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月 24th, 2024

京剧《西游记·认子》剧本唱词

admin

10月 2, 2023 #京剧剧本

京剧《西游记·认子》剧本唱词

角色

殷氏:正旦
玄奘:小生

剧情

唐代洪州太守陈光蕊携眷赴任,中途被水贼刘洪杀害,其妻殷氏亦被霸占,生下遗腹子,曲名江流儿,投入江中,为金山寺的和尚救起抚养,法名玄奘,十八年后前来寻母。

京剧《西游记·认子》剧本唱词

(殷氏上。)
殷氏(念)世人似我几多愁,忆念儿夫化石头。心如快鹞拖着线,身似浮鱼吞了钩。 

(白)妾身殷氏。自从抛弃丈夫、孩儿,早又是十八年矣。这几日,耳热心跳,神思不安。嗳,多因思想丈夫、孩儿,恹恹成病。啊呀!不知几时,才有个出头日子吓。啊呀,我那江流儿吓!

(北集贤宾)恁趁着这碧澄澄大江东去得紧,

如失却宝和珍。

白日里鱼行也那虾队,

到晚来与鹭友鸥群。

黑漫漫翠雾连山,

白茫茫雪浪堆银。

只俺这跳龙门的丈夫,畅好是千转的稳,

便重生十八岁为人。

目穷明月渡,

肠断碧天云。

(殷氏下。玄奘上。)
玄奘(念)迢迢路途休嫌远,但能早见慈亲面。

(白)我玄奘。奉师父之命,来到此间,寻访母亲。一路问来,说此间黑楼子内就是。不知我母亲可在里面?待我打坐在此,只做化斋访问便了。

阿弥陀佛!

(殷氏上。)
殷氏(白)不免登楼一望。

(逍遥乐)倚危楼高峻,

瞑眩药难痊,志诚心较谨。

我见一个小沙弥来往踅门,

念一声阿弥陀佛心意真,

策杖移踪似有因,

恰便似塑来的诸佛世尊。

(白)师父做什么的?

玄奘(白)是化斋的。

殷氏(白)如此俺家斋你哩。

(逍遥乐)我有那做袈裟的绸绢,供佛像的斋粮,御严寒的衲裙。

(白)师父从哪里来?

玄奘(白)金山寺来。

殷氏(白)哦,金山寺来,几时可到?

玄奘(白)风顺二十日可到,风不顺要行一月才到。

殷氏(白)金山寺可是大刹之所?

玄奘(白)是大刹之所,万众可容。

(金菊香)金山寺至此有二三旬,

宝殿能容千万人。

殷氏(白)师父请。

玄奘(白)女菩萨请。

(金菊香)问询向前施礼勤。

殷氏(白)师父请里面用斋。

玄奘(白)多谢女菩萨,贫僧告斋了。

殷氏(白)呀!

(金菊香)觑着他清气逼人,

恰便似一溪流水澈云根。

(白)好奇怪!这和尚的面庞,好似我丈夫陈光蕊模样。

(梧叶儿)他眉眼全相似,

身材忒煞真,

霞脸绛丹唇。

莫不是石上三生梦,

天台一化身。

我心下自如亲,

我心下自如亲。

(白)请问师父法算多少?

玄奘(白)贫僧今年十八岁了。

殷氏(白)俺孩儿若在,也是十八岁了。

(梧叶儿)啊呀儿呵!恁十八岁在波翻得这浪滚!

(白)师父!

(醋葫芦)我问恁何处是家?哪个是亲?

几年上落发做僧人?

玄奘(夹白)贫僧出胞胎就做僧人的。

殷氏(醋葫芦)出胞胎怎生便离了世尘?

也是恁那前生有分?

与俺从头一一说个原因。

玄奘(白)我父姓陈,母姓殷,曾任洪州太守。

殷氏(白)呀!

(醋葫芦)他道是父姓陈,母姓殷,

为官为吏是当军,

几年上此间来治民?

玄奘(白)贞观三年八月间,被水贼刘洪推入江中的。

殷氏(白)啊呀!

(醉葫芦)这一句道得咱心迷眼晕!

他道是江上遇着强人。那时你怎生得活?

玄奘(白)贫僧在母腹中才得八个月。

殷氏(白)你怎知许多备细?

玄奘(白)师父丹霞禅师,在金山下拾得一个漆匣,内有金钗两股,血书一封,送至寺中,蒙长老收留。七岁能文,十五岁通经,今年一十八岁,师父着我来到洪州,寻访母亲的。

殷氏(白)呀!

(醉葫芦)听说罢口内词,

扫除了心上尘。

悠悠的顶门上失了三魂!

原来是江流儿远方来认亲。

(白)师父!

(醉葫芦)非是俺言多语峻,

告吾师心下莫生嗔。

(白)你既来寻亲,有何为证。

玄奘(白)有血书为证。

殷氏(白)你那血书,可曾带来?

玄奘(白)既来寻亲,怎生不带?

殷氏(白)如此,我有钞写的墨书在此,你可念来,看可是一样的。

玄奘(白)待贫僧跪读。殷氏血书:此子之父,乃海州弘农人也,姓陈名萼,字光蕊,官拜洪州太守。携家小至任,买舟江上,遇贼刘洪,将夫推入江中,那贼冒认洪州太守。殷氏有遗腹之子,才得满月,被贼人逼勒投入江中,身系金钗两股,血书一封,望仁者怜而救之。此子乃贞观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子时建生。

殷氏(夹白)一些也不差!

玄奘(白)别无名字,唤做江流儿。

殷氏(白)嗳,江流儿!是我孩儿了!

玄奘(白)是我母亲了!

殷氏、
玄奘 (同白)啊呀(儿)(娘)呀!

殷氏(醉葫芦)尘昏了老绢白,

惊荒了旧血痕。

这的是一翻提起一翻亲。

与俺那十八年的泪珠儿都挣了本,

善和恶在乎方寸。

恰便似花开枯树再逢春!

玄奘(白)母亲,师父说寻见母亲,即便回山,商量报仇要紧。

殷氏(白)噤声!儿吓,那贼手足较多,须要小心。待我收拾些盘缠与你,星夜回山,请师父到来,商量报仇便了。

玄奘(白)谨依母亲慈命。

殷氏(白)儿吓!

(后庭花)我这里便收拾下金共银,

哎呀!只要恁早分一个冤与恩。

俺孩儿经卷能成事,

陈光蕊呵!恁说什么文章可立身。

莫因循,疾忙前进,

下水船风力稳,

报仇心似火焚,

去程忙如箭紧。

玄奘(后庭花)去程忙如箭紧。

殷氏(柳叶儿)啊呀儿呵!

又想起当年,当年时分,

哭啼啼送你到江滨,

今日个蒲帆百尺西风顺,

休辞困,暂劳神。

天吓!谁承望血修书弄假成真。

玄奘(白)来此已是江边,孩儿就此拜别。

殷氏(白)罢了!

(浪里来煞)才得个掌上珍,

又提起心头闷。

玄奘(白)母亲!

(浪里来煞)今宵何处去安身?

殷氏(白)儿吓!

(浪里来煞)明日里风波可也无定准。

玄奘(白)母亲,孩儿是去了!

殷氏(白)路上小心。

玄奘(白)母亲在家保重。

殷氏、
玄奘(同白)啊呀(儿)(娘)吓!

(玄奘下。)
殷氏(浪里来煞)眼睁睁看得他有家难奔,

空教人断肠人送——

(夹白)哎呀!

(浪里来煞)断肠人。

(殷氏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