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月 24th, 2024

京剧《西施》【全本】剧本唱词

admin

9月 28, 2023 #京剧剧本

京剧《西施》【全本】剧本唱词

角色

西施:旦
范蠡:老生
文种:小生
夫差:净
勾践:老生
伯嚭:丑
伍员:老生
旋波:旦
:旦

剧情

列国时,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降吴国。手下臣子,只有一范蠡,常和他商议。范蠡常出外访求贤士,一天走到苎萝村,看见一美女,在溪边浣纱,名叫西施,就想将她献给吴王,好教吴王迷于女色,不理国政。当时和西施商议,西施不但貌美,且很知爱国,慨然允许。这时吴王有一臣子叫伯嚭,乃是个贪财之人。范蠡送财帛与他,请他设法,将西施献给吴王。吴王一见西施,甚为欢喜,便将越王放回,虽有伍子胥谏阻,吴王只是不听。西施既进吴宫,吴王果被迷惑,一切国政,都不去理。越王回国之后,卧薪尝胆,教养人民,训练军队。数年之后,乘吴王攻伐齐国,就兴兵伐吴,吴王战败,自刎而死。越王将西施迎回,赐给范蠡为妻。范蠡亦辞官职,和西施乘船泛游五湖。

京剧《西施》【全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伍员、伯嚭、王孙骆、冯同同上。)
伍员(白)我乃相国伍员是也。 

伯嚭(白)太宰伯嚭是也。

王孙骆(白)上大夫王孙骆是也。

冯同(白)中大夫冯同是也。

伍员(白)众位大人请了。

伯嚭、
王孙骆、
冯同(同白)请了。

伍员(白)吴王升殿,你我分班伺侯。

(四内臣、夫差同上。)
夫差(念)百战霸诸侯,东南掌握收。江头擒勾践,才报旧冤仇。

(白)孤,吴王夫差是也。承先王基业,战胜东南诸国,久为霸主。前者灭了越国,将越王勾践带回我邦,把他囚在石室之中,就命他与孤家看马,不觉已是三载,这且不言。看今日天气晴和,欲往城外锦帆泾赏玩风景也。曾传命执事人等城外伺候,那越王勾践,他也是一国之主,孤就命他当个前马,好教我国人民看见,人人知道孤家的威风。

众卿吩咐排驾,随寡人锦帆泾去者。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冯同(同白)领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勾践执鞭作牧马上。)
勾践(白)哎!

(二黄原板)叹孤王遭不幸江山尽丧,

祖宗业变作了国破家亡。

都只为动刀兵无能相抗,

无奈何君臣上下合家大小前去投降。

想孤王坐江山民饶地广,

到如今只落得夫为奴妻为妾困在吴江。

每日里来看马泪流脸上,

但不知何日里才返家乡。

(白)孤家越王勾践。只因与吴国交锋大败而回,君臣上下前去投降,吴王将我囚在石室之中,每日与他看马,不觉已是三年。那大夫范蠡,广有智谋,前者用计脱身,回到越国去了。不知他回国之后,有何妙计能救孤王。思想起来,好不教人伤痛。

(勾践哭。)
勾践(白)哎,想我勾践也是一国之主,如今落得这般光景。那之惨,就是这样的下场头吓!

(勾践哭。)
勾践(二黄摇板)国破家亡身未丧,

汪汪泪眼看江山。

(御马官上。)
御马官(念)吴王驾下威风大,御马队里我为尊。

(白)我乃吴王驾前专管看马官儿便是。只因吴王明日出游,吩咐越王勾践预备马匹,前往伺侯。

勾践在哪里?

勾践(白)小人在此伺侯。

御马官(白)你看这个奴才,不好好的当差,在此哭哭啼啼,作甚么?

勾践(白)小人不曾啼哭。

御马官(白)你终日眼泪不干,想是不甘心作奴是不是呀!谁教你要呀,你如今还想回国作你的国王不成么!哎,我劝你死了心罢,你后悔也来不及了!我来告诉你,你可抖起来了,明天吴王要出城游玩,命你预备马匹前去伺侯,教你当个前马,这是顶露睑的差事,你可好好的往上巴结,不许愁眉哭脸的。你若是不好好的当差,回来锤折你的狗腿,听见了没有!

勾践(白)是是是,长官吩咐,小人不敢怠慢。

御马官(白)甚么东西!

(御马官下。)
勾践(白)哎,作了这奴,好不可惨也!

(二黄摇板)无奈何我只得牵马而往,

作了这奴无有下场。

(勾践下。)
【第三场】
(范蠡上。)
范蠡(引子)大好河山,叹君王,一去不还。

(范蠡坐。家院暗上。)
范蠡(白)下官范蠡字少伯,官居越国上大夫之职。只因我国不幸,与吴国交战大败而回,君臣前去吴邦,身为囚虏,是我用尽智谋,求吴王左右放我回国。只可叹越王囚在吴邦已经三载,并无良策搭救越王,意欲求访贤才,共图良策。不免改换衣装,到处访求便了。

(范蠡改装,出门。)
范蠡(白)出得门来,好天气也!

(西皮原板)想我邦原本是民多地广,

为征战遭不幸土地沦亡。

我国主去投降吴邦前往,

只落得去看马受辱吴江。

我这里念君王空劳盼望,

但不知何日里再返家邦。

(白)一路行来,不觉已过山阴,不免且到诸暨地方走走。

(西皮原板)行过了山阴地天清日朗,

且往那诸暨县再作商量。

(范蠡下。)
【第四场】
(西施携篮上。)
西施(西皮慢板)西施女生长在苎萝村里,

没多少开怀事常锁双眉。

只为着守清寒柴门近水,

每日里浣纱去又傍清溪。

怕只怕负青春娇容自惜,

对清溪时照影自整罗衣,

(白)奴家西施,小字夷光,苎萝村人也。生长寒门,青春自惜,每日在溪边浣纱,倒也清闲自在。今日天气清和,我不免去到溪边浣纱一同便了。

(西皮慢板)手携着小筠篮溪边浣洗,

但不知众女伴为甚来迟。

(西施浣纱。三浣纱女同上。)
三浣纱女(同念)溪边同照影,各自妒娥眉。

(三浣纱女同相见。)
三浣纱女(同白)西施妹妹,你今日来得甚早呀。

西施(白)众位姐姐,为何来迟?

浣纱女甲(白)我同着二位妹妹,适才曾到尊府相邀,谁知妹子你已来了。

西施(白)小妹也不过刚刚到此。

浣纱女甲(白)如此我们且到那厢浣洗一回,稍待一同回去如何?

西施(白)如此请。

(三浣纱女同下。范蠡上。)
范蠡(二黄摇板)来到了苎萝村停鞭审视,

看那边浣纱女绝世芳姿。

(白)且往,看那溪边有一浣纱女子,美丽非常,这是何人?

(范蠡看。)
范蠡(白)我看这女子天姿国色,世间少有。想我范蠡为国勤劳,已近中年,尚无室家之乐。若得与此人成为婚配,可算得三生有幸了。

(范蠡想。)
范蠡(白)咳,如今国家多难,这妻室之事那里还能提起,待我打马去者。

(范蠡转身,想。)
范蠡(白)且住,看这女子神采非凡,定然不是寻常之辈,待我上前问他的名姓,这又何妨吓!

小娘子,卑人拜揖。

西施(白)客官万福。

范蠡(白)我看小娘子神采非凡,一定不是寻常之辈。请问小娘子上姓,何方居住,请道其详。

西施(白)妾身姓施,住在苎萝山下,世居西村,因此唤作西施,

范蠡(白)久闻苎萝村中有一女子名唤西施,原来就是小娘子,失敬了。

西施(白)不敢。请问客官上姓?

范蠡(白)卑人上大夫范蠡。

西施(白)吓,原来是范大夫,贱妾不知,多有得罪!

范蠡(白)岂敢。

西施(白)久闻范大夫随越王到了吴邦,怎么能够回来?

范蠡(白)下官随定越王到了吴邦,是我用尽智谋,求吴王左右放我回来。

西施(白)原来如此,范大夫,不知越王现在吴邦怎么样了?

范蠡(白)小娘子问那越王么?哎,我那越王,现在吴邦与吴王看马!呀呀呀。

(范蠡哭。)
西施(白)哦,那越王现在吴邦与吴王看马么?我想越王乃是一国之主,如今落在他邦与人看马,好不伤痛人也。

(范蠡叹。)
范蠡(白)小娘子吓!

(二黄散板)提起来好教我心中痛恨,

空有这救国志怎奈无人。

西施(白)大夫恨着何来?

范蠡(白)小娘子,我想越邦有数千里之地,人民有数百万之众,竟无一人替我越国前往吴邦报仇雪恨,岂不教人痛恨!

西施(白)听大夫之言,好教我十分忿恨,难道我越国之中,竟无一人能够前去报仇不成?

(范蠡看,想。)
范蠡(白)呀,小娘子,我看此事不免应在小娘子身上。只要小娘子依允,那的大仇就报得成了!

西施(白)奴家是个懦弱女子,怎能前去报仇?

范蠡(白)小娘子若肯前去一定成功。

西施(白)此话怎讲?

范蠡(白)小娘子有所不知,那吴王夫差乃是酒色之徒。只要小娘子情愿前去,我便将小娘子进与吴王,那吴王必然见喜,定将越王释放回来。小娘子在吴王宫中随机应变,报仇之事又有何难?

西施(白)依大夫之见,是要将我进于吴王么?

范蠡(白)不敢。只要小娘子前去,必然成功!

西施(白)大夫既有报仇之心,难道我作女子的就无救国之意?只听大夫吩咐,贱女是一定依从的。

范蠡(白)如此说来,小娘子是情愿前去吴邦的么?

西施(白)情愿前去。

范蠡(白)哎呀呀,小娘子既有救国之心,将来越国重兴,都是小娘子之功。小娘子请上,受下官一拜!

西施(白)折煞奴家了。

(范蠡、西施同拜。)
范蠡(二黄摇板)只因越国久丧败,

下官无计可安排。

难得娘行多慷慨,

报仇全仗女英才。

西施(二黄摇板)大夫不必挂心怀,

为国报仇也应该。

我去吴邦无挂碍,

留名万载女裙钗,

范蠡(白)小娘子安心等侯,待下官命人前去吴邦安排一切,再来奉请。

西施(白)任凭大夫。

范蠡(白)如此告辞。

西施(白)后会有期。

(范蠡下。)
西施(白)适才听范大夫之言真乃是忠义之士,我若得配此人,也不枉我西施平日的志气呀!咳,现在国家多难,那范大夫焉能计到室家之事?这也不必提起了。等他来这再作计较。正是:

(念)凭将绝世如花貌,去作报仇雪恨人。

(西施下。)
【第五场】
(四兵、四将、四朝臣、二内侍、夫差同上。)
夫差(念)游玩锦帆泾,天气正晴明。

(白)内侍,车辇可曾齐备?

内侍(白)俱已齐备。

夫差(白)传勾践进见。

内侍(白)大王有旨,勾践进见。

勾践(内白)来也!

(勾践扮马夫上。)
勾践(二黄摇板)国破家亡为厮养,

含羞忍垢拜吴王,

(勾践进见,跪。)
勾践(白)勾践参见大王,愿大王千岁!

夫差(白)勾践,孤王今日出城游玩,命你当一前马,须要小心。

(勾践允。众人同走圆场,同下,同上。)
夫差(白)前面甚么所在?

内侍(白)乃是锦帆泾,

夫差(白)锦帆泾去者。

(众人同走圆场。)
夫差(白)前面又是什么所在?

内侍(白)乃是斗鸡坡。

夫差(白)斗鸡坡去者。

(众人同走圆场。)
夫差(白)今日之游,甚是欢畅,天色已晚,摆驾同宫。

内侍(白)摆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六场】
(西施病妆上。)
西施(念)早被婵娟误,欲妆临镜慵。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

(二黄慢板)坐春闺只觉得光阴似箭,

无限的闲愁恨尽上眉尖。

每日里心中痛玉容清减,

夜不眠朝慵起又向谁言。

(白)我西施。自从那日在那溪边,与范大夫相见之后,不觉已是三月有余。那范大夫命人前往吴邦之事,不知怎么样了?我这里终日愁闷无法可解,不觉心疼起来,好不烦闷人也。

(西施捧心。东施上。)
东施(念)奴家芳名叫东施,终日擦粉抹胭脂。苎萝村内佳人俩,一个西施一个东施。

(白)我东施。为甚么叫作东施呢?只因苎萝村内惯出美貌的小佳人,我们妹子夷光,住在西村,故此唤作西施。小奴家住在东村,人都唤我叫东施,我们姐儿俩一个样的花容月貌。我妹子她曾修饰打扮的,别提多么边式,我时常也得学学她,才显得我们姐儿俩是一样的标致不是。今儿个听见我妹妹她病了,是我约了王妈妈来瞧瞧她,那王妈妈老不见来,我等不及了,我一个人先来看看。到此已是,待我进去。哎呀,为甚么这样静悄悄的?

(西施。)
东施(白)妹妹我来了,你病的怎么样了?

西施(白)原来是姐姐,姐姐请坐。小妹心中十分疼痛,日重一日,如何是好?

东施(白)妹妹你那心里头要放宽些,不用整天想着小白脸,把自己身体给弄坏了。你瞧你姐姐比你长大几岁年纪,我还格外保重哪。若是整天的想这个愁那个,把你我的花容月貌,弄得玉碎珠沉,那不能赔了本咯么!

西施(白)姐姐金玉之言,小妹记下了。但是心中总是闷闷不乐,这便怎么处?

东施(白)妹妹你要是跟你姐姐学,管保你有好处。

(王妈妈背药囊上。)
王妈妈(念)人人说我医道好,管保药到命不保。

(白)我王妈妈便是。只因东施姑娘约我去看西施姑娘的病,急急赶来,到此已是,待我进去。

吓,东施姑娘你倒先来了?

东施(白)来了半天了。

王妈妈(白)西施姑娘病体怎么样了?

东施(白)她心疼的很,你快给瞧瞧罢。

王妈妈(白)姑娘怎么样了?

西施(白)妈妈请坐,我心中疼痛数月有余,今日越发的沉重了。

(西施捧心。)
王妈妈(白)姑娘不要着急,吃了我的药管保就好了。

西施(白)我这心病不是药可以治得的。

王妈妈(白)什么话,只要吃了我的药,准保手到病除。

(王妈妈作诊脉。)
东施(白)哎呀,我妹妹皱起眉头,用手捧着心,比她平日的颜容格外的好看,瞎好极咯好极咯。待我慢慢的学习一回。

(东施坐,皱眉,捧心。)
东施(白)哎呀,哎吓,哎吓吓!王妈妈,我心真疼!哎吓,哎吓,我心里疼得很!

王妈妈(白)怎么,西施姑娘心疼,难道你也传染心疼么?

东施(白)疼得很!

王妈妈(白)这倒巧得很,我也候候脉。

(王妈妈诊,摇头。)
王妈妈(白)没有病吓!

东施(白)唉,怎么说我没有病吓,心疼得很。

(王妈妈远看,作吐,背供。)
王妈妈(白)你看她学西施姑娘的病态,不但我受不了——

(王妈妈向台下。)
王妈妈(白)光莫你们诸位也受不了罢!

(王妈妈向东施。)
王妈妈(白)得了,得了,你不用吃药了,你回去把西施姑娘的捧心样子,好好的学习学习。等那摇煤球的过来,把你搂上,你的病就好了。

(东施笑。)
东施(白)什么东西,

王妈妈(白)别玩笑了,我们把西施姑娘搀进房去,教她好好的养着吧!

(王妈妈、东施扶西施同下。)
【第七场】
(范蠡上。)
范蠡(念)只因痛,终日不开眉。

(白)下官范蠡,前者在苎萝村上得见西施,意欲将她献于吴王,她已然应允。但是送与吴王,必须有人先容。我想那太宰伯嚭,是个贪财之辈,不免命人前去送些财礼,求他暗中相助。大夫文种,广有志谋,可以去得,已命人前去请大夫过府商议,为何不见到来?

(家院上。)
家院(白)文大夫到!

范蠡(白)快快有请!

(文种上。)
文种(念)悲伤恨,忠耿小人心。

(白)吓,范兄!

范蠡(白)文兄来了,请坐。

文种(白)范兄相招,有何见谕?

范蠡(白)只为越王久困吴国,我们当臣子的昼夜不安。我想那吴王乃是酒色之徒,我已访得美女西施,意欲献于吴王,必须有人在吴王面前暗中相助。那太宰伯嚭是个贪财之辈,意欲相烦文兄前往吴邦,将财礼送于伯嚭,求他暗中相助。文兄是料无推辞的了。

文种(白)为国勤劳,哪有推辞之礼,我假即刻前去便了。

范蠡(白)如此甚好。这明珠百颗,黄金百镒,还有书信一封,文兄收下。

(文种接。)
范蠡(白)文兄听了!

(二黄摇板)文兄此去到吴邦,

见了太宰说端详:

吴王面前多仰仗,

只要求他放越王。

文种(二黄摇板)范兄不必多话讲,

此去吴邦走一场。

太宰必定心欢畅,

准备奇谋救越王。

(文种下。)
范蠡(二黄摇板)一见文兄登程往,

不由范蠡多心畅。

但愿越王身无恙,

重兴霸业定家邦。

(范蠡下。)
【第八场】
(四随侍、伯嚭同上。)
伯嚭(二黄摇板)朝罢回府心欢畅,

(四随侍同下。)
伯嚭(二黄摇板)一人无事坐中堂。

(家院上。)
家院(白)禀相爷:有越国大夫文种求见。

伯嚭(白)文种前来作甚?

唤他进来。

(文种上,进,跪。)
文种(白)太宰在上,文种拜见。

伯嚭(白)罢了,起来。

(文种起立。)
文种(白)谢太宰!

伯嚭(白)文种前来则甚?

文种(白)大夫范蠡,多谢太宰活命之恩无以答报,为此特备明珠百颗,黄金千镒,前来献于太宰求太宰笑纳。

伯嚭(白)吓,那范大夫,命你前来送礼物与我么?

文种(白)正是。

(伯嚭大笑。)
伯嚭(白)那范大夫太多礼了。

(文种呈礼物,伯嚭收。)
伯嚭(白)使不得,使不得。

文种(白)不成敬意,求太宰笑纳。

伯嚭(白)如此不能推辞,待我便收下了。吓,文大夫你远来辛苦,请坐请坐。

文种(白)太宰在上,哪有贱臣的坐位?

伯嚭(白)哎呀,我们俱是一殿之臣,我与大夫乃是旧友,焉有不坐之理,请坐请坐。

(伯嚭、文种同坐。)
伯嚭(白)范大夫可好?

文种(白)托太宰洪福,还算安康。

伯嚭(白)好好好,大夫你好吓?

文种(白)贱臣也好。

(伯嚭大笑。)
伯嚭(白)大夫,

文种(白)太宰。

伯嚭(白)咳,想你那越王在石室之中,替吴王看马已是三载有余,甚实可怜。我想吴王越王俱是同样的国王,怎样好端端的教人家看起马来呢?

文种(白)之君,多蒙吴王不斩之恩,越王不胜惶恐。

伯嚭(白)等得机会,下官倒要替越王多多的说上几句好话呢。

(文种叩拜。)
文种(白)多谢太宰!

(伯嚭扶文种。)
伯嚭(白)太谦了,太谦了。

文种(白)贱臣此来,正要太宰格外用情。

伯嚭(白)我晓得了,晓得了。

文种(白)只因范大夫人感激吴王放他回国,闻听吴王喜爱美人,也曾访得美女名唤西施,有倾城倾国之貌,意欲进于吴王。不敢冒味,特来恳请太吴宰容。

(伯嚭起执文种手。)
伯嚭(白)咳呀呀,那范大夫要进美女与吴王么?

文种(白)正是。

伯嚭(白)妙极了,妙极了!我们吴王最喜的就是美人,曾教下官到处地访求,无奈总是没有。范大夫若是来进美女,吴王一见定然欢喜,那时节使便把越王放回国去,也未可知。

(文种叩头。)
文种(白)全仗太宰!

(伯嚭扶文种。)
伯嚭(白)多礼。

文种(白)贱臣回去告范大夫,将那西施速速献来就是。

伯嚭(白)妙极妙极,早去早回!

文种(白)告辞了!

伯嚭(白)恕不远送。

(文种下。)
伯嚭(笑)哈哈哈!

(白)那范蠡真真知趣,送了我这样的厚礼,还要献甚么西施美人与我吴王,可以算得是识时俊杰。我既受了人家的厚礼,自然要重重地酬报人家,哪管他人家骂哟!

(伯嚭下。)
【第九场】
(文种上。)
文种(西皮摇板)一心要把冤仇报,

登山涉水不辞劳。

(白)下官文种。奉了范大夫之命,去到吴邦贿求伯嚭,幸喜如愿而回,不免急速回国,报与大夫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急急加鞭往前走,

见了大夫说从头。

(文种下。)
【第十场】
(范蠡上。)
范蠡(西皮摇板)都只为我越邦人民不幸,

留下了恨忍死偷生。

凭仗着西施女报仇雪恨,

等候他到吴国见机而行。

(白)下官范蠡。前者在苎萝村中得见西施,意欲将她献于吴王。幸喜如愿,已将西施接到府中,教成歌舞。大夫文种也从吴国回来,太宰伯嚭允为相助,我不免亲送西施前往吴邦便了。

(西皮摇板)救国奇谋安排定,

要报深仇仗美人。

(范蠡下。)
【第十一场】
(门官上。)
门官(白)我守门官便是。只因越国进来的美人西施,生得是天上少有,地下难寻,今日从这阊门进城。要看的人太多了,我就定下了章程,每人看一次收一钱,这时快要到了。

左右打道。

(门官走,坐。八百姓同上。)
百姓甲(白)兄弟们,今天听见西施要进城了,那是天上少有地下难寻的美人,我们赶快去看罢。

(八百姓同到城门,各纳一钱。)
门官(白)左右吩咐他们,好好的站立两旁,规规矩矩的不许扰乱秩序。

西施(内西皮导板)辞别了会稽城泪流满面,

(四随侍、范蠡乘马、西施乘辇同上。)
西施(唱)有多少伤怀事难对人言。

我心中怎免的柔肠寸断,

要收这越国的破碎山川。

孤身女到他邦何时回转,

此一去成败局全靠苍天。

(四随侍、范蠡、西施、门官同下。)
百姓甲(白)兄弟们,你看这西施,真是天仙下界,神女临凡,我花了一块钱看了一回,灵魂儿都被勾去了,怎么好?哎呀怎么好,勾去了!

(百姓甲倒地,七百姓扶百姓甲同下。)
【第十二场】
(四侍臣、伍员、伯嚭、夫差同上。)
夫差(念)锦绣山河吴地记,倾城颜色越邦人。

伯嚭(白)启奏大王:今有越国上大夫范蠡进献美人,午门伺侯,请王传旨。

夫差(白)宣他上殿。

伯嚭(白)大王有命:范蠡带同美人上殿。

(范蠡、西施同上。)
范蠡(念)前来吴殿上,

西施(念)低头拜敌人。

(范蠡、西施同跪。)
范蠡(白)贱臣范蠡参见大王,愿大王千岁!

夫差(白)平身。范蠡所献美人叫何名字?

范蠡(白)名叫西施。

夫差(白)叫他抬起头来。

西施(白)贱妾西施参见大王。

(夫差惊喜大笑。)
夫差(白)那西施果有倾国倾城之貌,真是天上少有地下难寻。

内侍,快送娘娘进宫!

(内侍允。)
西施(白)谢大王!

(内侍、西施同下。)
夫差(白)范蠡一片诚心,前来进献美人,孤当重加封赏!

范蠡(白)大王厚恩,贱臣十分感激,但是越王尚在拘囚之中,贱臣不敢领封。

夫差(白)越王在此三载有余,甚也谨慎。前者孤家身染重病,越王也曾为孤家尝粪,可算得十分忠心。今日范大夫进献美人,看在大夫的分上,将越王释放同回,教他君臣相聚便了。

范蠡(白)大王天高地厚之恩,释放越王回国。越王勾践感激大恩,粉身碎骨不能图报了!

夫差(白)内侍传旨:越王勾践,王服上殿,

伍员(白)且慢!臣启大王:那越王勾践长颈鸟喙,乃是阴险之人,前者身为囚虏,大王就该将他赐死,以除后患,如今反要放他回国,此乃纵虎归山不能复制,请大王三思!

夫差(白)那越王勾践感激孤家的大恩,焉有报仇之理,卿家不必多疑。

伍员(白)大王不听忠言,将越王释放回国,他日必定前来报仇。大王贪恋女色,不计后患,臣恐他日糜鹿游于姑苏台上,臣不忍大王身为囚虏,似今日之越王,那时大王悔之晚矣!

(夫差大怒,拍案。)
夫差(白)呸!胆大伍员,竟敢辱骂孤家,该当何罪!若不念你从前的功劳,一定将你斩首!

武士们将他赶出朝门!

(众武士同轰伍员。)
伍员(念)忠言不入耳,在眼前。

(伍员顿足,下。勾践王服上。)
勾践(念)三年吴地为囚虏,今日生还再见天。

(勾践跪。)
勾践(白)罪臣勾践见驾大王千岁!

夫差(白)越王请起。

勾践(白)千千岁!

夫差(白)越王在此三载有余,十分谨慎,今日放你回国治理臣民,永为我国属地,须要小心。

勾践(白)大王天高地厚之恩,罪臣粉身碎骨,不能图报。便当子子孙孙永为属国,小心尽职,答报洪恩!

夫差(白)这便才是。

范蠡送尔主回国,好生辅佐于他,不要忘了孤家大恩!

范蠡(白)贱臣此回国,定当辅佐勾践,报答大王,生生世世,不敢忘德!

夫差(白)如此甚好,尔等去罢。

范蠡、
勾践(同白)罪臣叩辞!

(范蠡、勾践同下。)
伯嚭(白)臣启大王:那伍员前日出使齐国之时,把他的儿去寄在外邦,一定有谋反之心。大王若不将他赐死,他日定有后患,大王悔之晚矣!

夫差(白)太宰之言是也。但是伍员曾立过大功,不忍将他斩首,孤便赏他一个全尸,将属镂剑赐于伍员,教他自尽便了。

内待,尔将此剑赐于伍员,看他之后回宫交旨。

(内侍下。)
夫差(白)太宰,此番范蠡进献美人,卿家也有大功,听候孤家另加封赏。

伯嚭(白)谢大王!

夫差(白)摆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伍员上,叹。)
伍员(白)咳!

(西皮摇板)叹吴邦遭不幸危亡难免,

恨只恨那昏王不听忠言。

到这情形不忍看见,

只落个哭先王苦叫苍天。

(白)俺伍员,辅佐先王成其霸业。今王嗣位之初,尚能励志图强并吞越国,后来信任太宰伯嚭,每日以酒色为事。今日又听伯嚭之言,释放越王回国,纵虎归山,将来必定前来报仇。吴国败亡就在旦夕,怎不令人痛恨也!

(内侍上。)
内侍(念)奉了吴王命,来到相国门。

(白)吓,伍相国!奉吴王之命,将此剑赐于相国,请相国立刻自尽,俺好去回奏。

伍员(白)吴王赐剑命我自尽么?

内侍(白)正是。

伍员(白)昏王吓!想你信任奸党,不纳忠言,还要赐我一死,我伍员生为忠臣,死为厉鬼。我死之后,须要将我两个眼珠挖了出来,悬挂城门之前,我好看见越兵来破吴也!

(唱)我死后叫昏王挖我两眼,

把眼珠悬挂在城门之前。

看他日越兵来吾言必验,

才知道我伍员有言在先。

(白)先王吓,先王!臣伍员就此相随于地下了!

(伍员自刎,下。)
内侍(白)相国已死,待我回奏吴王便了。

(内侍下。)
【第十四场】
(四朝臣、文种同上。)
文种(引子)排班迎国主,收拾旧山河。

(白)请了。今日越王回国,众位大人一同出城接驾。

四朝臣(同白)一同接驾。

(四朝臣、文种同出城。四卒同上,勾践、范蠡同上。)
四朝臣、
文种(同白)臣等接驾,吾王千岁!

勾践(白)不想今日又与众卿相见,真乃如同隔世了。

(勾践哭。)
范蠡(白)大王不必悲伤,今日回国,君臣同心力图自强,何愁大仇不报!

勾践(白)范卿之言是也,孤家今日回国,自当卧薪尝胆,力图自强。众卿一同回宫。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二内侍同上。)
内侍甲(念)人间真富贵,

内侍乙(念)天上有神仙。

内侍甲(白)请了。

内侍乙(白)请了。

内侍甲(白)我们大王,自从西施娘娘进宫以来十分宠爱,朝欢暮乐,把那些国家大事都懒得管了。这也难怪呀,我们娘娘真是天仙下界,仙女临凡。慢说是大王爷宠爱,就是我们当奴婢的看着,也是喜爱的了不得。今天娘娘要到百花洲来看采莲,大王也要同去,銮驾可曾齐备没有?

内侍乙(白)都齐备了。

内侍甲(白)快快请驾罢!

二内侍(同白)有请大王、娘娘!

(夫差、西施同上。)
夫差(白)妃子,

西施(白)大王。

夫差(白)今日出城前往百花洲观看采莲,妃子一同前去。

西施(白)妾妃随侍大王。

夫差(白)内侍,銮驾可曾齐备?

二内侍(同白)齐备多时。

夫差(白)摆驾百花洲。

二内侍(同白)摆驾百花洲。

(四龙套、四宫女持符节宫扇、四宫官同上,同走圆场。男女分队各乘船。)
船娘甲(采莲歌)佳期约定在荷花放,

哄奴等到荷花黄。

相思病难当,

抬起头来只见月儿光。

手摸着胸膛,手摸着胸膛,

奴家上了你的当。

船娘乙(采莲歌)情人来时奴不在,

在家情人又不来。

水面莲花开,水面莲花开,

莲花开罢情人又不来。

小乖乖你不该,

难道奴家常不在。

船娘丙(采莲歌)情人好比莲花样,

一进门来满屋香。

爱煞脸儿香,

一点朱唇凑在脸上。

哄我心里痒,哄我心里痒,

来回白走好几趟。

船娘丁(采莲歌)轻轻来到莲花下,

莲花底下遇着他。

手拉着冤家,手拉着冤家,

一朵莲花倒比两朵大。

俏冤家你收下,

今宵来会香罗帕。

(銮驾引夫差、西施同走圆场,同下。四船娘乘船同上。銮驾引夫差、西施同上。)
二内侍(同白)请大王、娘娘登舟!

(众人同登舟。〖吹打〗。众人同走圆场。男女各乘船同走圆场,同下。夫差笑。)
夫差(白)妃子,今日之游,甚为欢乐。你看天色已晚,孤与妃子同往馆娃宫夜宴一回如何?

西施(白)妾妃遵命。

夫差(白)内侍!

内侍甲(白)奴婢在。

夫差(白)吩咐馆娃宫执事人等,准备夜宴伺候。

(内侍甲允,下。)
夫差(白)宫女们每人手执莲花,送娘娘回馆娃宫去。

(众人同允,各执莲花拥夫差、西施同走圆场,同下。)
【第十六场】
(内侍甲上,拂尘。)
内侍甲(白)大王同着西施娘娘在此夜宴,须要小心伺候。远远望见銮驾来也。

(銮驾、夫差、西施同上,同坐。)
夫差(白)酒宴可曾齐备?

内侍甲(白)齐备多时。

夫差(白)呈酒上来,我与娘娘在此痛饮。

妃子你饮此一盅。

西施(白)谢大王。

夫差(白)妃子你看皓月当空,银河泻影,风景甚佳,何不手把芙蓉,在筵前歌舞一回?

西施(白)妾妃遵命。

夫差(白)传旋光进见。

内侍甲(白)传旋光进见。

(旋光上。)
旋光(白)来了。

参见大王!

夫差(白)罢了,命你陪伴娘娘歌舞一回。

旋光(白)遵命。

夫差(白)宫女们与娘娘者。

(西施,执芙蓉舞。)
西施(二黄导板)见长天四无云冰轮乍上,

(唱)十二栏杆接晚凉。

我这里把芙蓉孤芳自赏,

(西施舞。)
西施(唱)任凭他裙带逐风扬。

(夫差笑。)
夫差(白)妃子清歌妙舞,神妙非常,生受你了。斟酒来孤家饮一大杯。

(夫差饮。)
夫差(白)妃子你也饮一大杯。

(西施饮,醉。)
西施(白)妾妃不胜酒力,不能陪侍大王,望祈恕罪了。

夫差(白)妃子沉醉,寡人也大醉了。

宫女们服侍娘娘,回后宫歇息去罢。

(众人扶夫差、西施同下。)
【第十七场】
(文种、泄庸、计然、稽郢同上。)
文种(白)我乃上大夫文种。

泄庸(白)大司马泄庸。

计然(白)大夫计然。

稽郢(白)大夫稽郢。

文种(白)列位大人请了。

泄庸、
计然、
稽郢(同白)请了。

文种(白)越王升殿,你我分班伺侯。

泄庸、
计然、
稽郢(同白)请。

(四内侍、勾践同上。)
勾践(引子)励志图强,报国仇,寝饮难忘。

(念)三载困吴江,幽囚实可伤。从今脱罗网,励志要图强。

(白)孤,越王勾践。自被吴邦战败,身为囚虏三载有余,多亏相国范蠡求得美女西施进与吴王,吴王见喜,方将孤家释放回国。自从回国以来,卧薪尝胆,立志图强,也曾命相国范蠡操练人马待时而动。不免宣召范蠡上殿问个明白。

内侍,宣范相国上殿,

内侍甲(白)范相国上殿。

(范蠡上。)
范蠡(念)忠心扶社稷,上殿见君王。

(白)臣范蠡见驾,我王千岁!

勾践(白)平身赐坐。

范蠡(白)谢坐。

勾践(白)相国操练人马之事如何?

范蠡(白)人马俱已操练纯熟。但是军士们剑法未精,难以制胜。臣闻得南林之中有一,剑法精奇,百发百中,若得此人前来教练军士,必得成功。

勾践(白)如此就命相国即刻差人前去聘请,等她来时好生款待便了。

范蠡(白)臣领旨。

勾践(白)退朝。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四龙套、伯嚭同上。)
伯嚭(二黄摇板)吴国大权我执掌,

列邦无有比吴强。

中原霸主谁争长,

要劝吴主伐齐邦。

(白)我乃太宰伯嚭是也。在吴王驾前言听计从,惟我所欲。前者相劝吴王,将那越王释放回国,越王十分感德于俺,时常差人来送财物,也是他一片诚心,这且不言。如今我国兵强马壮,诸侯畏服,便当趁此机会,争长中原,好为霸主。闻得齐国近日大乱,我不免相劝吴王出兵伐齐,想必成功,待俺进宫便了。

左右打道上朝。

(二黄摇板)吴国人马多强壮,

去与东齐战一场。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佩双剑上。)
(念)剑术精奇敌万人,埋名隐姓在山林。猿公指授真新妙,剑光一起扫千军。

(白)我乃是也。向在南林之中隐姓埋名,精熟剑法。只因越王命使者前来请我出山教授军士,随同使者前往会稽,行至山中,遇见猿公,教我与他比试,更得仙传剑法,并世无双。到此已是会稽城外,待我进城便了。正是:

(念)凭将绝世青锋剑,要显奇能教越人。

(下。)
【第二十场】
(内侍、夫差同上。)
夫差(二黄摇板)昨日里夜宴馆娃宫,

湖云漾彩月溶溶。

三千粉黛承恩宠,

怎及妃子舞从容。

舞罢风生帘钩动,

王心欢畅醉醺醺。

今日里晨兴身倦困,

殿头独坐眼朦胧。

(白)孤,吴王夫差。自从西施妃子进宫以来,朝欢暮乐,歌管连宵。昨夜馆娃宫中饱看妃子歌舞,不觉大醉。今日身体困倦,来在前殿乘凉歇息,这般时候,妃子梳洗想已完毕,为何还不见到来?

(西施上。)
西施(引子)新妆才罢,换罗衫,薄映明霞。

(白)妾妃见驾,大王千岁!

夫差(白)妃子来了,一旁坐下。

西施(白)谢坐。

夫差(白)昨晚孤家沉沉大醉,妃子你也醉了。

西施(白)妾妃不胜酒力,望乞恕罪。

夫差(白)妃子清歌妙舞,孤家十分欢乐,生受你了。

西施(白)多谢大王。

(内侍甲上。)
内侍甲(白)启大王:太宰伯嚭宫门求见。

夫差(白)宣他进宫。

内侍甲(白)太宰进宫。

(伯嚭上。)
伯嚭(念)来在深宫内,当面见君王。

(伯嚭跪。)
伯嚭(白)臣伯嚭参见大王,大王千岁!

夫差(白)平身。

伯嚭(白)娘娘千岁!

西施(白)太宰少礼。

伯嚭(白)谢娘娘。

夫差(白)太宰进宫,有何本奏?

伯嚭(白)臣启大王:现在齐国内乱,我邦兵强马壮,必须点动大兵前去伐齐,战胜之后,便可称霸诸侯,永为盟主,望大王准奏。

夫差(白)太宰之言自然有理,但是孤家自从西施妃子进宫以来,朝欢暮乐,不愿远行,这出兵之事且慢商议。

伯嚭(白)这个……

西施(白)大王之言差矣。想我吴国兵强马壮,诸侯畏服,方今齐国内乱,中原无主,正好乘此机会争长中原,天赐机缘,不可再得。还望大王听信太宰之言,即日兴兵力图霸业,妾身与有荣幸。

夫差(白)妃子你也相劝孤家出兵伐齐么?

西施(白)大王三思。

夫差(白)难得妃子深明大势,不顾私情,孤当准奏。

西施(白)大王采纳忠言,真乃国家之幸也。

夫差(白)就命太宰整顿人马,大小三军俱要精练,克日伐齐,不可怠慢。

伯嚭(白)臣领旨。

(伯嚭出。)
伯嚭(念)三军要精练,准备伐东齐。

(伯嚭下。夫差笑。)
夫差(白)妃子。

西施(白)大王。

夫差(白)随孤王后殿去者。

(二黄摇板)十数载拥雄兵诸侯丧胆,

西施(二黄摇板)灭东齐如反掌必霸中原。

(夫差、西施同下。)
【第二十一场】
(范蠡上。)
范蠡(唱)为国家每日里心中暗想,

我君臣要同心立志图强。

这几载操练的兵强马壮,

要报仇等机会破灭吴邦。

(使者上。)
使者(念)奉命到南林,请来绝艺人。

(白)参见相爷,

范蠡(白)罢了,命你聘请之事如何?

使者(白)请到了。

范蠡(白)快快有请!

使者(白)有请!

(上。)
(念)暂敛山林性,来参相府门。

(白)相国在上,有礼!

范蠡(白)少礼,请坐。

(白)有坐。

范蠡(白)难得下山相助,真乃我国之幸也!

(白)相国为国勤劳,理当尽力。

范蠡(白)岂敢。相烦教练士卒武艺剑法,幸勿辞劳。

(白)相国之命,敢不尽心!

范蠡(白)如此请到外边款待,待下官奏知越王,定期观操便了。

(白)遵命,告辞。正是:

(念)满朝多俊杰,指日大功成。

(下。)
范蠡(白)好一个女中俊杰,肯来相助,真乃国家之幸!正是:

(念)难得奇才相助力,功成定有报仇时。

(范蠡下。)
【第二十二场】
(四将同上,同起霸。)
将甲(白)众位将军请了!

三将(同白)请了!

将甲(白)吴王发兵,你我两厢伺候。

(四龙套、四兵、夫差、伯嚭同上。)
夫差(念)立志霸诸侯,

伯嚭(念)东齐指日收。

(四将同参见。)
夫差(白)人马可曾齐备?

四将(同白)俱已齐备。

夫差(白)兵发东齐!

(众人同允,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龙套、四兵、四大旗、四将、中军、范蠡帅盔持令旗、四朝臣、勾践同上。)
范蠡(白)吩咐开操!

(四龙套、四兵、四大旗、四将同操练。)
范蠡(白)中军。

中军(白)有。

范蠡(白)请进帐。

(佩双剑上。)
(念)仙传剑法惊风雨,地动山摇泣鬼神。

(白)参见大王!

勾践(白)少礼。教授军士,可曾熟练否?

(白)军士剑法俱已熟练,请大王观看。

勾践(白)有劳。

(白)军士走动。

(四兵与同比剑。勾践喜。)
勾践(白)果然精练。此功非小,寡人何以答报?

(白)山林,此地不能久居,就此辞别大王,还山去了。

勾践(白)山林,寡人也不敢强留,就命相国代孤相送一程。

范蠡(白)臣领旨。

(白)多谢大王!

(范蠡送下。)
范蠡(白)臣启大王:军马既已熟练,不宜久闲。闻听吴王起倾国之兵伐齐去了,大王正该乘其国中空虚,点动人马攻其都城,定可破灭吴邦,报仇雪恨。此乃天赐机缘,不可失也!

勾践(白)相国此言正合孤意,就命相国为征吴大元帅,统领人马,攻其不备,寡人随后就到。

范蠡(白)臣领旨!

勾践(白)摆驾回宫。

(众人同允,同下。)
【第二十四场】
西施(内二黄导板)水殿风来秋气紧,

(西施上。)
西施(二黄摇板)月照宫门第几层。

十二栏杆俱凭尽,

独步虚廊夜沉沉。

红颜空有恨,

何年再会眼中人?

(白)我,西施。自从到了吴宫,吴王十分宠爱,朝朝侍宴,夜夜笙歌。那吴王已是沉迷酒色,不理朝纲,把当年英气消磨过半。想我越国被吴王破灭,越王身为囚虏,男为人臣,女为人妾,这是我越臣民莫大之耻。幸得范大夫用尽智谋,将我献于吴王,吴王见喜,已将越王释放回国,君臣上下立志图强,将来定有报仇雪恨之日。只是我身为女子,忍辱事仇,在此假作欢容,强捱岁月,到后来不知怎生结果?那范大夫言道,报仇重任都在我西施一人身上,不得不尽力而为。前日吴王听信伯嚭之言,领兵伐齐去了。今夜月明如水,夜色清凉,思念国仇,不能安寝,为此来在响屧廊前闲步一回,思前想后,好不闷煞人也!

(南梆子)想当日苎萝村春风吹遍,

每日里浣纱去何等清闲。

偶遇那范大夫溪边相见,

他劝我国家事报仇为先。

因此上到吴宫承欢侍宴,

原不是图宠爱列屋争妍。

思想起我家乡何时回转,

不由人心内痛珠泪涟涟。

(白)我一人在此,闲步多时,身子困倦,更不免回到后殿歇息便了。

(唱)远望着长空中参横斗转,

我只得上银床且去安眠。

(西施下。)
【第二十五场】
(探子上。)
探子(念)忙将越国事,报与吴王知。

(白)俺探子是也。今有越王发动大兵,攻取我国都城,不免报与吴王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探子下。)
【第二十六场】
(四龙套、四兵、四大旗、四将、伯嚭、夫差同上。)
夫差(西皮摇板)将身坐在宝帐上,

且听探马报端详。

(夫差坐。探子上。)
探子(白)参见大王!今有越王统顿大兵攻取我们都城,城中空虚,危在旦夕,特来报与吴王知道!

夫差(白)再探!

(探子下。)
夫差(白)吓,勾践匹夫,忘恩负义,竟敢起兵攻我都城!太宰有何妙计?

伯嚭(白)呀,大王,臣闻得此言,吓得我心胆俱落。这、这、这便怎么处呢?

夫差(白)无用的匹夫!我想国中空虚,都城难保,我那西施妃子现在宫中,越兵若来,如何是好?

伯嚭(白)臣启大王:那西施乃是越国之人,越兵断无加害之理,大王只管宽心。

夫差(白)不必多言,快快与孤传旨,即日班师回朝。

伯嚭(白)大小三军,班师回朝。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四龙套、四短刀、四剑兵、四越将、文种、范蠡同上。)
范蠡(白)本帅范蠡。奉了越王之命,领兵破吴。

众将官,兵发姑苏去者,

(众人同允。四吴兵同上,会阵,战,四吴兵同败下。四吴兵同上,四龙套、四短刀、四剑兵、四越将同追上,同战。四吴兵同败下。四龙套、四短刀、四剑兵、四越将同追至城门,同杀守将。众百姓同逃难。四龙套、四短刀、四剑兵、四越将同放火,同下。)
【第二十八场】
西施(内西皮导板)猛听得城门外人声凄惨,

(四龙套、四短刀、四剑兵、四越将同上,过场,同放火。四宫女持灯、西施同上。)
西施(西皮快板)刹那间好一似地覆天翻。

那吴王领三军伐齐未返,

因此上越国兵无有遮拦。

远望着火光中雄兵百万,

吴国土改作了越国江山。

我这里在城楼开言叫唤,

叫越兵且莫把百姓伤残。

(西施上城。)
西施(白)城下越兵听者:我乃越国西施,奉了越王之命,来到吴邦相机行事。如今越兵大破吴邦,城内无人把守,尔等速速收兵,不可伤害百姓。烦劳报于范元帅,就请元帅急速进城,安民要紧。

越将甲(白)原来西施娘娘在此,吩咐即刻收兵,报于元帅知道。

(四龙套、四短刀、四剑兵、四越将同下。)
西施(白)且喜越兵已退,我不免回转宫中,等候元帅便了。

(唱)从今后洗甲兵天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