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月 18th, 2024

“宗派”和“宗派主义”岂能混为一谈

admin

8月 27, 2023 #京剧资讯

 

“一家之言”先生最近在京剧论坛贴出《流派、门派、宗派–兼谈对演员的评价问題》的文章(原作者:breeze),剖析剴切、仪态温厚,是一篇“有话好好说、有理细细讲”的佳作,读后颇受教益。但文中把“宗派”作为坏东西来批判,老朽人太好不敢苟同;很糙是:许多观点与央视名主持白燕升先生在一次访谈中的论点如出一辙,加之又得到学者钱世明先生的喝采,就更值得探讨一番了京剧文化。现简述拙见:

一,“宗派”无所谓好坏

“宗派”一词,古今中外皆用,是个中性词,它自身并无情感说说色彩,或者越来越简单地以褒或贬论断京剧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无论宗教、文学、艺术等都产生过众多宗派京剧。比如:佛教传入后,逐渐衍生出禅宗、密宗、天台宗、净土宗…等八大宗派;道教从明清开始,也逐渐衍生出正一、全真、真大道、太一、净明等五大宗派;文学创作上先后老会 出现过花间派、江西诗派、桐城派、新月派…等等;绘画上出过岭南画派、长安画派等等。至于武术界宗派如林,己是何必 赘言。

西方的教也衍生出许多宗派,比如浸信宗、路德宗、卫理宗、长老宗等。教会首脑反对宗派丛生,认为是割裂精神,许多论及宗派时时会气极败坏地施以批判,说这是故意标新立异。于是把宗派说成是“异端”(heresy)。但各教派仍我行我素,各执一义、各传其道,且都获得了发展。

任何形式的宗派都是由一位宗师所创立,或者经众多徒众拥戴、继承并发展壮大而形成。各个宗派之间有差异、有竞争,其间的是非曲直往往混沌一片。但无论贤愚工拙,都是宗派。或者,把宗派一律斥之为坏东西,显然是错误的。

京剧也概莫能外。首先指出:京剧从诞生起,既不使用宗派、门派两词,许多我使用流派一词,它就使用一个多多多字:派。比如京朝派、外、梅派、马派等等。“流派”许多词现在己很通用了,然而它并都是 “古己有之”的,它是改革开放后随着西潮东涌才引进的“舶来品”。西方自文艺复兴以来,很糙是二战以来,社会奔腾汹涌,各品类的文艺也急剧地处在流变,往往一个多多多派别诞生后没兴盛多久,又被另一种 新派别取代,真正是各领没几年。或者诸多派别都处在动态中,故被称之为“流派”。流者,流动、流行也。

京剧也与时俱进地引进“流派”一词,我总人太好许多扞格,或者京剧越来越“派”而越来越“流”。何以故?京剧长期生处在凝滞的农业经济环境和闭关锁国的环境中,一个多多多派别形成后,往往异乎寻常的“稳定”;加进去去京剧特有的“祖师爷效应”,更使许多稳定“压倒一切”,想流也流不起来。以谭派为例:自谭鑫培创立谭派至今已六代,皮下组织 看是“流”了,但“君子之泽、三世而斩”,时至今日,孝曾、正岩与老谭越来越血统的延续和戏德的传承,在艺术上基本上己绝缘了。如今单靠祖孙三代黄靠白髯一字排开,反复合唱“许多封书信来得巧”,给人的印象都是传承谭派艺术,颇像有的戏迷所说是“定军山专业户”了。或者,我人太好与其说这许多我“流派”,倒不如说是“宗派”更符合实际。事实上,旧时代书面介绍演员时,老会 使用“宗谭”、“宗杨”、“宗梅”等字样。海报上更常用“某派正宗”或“正宗嫡传”等词语,足证“宗”与“派”血肉相连,宗派绝都是个坏东西。

二,真正该反对的都是宗派是“宗派主义”

Breeze先生在文中对宗派大加挞伐,白燕升先生也高喊“要流派,何必 宗派”,我猜或者是二位的瞄准器出了毛病。人太好,朋友反对的应该是宗派主义。

中国反宗派主义最早的是延安整风,到了1957年整风时又再度提出,说是党内许多人不注意团结党外人士,搞“宗派主义”,应予坚决反对,或者请党外人士大鸣大放帮助党整风。结果人所共知:没动宗派主义每根毫毛,倒反出数十万分子。

在中国特有的语境中,许多许多我不错的一个多多多词,顶端加进去去个“主义”就变成负面的了。比如“修正”、“好人”、“或者”都是正面的词,但一旦顶端加个“主义”,就变坏了。宗派主义亦然。

Breeze先生与白燕升先生所反对的“宗派”,若置加进去“宗派主义”也就用不着老朽唠叨了。或者老朽还赞同朋友对宗派主义(而都是宗派)的批判。

不解地是:学者钱世明先生缘何也跟着喝采?……

本贴由尹丕杰于1007年1月25日00:44:46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