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月 24th, 2024

京剧《大回朝》剧本唱词

admin

8月 24, 2023 #京剧剧本

京剧《大回朝》剧本唱词

角色

闻仲:净

剧情

殷末,纣王暴虐无道,宠幸妲己。奸臣费仲、尤浑助纣为虐,造摘星楼与炮烙柱、虿盆等酷刑,供纣王与妲己残害臣民取乐。当时比干丞相、姜后及众百姓,惨遭杀戮。适太师闻仲征北得胜还朝,闻知此事,怒打费仲、尤浑,并责问纣王,纣王逃入内宫以避之。

注释

故事见《封神演义》。

京剧《大回朝》剧本唱词

【第一场】
(八龙套、中军引闻仲同上。)
闻仲(引子)锦战袍玉带围腰,征北海得胜还朝。 

(念)吾本商朝一大臣,跨下神行墨麒麟。金鞭扫荡花世界,保定我主驾乾坤。

(白)老夫,太宰闻。在殷纣驾前为臣。只因北海金鳌作乱,圣上命老夫领兵征讨。且喜大兵一到,那贼不战自降,写下降书顺表,愿年年进贡,岁岁来朝。今当黄道吉日,正好班师回朝。

中军!

中军(白)有。

闻仲(白)人马可曾齐备?

中军(白)俱已齐备。

闻仲(白)吩咐大小三军,人不卸甲,马不离鞍,班师回朝。

中军(白)得令。

众将官!

八龙套(同白)有!

中军(白)太师有令:吩咐大小三军,人不卸甲,马不离鞍,班师回朝。

八龙套(同白)啊。

(〖牌子〗。众人同倒脱靴掏下。)
【第二场】
(费仲、尤浑同上。)
费仲(念)待漏五更寒,

尤浑(念)陪王上金銮。

费仲(念)鸡鸣天未晓,

尤浑(念)明月满栏杆。

费仲(白)请了。

尤浑(白)请了。

费仲(白)香烟缭绕,圣驾临朝。你我分班伺候。请!

尤浑(白)请!

(四太监引纣王同上。)
纣王(引子)文武双全,恃祖业,朝歌承欢。

(纣王入正座。)
费仲、
尤浑(同白)小臣参见,吾皇万岁!

纣王(白)平身!

费仲、
尤浑(同白)万万岁!

纣王(念)朝歌城中摘星楼,金钟一响文武愁。宠幸妲己贪酒色,虿盆炮烙臣民忧!

(白)孤,大殷太子辛在位。只因北海金鳌作乱。我命太宰,带领人马前去征剿。昨日报道,太宰今日班师回朝。

费、尤二卿!

费仲、
尤浑(同白)臣!

纣王(白)太宰还朝,你等各要小心。

费仲、
尤浑(同白)是。

闻仲(内白)众将官!

八龙套(内同白)有!

闻仲(内白)将人马扎在皇城。

八龙套(内同白)啊!

闻仲(内二黄导板)将人马扎皇城休要罗唣,

(闻仲上。)
闻仲(二黄碰板)奉王命征北海得胜还朝。

(二黄原板)在午门下麒麟忙登御道,

见凤阁与龙楼甚是萧条。

文班中不见了比干元老,

武班中不见了黄家英豪。

撩蟒袍端玉带品级台到,

三呼万岁参见当朝。

(白)臣,太宰闻仲见驾,吾皇万岁!

纣王(白)太宰平身。

闻仲(白)万万岁。

纣王(白)赐绣墩。

闻仲(白)谢坐。

纣王(白)太宰将征讨金鳌之事,一一奏来。

闻仲(白)臣启万岁:臣奉命征讨金鳌,大兵一到,那贼不战自降,写下降书顺表,年年进贡,岁岁来朝。

纣王(白)此乃太宰虎威。

闻仲(白)我主洪福。

纣王(白)费、尤二卿!

闻仲(白)臣!

纣王(白)光禄寺大摆御宴,与太宰贺功。

闻仲(白)且慢。

纣王(白)为何拦阻?

闻仲(白)老臣进得朝来,为何不见比干丞相?

纣王(白)太宰有所不知,只因新宫娘娘身染重病。

闻仲(白)但不知是新病旧病?

纣王(白)乃是旧病新犯。

闻仲(白)就该请太医调治。

纣王(白)寡人已传太医调治,但是缺少一味药引。

闻仲(白)但不知缺何药引?

纣王(白)缺少玲珑透剔心为药引。

闻仲(白)老臣幼年,也曾读过药书,未见有玲珑透剔心,是何药引?

纣王(白)寡人亦是这样言讲,那新宫娘娘言道:满朝文武俱是血心,惟有比干丞相,乃是玲珑透剔心,寡人将他宣上金殿,赐他宝剑一口,乃是一句戏言,不想老太宰忠心耿耿,他竟剖心而亡了。

闻仲(白)万岁怎讲?

纣王(白)剖心而亡了。

闻仲(哭)太宰呀!

(二黄原板)听说是老太宰剖心而丧,

我朝中又去了架海金梁。

下殿角哭一声比干丞相,比干丞相,

老太宰呀!

可怜他忠心耿耿一命身亡。

(白)臣启万岁:正宫国母,挖目烙手,因何而起?

纣王(白)太宰哪里知道,姜娘娘使她弟文焕,身藏短刀,在五凤楼前行刺,有心谋害寡人,因此将她挖目烙手。

闻仲(哭)国母呀!

(二黄原板)姜国母坐昭阳万民敬仰,

最可叹受惨刑命丧无常。

下金殿哭一声国母娘娘,国母娘娘,

国母啊!

可叹她身为国母受刑而亡。

(白)臣启万岁:贾氏夫人坠楼而死,黄家父子反出五关,此事又从何而起?

纣王(白)只因孤闻听贾氏夫人生得美貌,将她宣上摘星楼,奉陪孤王饮酒,谁之她羞愧难当,竟自坠楼而亡。那黄家父子叛反孤家,保定太子,杀出朝歌。似这等不忠不孝之人,提他作甚?

闻仲(白)我主江山一旦休矣!

(西皮快板)贾氏夫人坠楼前,

黄家父子反五关。

在金殿问昏君无言答辩,

下殿来再问那文武两班。

费仲(白)参见老太宰。

闻仲(白)下站何人?

费仲(白)上大夫费仲。

闻仲(白)摘星楼可是尔所造?

费仲(白)圣上旨意,喏、喏、喏,小臣监造。

闻仲(白)唔!

(西皮快板)摘星楼乃是尔造定,

害了多少栋梁臣。

(白)鞭来!

(西皮摇板)金鞭一举追尔命,

打死费仲再问来臣。

(费仲下。)
尤浑(白)参见老太宰。

闻仲(白)你是何人?

尤浑(白)下大夫尤浑。

闻仲(白)炮烙、虿盆是尔监造?

尤浑(白)圣上旨意,喏、喏、喏,小臣监造。

闻仲(白)唔!

(西皮快板)炮烙、虿盆尔监造,

害了无数女多娇。

金鞭一举命丧了,

打死谗臣问当朝!

(尤浑下。)
闻仲(白)臣启万岁:新宫国母,为臣要见。

纣王(白)天色已晚,明日再见。

闻仲(白)老臣一定要见!

纣王(白)唗!

(西皮摇板)好一个胆大的太宰闻仲,

敢在午门打大臣。

内侍带路回宫廷,

要见妲己万不能。

(纣王下,四太监随下。)
闻仲(西皮摇板)本当打进皇宫院,

他是君来某是臣。

人来带过墨麒麟,

明日早朝再问当今。

(闻仲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