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5 月 29th, 2024

京剧《翠凤楼》剧本唱词

admin

10 月 12, 2023 #京剧剧本

京剧《翠凤楼》剧本唱词

角色

鲍自安:净
骆宏勋:小生
花碧莲:武旦
花振芳:净

剧情

宰相张天佐之子,原与武三思之女订婚。武女因病逝世,张天佐之子声明非武女不娶。时武则天正开科招考女士。礼部尚书栾守礼建议,俟各地来京赶考女子到时,物色与武女相貌相似者,佯称武女,使与张子结婚,了一心事。适鲍自安、花振芳、陪同女儿鲍金花、花碧莲等前来应试。张天佐手下人员,探得鲍金花与武女相似。张天佐令栾守礼前往说亲。鲍自安因已有聘约,不肯应允。栾守礼即留下定礼,并言晚间即来迎娶。鲍自安等乃商议随同鲍金花混进张府,将张天佐父子等杀死后,一同脱逃。

京剧《翠凤楼》剧本唱词

【第一场】
(张天佐上。)
张天佐(引子)欺压群臣,得君意,代理乾坤。 

(念)扶持女王定家邦,威权同朝志量强。诸臣议事国安享,代理山河征封疆。

(白)老夫张天佐,保定皇家女王。老夫当朝,国富年丰,只因当今深通文墨,海外进来鲜花内,有一种绿牡丹,姣鲜可爱。因此出下榜文,招聚天下女子,考试文武奇才。老夫恐内外赴考之女,带有亲丁,恐其自乱,为此都城之地,无有亲眷,不容留在城中居住,各官之家,早晚入城,具有本府腰牌为证。这且不言。只因我儿,先定武三思之女,外乡来的尚为过门,一病身亡。是我儿言道,别家之女不要,定要娶武氏之女。因此府下,未敢声张,老夫尚在无计,因此相请礼部栾守礼来,商议我儿的亲事。已曾命人相请,还未见到来。

(院子上。)
院子(白)启爷礼部栾爷到。

张天佐(白)有请。

(栾守礼上。栾守礼、张天佐同笑。)
栾守礼(白)太师在上,待学生参拜。

张天佐(白)不敢当了。

(栾守礼、张天佐同笑。)
张天佐(白)请坐。

栾守礼(白)谢座。太师唤学生到此,有何见教?

张天佐(白)老夫有一桩心事,要大人详解。

栾守礼(白)请太师吩咐。

张天佐(白)只因老夫与我儿前定武三思之女,乃是大人的证媒,今已亡故。我那蠢子言道,不要别家之女,此事未曾说明,老夫无计,请大人到来,商议怎样办理。

栾守礼(白)太师此事正有机会,当今出下榜文,天下女子京中赴考,那各府州县,有出奇的女子,齐至京中,府下定有见过武小姐,命他们城池内外访寻,若有与武小姐容貌相同之女,命人前去说亲,难道外来之女,还有不从之理。定日迎娶到府,就说是武小姐病体痊愈,公子成亲之后,这一桩事也就完了。

张天佐(白)此计甚好。张用过来。

张用(白)在。

张天佐(白)命你京城内外,若有与武小姐容貌相似的,问明姓氏。你问住在何处,速报我知。

张用(白)是。遵命。

(张用下。)
栾守礼(白)有了好音,下官再来,学生告辞了。

(〖吹打〗。栾守礼下。)
张天佐(白)恕不远送了。

来,有请大少爷。

院子(白)是。

相爷有请大公子。

张胜忠(内白)来也。

(张胜忠上。)
张胜忠(念)父是当朝首相,平生喜爱豪强。惯走花街柳巷,练习棍棒刀枪。

(白)某,张胜忠。爹爹呼唤,不免进见。

爹爹在上孩儿拜揖。

张天佐(白)罢了,坐下。

张胜忠(白)谢坐,唤孩儿出来,有何教训?

张天佐(白)吾儿有所不知,只因武家命人前来送信,道武小姐病体见好,若见痊愈,前来付信,定日迎娶。

张胜忠(白)武家有意退婚,爹爹命人催他,及早迎娶过门,万事全休。

张天佐(白)吾儿言之有理,为父命人催他便了。正是:

(念)但愿即早亲事就。

张胜忠(念)不可听信用机谋。

张天佐(笑)哈哈哈。

(张天佐、张胜忠同下。)
【第二场】
(冯洪、余千、濮天鹏、骆宏勋、鲍金花、花碧莲、花振芳、鲍自安同上。)
花振芳(唱)喜得佳婿团圆庆,

鲍自安(唱)弃暗投明方称心。

(白)俺,鲍自安。

花振芳(白)花振芳。

花碧莲(白)花碧莲。

鲍金花(白)鲍金花。

骆宏勋(白)骆宏勋。

濮天鹏(白)濮天鹏。

余千(白)余千。

冯洪(白)冯洪。

(众人归两边。)
花振芳(白)老英雄此番到了京都,夺取魁元,面见狄千岁,将事办完,回俺的花家寨,也好安然自在。

鲍自安(白)你这人哪,说话好不知礼仪。俺在龙潭镇,安然自在,为了你女儿的亲事,费了许多的心机,事不曾办完,你就要回转山东,你真真不晓得情义二字。

鲍金花(白)老爷子别生气,花叔父是山东人,说话直肠,有不到的吓,总瞧我妹妹份上。

濮天鹏(白)吓,老人家起身到此,未敢动问,到了京都,夺取魁元,若是得中,怎好回去?

鲍自安(白)夺什么魁元,无非进身之计,得见狄千岁,迎王接驾,以为进见之功。

濮天鹏(白)吓,原来如此。

鲍自安(白)花贤弟此番若到京都,你千万不可多言,俺一人做主。赶行。

(唱)京都之地人烟重,

怕的是相遇奸佞人。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张用上。)
张用(白)走吓。

(唱)府中领了太师命,

四下巡访要留心。

(白)我,张用,奉了太师爷之命,要找个与武小姐一样的女子,外乡来的,不许进城,只可往城外去走走。

(唱)若将此事来访定,

须当各处去找寻。

(张用下。)
【第四场】
(四官兵、长班同上,站门。守城官上。)
守城官(西皮摇板)禁城之地防得紧,

怕有奸人在此存。

(冯洪、余千、濮天鹏、骆宏勋、鲍金花、花碧莲、花振芳、鲍自安同上,各到城门。)
鲍自安(西皮摇板)长安锦绣出盛景,

花振芳(西皮摇板)此方风景不相同。

鲍自安(白)你们在那边少待。

(众人同下。)
鲍自安(白)请了。

长班(白)做什么的?

鲍自安(白)我们是会考的。

长班(白)是会考的,城里认得谁家?

鲍自安(白)我们是扬州人氏,此地怎有亲眷?

长班(白)没有亲眷,定没有腰牌了吓。

鲍自安(白)正是。

长班(白)没有亲戚,不叫在城里居住。没有腰牌,城中不许行走,城外住吧。

鲍自安(白)会试的也不许入城,怎么考法呢?

长班(白)考有日子,考完了还得出来,面生之人,不叫进城。

鲍自安(白)领教了。

(西皮摇板)京师城门不许进,

怕有奸人诡计行。

(鲍自安下。)
守城官(西皮摇板)盘查关口须要问,

奉命终日要小心。

(守城官下。)
【第五场】
(张用上。)
张用(白)事情可巧,这群人中那穿素的姑娘,倒像武小姐,跟他们去看看住在何处,好回府去送信。

(西皮摇板)办事全凭有时运,

成功必要有赏银。

(张用下。冯洪、余千、濮天鹏、骆宏勋、鲍金花、花碧莲、花振芳、鲍自安同上。)
鲍自安(西皮摇板)看来此事难以定,

空费心机不成功。

(白)咳!

众人(同白)老人家为何长叹?

鲍自安(白)长安城中无有亲眷,不许安住,无有腰牌,不许城中行走,看来大事难成。

花振芳(白)大家且在西门外暂且安身,再想入城之计。

鲍自安(白)如此甚好,大家就往西门去者。

(西皮摇板)万事兹有天注定,

且自安排看事行。

(众人同走圆场,同站上场一字。店家暗上。)
店家(白)吓,众位敢么是住店的么?

鲍自安(白)就在此安住。

花振芳(白)将马带进去,多加草料。

店家(白)是是。

(众人同进店。张用上。)
张用(白)店家店家。

店家(白)吓,大爷作什么?

张用(白)方才进店许多的人,有位老爷子请出来,我有话说。

店家(白)是吓。

客官。

鲍自安(白)何事?

店家(白)外面有人相请。

张用(白)吓,老爷子,好吓您哪?

鲍自安(白)好。

张用(白)请问您哪贵姓?

鲍自安(白)我姓鲍。

张用(白)鲍老爷子,打何处来的哪?

鲍自安(白)从扬州到此。

张用(白)扬州不错,我在扬州好像见过你似的,您哪保管带了姑娘们是会考的吧。

鲍自安(白)吓,正是。

张用(白)那二位姑娘都是您老人家跟前的?

鲍自安(白)不然,那穿素的是我女儿,那穿红的是我侄女儿,吓。

(笑)哈哈哈。

张用(白)令嫒好相貌,今科状元一定是准了。

鲍自安(白)怎见得,你是何人?

张用(白)我是这里的街坊。看见令嫒人品出众,必要为榜首,喜报来了。

鲍自安(白)多谢多谢,你是街坊,若是得中,请你喝酒。

张用(白)我走啦,中了我再报喜来,走啦我。

(张用下。)
众人(同白)老人家与何人讲话?

鲍自安(白)来了一个狗头,打听两个女儿的。

花振芳(白)仁兄你我离乡村,千万小心。

鲍自安(白)言之有理,大家安歇便了。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青袍、院子同上,站门。栾守礼上。)
栾守礼(西皮摇板)适才府中得一信,

长安来了玉美人。

(白)下官,栾守礼。方才太师呼唤,在西门外李家店来了一个女子。她父亲姓鲍,扬州人氏。命下官前去说亲。

三班,开道西关李家店去者。

(西皮摇板)若将此事来说定,

必有花红谢媒人。

(白)来唤店家。

众人(同白)店家哪里?

(店家上。)
店家(白)来了来了,店家与老爷叩头。

栾守礼(白)你这店中有个鲍老人家,请来说话。

店家(白)是。

有请老丈。

(鲍自安上。)
鲍自安(白)何事?

店家(白)外边有礼部老爷要见。

鲍自安(白)待我出去看来。

栾守礼(白)吓,老人家,请坐。

鲍自安(白)我乃乡间之人,怎敢坐呀。

栾守礼(白)无妨有话叙谈,哪有不坐之理。

鲍自安(白)谢坐,有何话讲?

栾守礼(白)说来倒是一桩凑巧之事,只因当朝首相张天佐有位公子,已定国舅武三思之女,不想武小姐一病身亡,张相爷命下官到此,意将令嫒配与张公子,武国舅定是义女相称,老人家这场富贵不小。

鲍自安(白)我女儿已曾受过聘礼。

栾守礼(白)哎,任凭谁家,还大得过当朝宰相?老人家不必推辞,将花红留下,以为定礼,改日商议,告辞了。

(栾守礼下。众人同上。鲍自安笑。)
众人(同白)老人家为何发笑?

鲍自安(白)礼部栾守礼到来,她将我女儿金花,要配张天佐之子为妻。

花振芳(白)老英雄你是怎样回复与他?

鲍自安(白)我言道女儿已曾受过聘礼,她竟留下定礼,定日来娶。

鲍金花(白)怎么着改了定了,好吓。

濮天鹏(白)胆大狗头,擅敢定民间有夫之女,其情可恼,大家前去杀他的全家。

众人(同白)我们也前去杀他全家。

鲍自安(白)且慢,待他来时再作计较,请至后面。

(西皮摇板)看来此事天注定,

他拿着丧门当喜神。

(白)请。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张用上。)
张用(白)老人家哪里,老人家哪里?

(鲍自安上。)
鲍自安(白)来了,何事?

张用(白)老太爷,小人叩头。

鲍自安(白)吓,你是街坊,到此何事?

张用(白)我不是街坊,我是张府的奴才,是我回府送信,才有这宗喜事。

鲍自安(白)吓,是你送信,定然有赏,到此则甚?

张用(白)我送通书礼帖来了。

鲍自安(白)但不知几时来娶?

张用(白)有通书帖在此,看了就明白了。

(鲍自安看。)
鲍自安(白)“今当黄道吉日,晚间花轿迎娶新人”。吓,不来商议,就要娶亲。难道我们就这等下贱不成么?

张用(白)老太爷别着急吓,早娶晚娶,由着人家。老人家收了定礼,就算人家的人了,早点收拾,轿子来了,又不好收拾了。我走啦。

(张用下。)
鲍自安(白)好一班奸贼!

(西皮摇板)万恶叫人真可恨,

斩尽此贼方称心。

(众人同上。)
众人(同白)老人家,又是何人到此?

鲍自安(白)那狗头送来通书,晚间迎娶。

花振芳(白)他们不来商议就要强娶,难道就由他们不成么?

鲍金花(白)叔父不要管他们,把我娶了去,我杀狗日的一家子。

鲍自安(白)儿吓,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众人(同白)但不知此计怎行?

鲍自安(白)少时花轿到来,我儿收拾上轿,碧莲改扮丫鬟,随同入内。我诓取他的腰牌,跟随前去,他家定是一班奸臣俱在他家。我等暗地埋伏,碧莲儿送信,一齐入内,杀他全家,黑夜出城,迎王接驾,这一阵就要斩尽唐室奸佞。

(唱)昔日曹操下江东,

周郎定计用火攻。

为父今定美人计,

要保唐室锦江洪。

(白)待他来时再讲,大家安排便了,

(念)斩贼之计安排定,

众人(同念)要把贼子一扫平。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青袍、院子、轿夫、张用、四鼓手、栾守礼同上。)
栾守礼(念)钦奉太师命,迎娶新贵人。

(白)众人夫。李家店去者。

(众人同允,领上场一字。)
众人(同白)已到李家店。

栾守礼(白)唤店家。

众人(同白)店家。

(店家上。)
店家(白)来了,来了,参见大人。

栾守礼(白)前去通报,花轿到了。

店家(白)是。

有请鲍老丈。

(鲍自安上。)
鲍自安(白)何事?

店家(白)花轿已在门前。

鲍自安(白)来,将门关闭,传话出去,何人迎亲,进店答话。

店家(白)吓,叫迎亲人进店答话。

栾守礼(白)吓,老人家大喜了!

鲍自安(白)吓,你不来商议,就来迎娶,是何理也?

栾守礼(白)哎!大事已定,太师言今乃黄道吉日,娶过门去,一桩事就完了。

鲍自安(白)话虽如此,我女在家,未离亲娘,我着人去接,待她来时,送亲过门。

栾守礼(白)吓,老人家花轿已到门首,难道叫他们空空回去不成么。

鲍自安(白)女儿不肯上轿,你不回去,你要怎么样?

栾守礼(白)老人家,你家人也不少,不拘谁送亲就是。

鲍自安(白)我们去得?

栾守礼(白)男子去不得,有妇人就去得的。

鲍自安(白)无有妇人,就有一丫鬟。

栾守礼(白)丫鬟姐,就送过去的。

鲍自安(白)去得的?还有一件,黑夜娶去,不知门户。

栾守礼(白)哎呀哎呀,城内张府,谁人不知,一问就找着了。

鲍自安(白)无有腰牌,谁能城中行走?

栾守礼(白)要腰牌数面,即去快来。

张用(白)是,遵命。

(张用下。)
栾守礼(白)老人家,天不早了,收拾新人上轿才好。

鲍自安(白)少待一时。

(鲍自安下。)
栾守礼(白)吓,吹鼓手们吹打迎亲。

(〖吹打〗。)
栾守礼(白)吓,老人家,吉时已到,请新人上轿。

(鲍自安上。)
鲍自安(白)新人不曾收拾,少待一时。

栾守礼(白)来,再吹打吹打。

(〖吹打〗。张用上。)
张用(白)吓,大人腰牌有了。

(张用下。)
栾守礼(白)腰牌有了。

吓,老人家,腰牌来了。

鲍自安(白)腰牌有了,轿搭中堂,新人要上轿。

栾守礼(白)将轿抬上来。

(栾守礼下,轿子上,众人同吹打,同下。众人同看。)
众人(同白)花轿已去,老英雄怎样行事?

鲍自安(白)将腰牌带好,收拾一同前去便了。正是:

(念)安排打虎牢笼套,

众人(同念)虎穴龙潭走这遭。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红文堂、四文官同上,贺喜,过场,同下。四大铠、曹林、曹风、武忠、武勇同上,贺喜,过场,同下。)
【第十场】
(冯洪、余千、骆宏勋、濮天鹏、花振芳、鲍自安同上,同起霸。)
众人(同粉蝶儿)巧改扮夤夜私行,

为国家削除奸佞。

奋雄心抖起精神,

哪怕他龙潭虎穴轻身同奔。

(白)俺——

鲍自安(白)鲍自安。

花振芳(白)花振芳。

花碧莲(白)花碧莲。

鲍金花(白)鲍金花。

骆宏勋(白)骆宏勋。

濮天鹏(白)濮天鹏。

余千(白)余千。

冯洪(白)冯洪。

鲍自安(白)贤弟此番前去若将奸人斩尽。其功非小。

花振芳(白)仁兄杀尽奸人,逃出都城,狄千岁不能见面,也是大事难成。

鲍自安(白)不妨,无有奸人,狄千岁必能见面。太子一定还朝。

濮天鹏(白)二位老人家,如此忠心,必定成功也。

鲍自安(白)花轿去远急急前去便了。

众人(同白)请。

(同粉蝶儿)全凭着狮虎心除恶安良,

管他魂胆丧,奸雄废命。

还须是秉忠心扶保乾坤,

方显得美英雄,声名远振。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栾守礼、四青袍、院子、四鼓手、轿子同上,过场,〖吹打〗,同下。冯洪、余千、骆宏勋、濮天鹏、花振芳、鲍自安同上。)
众人(同白)呀!

(同石榴花)俺只见灯光缭绕,月色莹明,

鼓声震动,梦中人悄低声影。

步暗地私行,

全凭侠义志,

扫灭虎狼群。

哪怕他百万官兵,

哪怕他百万官兵。

轻身入穴伤贼命,

此前行探取奸人。

暗地里安排阴兵阵,

管叫他亡魂丧胆赴幽冥。

(同白)来此已是。

花振芳(白)大家飞身上去。

鲍自安(白)且慢,候碧莲儿前来一同上去,且随俺来。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张天佐上。)
张天佐(引子)喜耀门庭,来恭贺,百辆迎门。

(院子上。)
院子(白)众位大人到。

张天佐(白)有请。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文官、四武官、四青袍、栾守礼同上。)
栾守礼(念)奉命娶新人,喜庆降豪门。

(白)启太爷:花轿到。

张天佐(白)轿搭中堂,交拜天地。

栾守礼(白)太师吩咐:轿搭中堂,交拜天地。

(张用、四青袍、院子、四鼓手、轿子同上,同下。冯洪、余千、骆宏勋、濮天鹏、花振芳、鲍自安同上,鲍金花上,众人同下。张胜忠上。)
张胜忠(白)且住,花轿到来,怎不见武家有人,前来送亲,莫非有变?也罢,待俺去至洞房观看,若不是武家之女,我就是这一刀。

(张胜忠下。)
【第十三场】
(鲍金花、花碧莲同上。张用上。)
张用(白)姐姐,姐姐,别叫新人哭了,大爷有气了,哭不出好来,轻者是打,重者就不得了。

花碧莲(白)怎么样?

张用(白)我是个大好人。

花碧莲(白)你是个好人。

张用(白)我是好人。

花碧莲(白)杀你狗日的。

(花碧莲杀死张用,下。张天佐、栾守礼同上。)
栾守礼(白)吓,公子,太师请你来吓!

(张胜忠上,怒。)
张天佐(白)儿吓,事到如今,还与父生气么。

张胜忠(白)爹爹,洞房之女,她是何人?

张天佐(白)她是武家之女。

栾守礼(白)既是武家之女,缘何不见武家有人前来送亲?

张天佐(白)这个……哎呀,儿吓,娶进门来,就是儿的亲事,若是不好,将她赶出府去,谁敢拦阻。

栾守礼(白)着哇。

(冯洪、余千、骆宏勋、濮天鹏、花振芳、鲍自安同上,同亮相。)
栾守礼(白)吓,太师之言说的极是,公子请到前堂去吧。

张天佐(白)儿吓,随为父的饮酒来呀。

(笑)吓哈哈哈哈!

(白)来呀。

(张天佐、张胜忠、栾守礼同下,同上,众人杀死张天佐、栾守礼,张胜忠败下,众人同放火烧。四红龙套、四红大铠、四上手、四下手、曹林、曹凤、武忠、武勇同上,同站门。张胜忠上,众人过场,同下,同上,会阵,起打。众人同败下,凹门同上。)
花振芳(白)老英雄,你看官兵甚众,如何是好?

鲍自安(白)腰牌在身旁,大家诈出城门,再作道理。

花振芳(白)好哇,大家前往。

(众人同走小圆场。)
众人(同白)呔开城。

(二城军同上。)
二城军(同白)可有腰牌取来?

鲍自安(白)有腰牌在此。

二城军(同白)果有腰牌,开城。

(冯洪、余千、骆宏勋、濮天鹏、鲍金花、花碧莲、花振芳、鲍自安同出城,同下。张胜忠、四红龙套、四红大铠、四上手、四下手、曹林、曹凤、武忠、武勇同追上。)
众人(同白)贼人不见。

总兵(白)收兵。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