级割下,将军请功受赏去罢。

2项羽被困垓下,夜间自己战马嘶叫,原本是项羽先问:“外面什么喧哗?”不足以表现项羽与乌骓的亲切关系;现适当加以修改。

3原本,汉军急攻垓下,项羽闻报就向虞姬说:“此番出兵不得与妃子同行,如何是好?”有损于项羽性格,相对地也削弱了虞姬壮烈自刎的力量;整理本修改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