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月 24th, 2024

天津当代的京剧名家都有谁?谁最有特色?

admin

10月 15, 2023 #京剧名角

天津是传统京剧码头,历史上各地的名角能在天津唱红才算实力过硬,所谓“天津过不去,全国去不了”。而且天津本地名家也是层出不穷。

老一辈的有天津京剧院的杨乃鹏,康万生,邓沐玮,李莉,历久弥香,宝刀不老;中生代的有青年团的孟广禄,张克,刘桂娟,赵秀君,正值当打之年,艺术稳固;更年轻的一代中间力量有实验团的王艳,吕洋等风格初成,游刃有余。

其实流派纷呈的京剧艺术很难说哪位名家最有特色,毕竟在当代已经几乎没有京剧大师级的人物出现,创造新的流派了,当代的京剧名家更多的在于继承。

从继承来看不得不说天津本土的继承的重要一支——张派。四小名旦之一的张君秋大师在学习梅尚程荀四大名旦额基础上,结合美声发声方式,创造了张派艺术,以至于后来有了无旦不张的说法。

张君秋的晚年是在天津度过的,跟在他身边的关门赵秀君,一直陪伴大师左右,学习了大师的剧目喝抄完特点。由于是张大师时刻亲自把关,自然深得精髓,成为不可多得的张派名家。

先说传承,赵秀君1983年拜张君秋为师,深得“张派”行腔委婉细腻的真传,嗓音宽亮、音质优美。擅演剧目有《秦香莲》、《西厢记》、《望江亭》、《状元媒》、《刘兰芝》和《金山寺·断桥·雷峰塔》等。跟随老师时间最长,也是大师最疼爱的小,因此学习的规矩完整。

再说比较,有人说张派的特色一定要唱的特别高亢嘹亮,其实不然。赵秀君的张派跟其他人比,嗓音并不是最高的,但是占了一个韵味最纯!唱腔韵味完全得到老师真传,也有人说她是最接近张大师的传人。她的嗓音自然,宽厚矂音很突出,高音虽然没有像王蓉蓉那般高亢,但是矂音能把韵味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体现了张派嗓音“娇、媚、脆、水”的特点。

又说创新,赵秀君再继承张派传统剧目的同时,也在积极尝试其他流派的剧目和新编剧目。比如将梅派名剧《生死恨》改编成为张派《韩玉娘》,又将传统剧目《马昭仪》和《武昭关》两出老戏精简合并成为新戏《楚宫恨》。

当然,张派也只是在众多天津流派的一支,其他如天津裘派三大花脸(邓沐玮,康万生,孟广禄),杨派传人张克,杨乃鹏,程派名家刘桂娟,李佩红,都能代表天津京剧水平的大家,所谓异彩纷呈,百花齐放,在这里也就不一一例举了。

李佩红 1964年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主工程派旦角,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和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等。代表剧目《竹林计》、《凤吉公主》、《穆桂英掛帅》、《春闺梦》…

吕 洋 1977年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市艺术学校,主工程派青衣,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上海白玉兰戏剧奖等获得者。代表剧目《金锁记》、《锁麟囊》、《六月雪》、《红鬃烈马》…

王 艳 1976年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艺术学校,工青衣、花衫,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代表剧目《杨门女将》、《白蛇传》、《谢瑶环》、《玉宝钏》…

刘桂娟 1965年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程派青衣,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天津青年京剧团国家一级演员,荣获过中国戏剧梅花表演奖等。代表剧目《锁麟囊》、《六月雪》、《玉堂春》、《昭君出塞》…

蓝文云 1965年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著名天津青年京剧团老旦演员,梅兰芳金奖获得者。代表剧目《望儿楼》、《行路哭灵》、《钓金龟》、《遇后龙袍》…

李 莉 1946年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工花旦,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首届戏剧节获得优秀主角奖″和京剧艺术节金奖等。代表剧目《铁弓缘》、《樊江关》、《白蛇传》、《乾坤福寿镜》…

邓沐玮 1948年5月25日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工净角,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获得过戏剧梅花奖等。代表剧目《铡美案》、《铡包勉》、《赤桑镇》、《铡判官》、《龙凤阁》…

康万生 1946年出生吉林,籍贯河北香河县,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主工裘派花脸,著名京剧铜锤花脸表演艺术家,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代表剧目《赤桑镇》、《铡美案》…

赵秀君 1969年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工青衣,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梅兰芳金奖、白玉兰奖、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代表剧目《秦香莲》、《四郎探母》、《西厢记》、《望江亭》、《状元媒》…

张 克 1962年7月31日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工老生,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天津青年京剧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表演奖获得者。代表剧目《四郎探母》、《伍子胥》、《控皇陵》…

杨乃彭 1945年出生,天津人,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工老生,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梅兰芳金奖、梅花奖等得主。代表剧目《打登州》、《白莽台》、《定军山》、《杨家将》…

孟广禄 1962年11月24日出生,天津人,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裘派花脸,著名表演艺术家,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戏剧梅花奖二度梅″获得者。代表剧目《铡美案》、《探阴山》、《连环套》、《赤桑镇》、《姚期》…

天津人懂戏,天津的京剧角儿也是棒棒的。第一、三大铜锤花脸:孟广祿、邓沐玮、康万生都是黄钟大吕,摆在全国哪儿,都数一数二的。第二、老生杨乃彭、张克、王平各有艺术特奌,后二位拜了谭门,只会给谭派添彩。第三、武生有张幼麟、王平、黄奇峰 他们的活儿别的团来不了。第四、旦角刘桂娟、赵秀君、李佩红都各是一支方面军,都有票房号召力。余最喜欢的是王艳,梅尚二派的活儿举重若轻,论嗓子的清纯,扮相的秀美,表演的大家风范在这个年龄段中应是领军人物,艺术造诣实不输史依弘。还有老旦兰文云、武丑石晓亮、武旦阎巍、武戏胡小毛等。上述各位,均堪称名家,当之无愧。

我喜欢京剧,有时候还会学唱几句,还参加了区上京剧唱腔学习(无奈唱功太差)。尤其是喜欢花脸唱腔。所以,天津的戏曲名家我还是喜欢孟广禄、康万生两位裘派花脸表演艺术家。孟广禄老师唱腔音亢刚劲、嗓音洪亮;康老先生嗓音浑厚、京韵十足。他俩人都是师承裘派传承人、山东花脸名家方荣翔老先生,也是颇为得意的。唱功深厚,各有千秋。艺术造诣都很高,都是我尊敬和喜欢的京剧艺术名家。谢谢。

天津好多京剧名家,如老生张克,花脸王杰,青衣李佩红,老旦李鸣岩,最有特色的我觉的是老旦李鸣岩

天津当代的京剧名家太多了,绝对两个巴掌数不过来,前面的回答也都列举不少了,可以说全面准确、有理有据,也都是我心目中的名家,我不再重复了。但都忽略了张艳玲老师,张艳玲师从杨荣环、孙明珠、尚慧敏等学习尚派,后拜刘秀荣为师学习王派,她还曾师从四小名旦之一的宋德珠先生,对宋派武旦也有传承。可能是张艳玲老师近年来致力教学,演出很少,所以漏掉了。

我想重点回答第二问,谁最有特色?我认为最有特色的非王艳莫属。王艳首届全国少儿京剧邀请赛就获得专业组一等奖,后来天津市从第七届到第十二届连续六届的“新苗”“新人”“新秀”拿了个遍,也是梅花奖和文华表演奖得主,京剧名家的地位自不待言,她的特色是艺兼多派,并且她的老师也各有特色,所以连她自己都从来不说属于哪派。王艳最早跟孟宪瑢老师学习梅派,孟先生对梅程两派都有很好的传承,有“天津旦角之母”的美称,不仅教王艳、李国静等学习梅派,她还培养了张火丁、刘桂娟、吕洋、段晓羚等程派传人。王艳后来又像杨荣环先生学习尚派,杨荣环先生又是个奇才,他曾拜师梅兰芳大师,又跟于连泉(筱翠花)先生学习筱派花旦,后来得尚小云大师器重,亲授尚派戏。跟着这样的老师自然能得到丰富的教养,王艳还不满足,又正式拜师刘秀荣先生学习王派。刘秀荣先生更是了不得的传奇人物,她不仅是通天教主王瑶卿晚年最得意的,深得王派真传,后来又拜尚小云大师为师,还曾受业于梅兰芳、荀慧生等大师和萧长华、叶盛兰、言慧珠等名家,形成了自己鲜明的艺术特色,是个文武昆乱不挡的全才型演员。

正因为此,王艳跟这些老师刻苦学习,也日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特色,深得广大观众喜爱,可以称得上最有特色了。

现在天津有两大京剧院,一个就是以文武老生王平为院长的天津京剧院,下属两个演出团,一团和实验团,程派吕洋任一团团长,梅派传人王艳任实验团团长。另一个就是裘派三代孟广禄带领的天津青年京剧院。两大京剧院涌现出了大批的京剧人才,像王平,张克,卢松,孟广禄,石晓亮,王立军,赵秀君,张幼麟等现在的中坚力量,老一代的名家有杨乃彭,康万生,邓沐玮,马少良,张克让等,青年新秀更有王艳,吕洋,刘嘉欣,黄齐峰,王嘉庆,李宏等等。

看了下面许多帖子,我也想说几位天津的京剧名家,不知各位戏迷是否记得?我只说姓名不说行当了。厉慧良、王紫苓、丁至云、张世麟、王则昭、杨乃彭等等。

据说他很早就入了京剧这个行当,最早受到曹世嘉先生(也是京剧世家出身的名家)的教导,后来又拜程正泰、谭元寿这些人为师。

听到我列举的名字,大家就应该意识到张克唱的是什么了。对,就是老生。张克版本的《四郎探母》在网上还有片段,我是很喜欢的。

她是老旦的专家,是全国最知名的京剧演员之一。在上世纪50-60年代就开始专工老旦,可以说是底蕴深厚。

她经常演绎的《太君辞朝》、《望儿楼》、《遇后龙袍》等剧目,都非常地经典,有些还可以在网上搜到。

天津京剧名家太多了,本身天津就是京剧窝子,历来京剧名家都要拜天津的码头,天津观众爱看戏又懂戏,如果没在天津唱出名都算不上名角。依本人年纪,杨派创始人杨宝森大师(四大须生之一,天津京剧院),没能亲自看到他们老一辈艺术家的现场演出。改革开放后,有幸亲临现场观看过厉惠良先生复出后的表演剧目大闹天宫和挑滑车,还看过丁至云、张世麟、程正泰等很多名角,中青年的看的比较多,如孟广碌、康万生,张克,刘桂娟太多中青年后起之秀。还有唱老旦的兰文云等等。他们对京剧传承都起到了关键作用,也吸引了很多年轻人爱上京剧这门传统国粹艺术。所以说天津的京剧名家特别是现代中青年艺术家在继承各流派艺术中学习磨炼。也行成一些个人艺术特色,为我们的国粹发扬传承努力着。

别总是名家,大师了,現在没有,只不过知名度高些罢了。現在的京剧演员基本上吃老本就是学传统,流派,还没出現自成一体,从唱,念,做,打,到配器服装都是传承。

天津是京剧曲艺大码头,流派纷呈,并且都是超一流水平!裘派有邓沐玮、孟广禄、杨派有二彭一克,京剧第一二路老生卢松老旦兰文云张派赵秀君,程派李佩红、刘桂娟等等!

我喜欢京剧,不过是外行,门道说不出来,看个热闹。现在活跃在天津舞台的吕洋,王艳,黄其峰都很棒,现在我喜欢看武生王大兴,那真是一个漂亮,那动作,一招一式真是又帅又脆。刘嘉欣是后起之秀,唱的很稳,怎一个好字了得。

北京学艺,天津成角,上海挣钱。想不起来谁说过的话了!天津卫确实藏龙卧虎名家荟萃,天津的观众都是行家,得到观众的认可很关键!说的裘派,不能不提裘云老师。说到老生张克,就想到能唱能武的卢松。提起坤角刘嘉欣,就思念杨双赫……

首先当代二字应该指现在还在舞台上表演的或者是因年龄刚离开舞台的。其次名家的概念比较模糊,见仁见智,再者特色之说亦然。总之,天津的花脸老生旦角等等出了不少所谓的名家,像公认的花脸邓康孟,老生杨张王,旦角因流派多就比较多一些了,在此不一一列举了,天津京剧在全国一直与京沪齐名,只是早年的观众群体比较内行叫真而已,不过这几年随着京剧的衰落观众欣赏水平也在下降。但是,天津京剧有两个现象应注意,一是偏科,主要体现在老生和花脸上,老生杨派之外少之又少,花脸也裘派一支独树;二是中生代后继乏人,像大家知晓的外省新人花脸王越,老生王佩瑜,傅希如,杜喆,蓝天,张凯,少鹏,凌珂等等,旦角就更多了。上世纪5—60年代天津武生戏火爆全国,各行当齐全,演员基本功扎实戏路宽,不像现在会几十出戏的演员都不多了,当前会几出戏只要年头长就能是一级,靠纳税人吃饭,没有竞争,京剧只能是走下坡了,天津亦如此,只有改革体制像德云社那样进入市场,断奶有竞争才能有出路。

老一代演员杨宝森、厉慧良、张世麟、周啸天、丁至云、朱玉良、王紫苓等,优秀青年主演就有王艳、吕洋、黄齐峰等人。

文武老生王平,武功瓷实,身上利落,唱得也好,看过定军山,好。(北京于魁智,远不如他,长靠不行,只能傍着旦角唱硬里子,唱戏如唱歌)

天津当代京剧名家众多,"九河梢天津卫",天津不仅是曲艺之乡,更是京剧的大码头,天津有两大京剧团体,天津京剧院和天津市青年京剧院,培养和诞生了众多京剧名家名角,杨乃鹏、康万生、李鸣岩、孟广禄、邓沐玮、张克、李佩红、王平、赵秀君、吕洋、王艳等名角众多,数不胜数。

新一代的戏曲演员,接棒而出,形成一代戏曲新人,由于天津特有的文化娱乐的养育,形成欣欣向荣的新戏曲演出新面貌,新局面,可喜可贺。

天津京剧的大码头,很早之前就有一句话“北京学艺、天津走红、上海赚包银”。所以自古天津就出京剧名家,并且天津的戏迷和观众也是极为挑剔。然而现如今天津最当红的京剧演员非张克、孟广禄、赵秀君莫属,今天小编就来聊一聊除了这三位之外的京剧名家。

李莉嗓音清脆刚劲,扮相清亮大气,唱念激昂爽利,表演文武兼备,具有学习尚派很好的先天条件,所表演的“尚派”剧目颇具矫健挺拔之风韵。

李幼年学习花旦戏,后来在天津戏曲学校时期开始学习梅派艺术。除此之外还受到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杨荣环先生的传授。

后来在一九八七年李拜杜近芳为师,刻苦钻研梅派艺术,技艺大进,她经常上演的剧目有《穆桂英挂帅》《西施》《三娘教子》《四郎探母》《宇宙锋》等。在现代京剧《华子良》一剧中李担纲了剧中刘老板的角色,她不温不火恰到好处的表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张学敏扮相秀美,嗓音宽厚圆润,韵味酣畅浓郁。张学敏在艺术上不断进取,在她演出的张派剧目中都继承了张君秋先生的风采神韵,是优秀的张派传人。

地方的名家也没有市场,杨赤说了都不能养活剧团!这样的特色只能是温室里的花朵,人工培育吧!作为民族文化还是要传续,不能让老一辈的活失传。

京剧名家也有不少,老一辈的名家有:康万生、邓沐玮、杨乃鹏、李丽,中青一代的有:孟广禄、张克、刘桂娟、赵秀君……可谓是人才济济。

“天津市青年京剧团”是国内外知名的京剧团体,也是国内一流的京剧院团,与天津京剧院可以并称作天津京剧“双璧”。近二十几年里,培养出一批璀璨梨园的京剧明星,为观众奉献了美好的艺术体验,

我相信,他们的大名,每一个热爱京剧的观众都会熟知,包括但不限于赵秀君、孟广禄、张克、王立军、刘桂娟、李佩红、石晓亮、闫巍、刘淑云、兰文云等等等等,曾经很长时间里,天津市青年团的风头是完全盖过同时期天津京剧院的。

但是随着时代发展,天津京剧院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青年名家,像王艳、吕洋、凌珂(在天津成名)、黄齐峰等等开始崛起,并挑起了天津京剧院的大梁。

反观青年团这边,依旧还是这些演员,每年也还是他们同样的戏码,让人印象深刻的青年演员几乎没有,再过几年,等孟广禄等演员他们一退休,青年京剧团怎么办?我们青年团的领导有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在这里,我作为一个热爱青年团的戏迷,强烈呼吁,培养青年演员刻不容缓了!!

时光流逝,人们不可避免的老去,但是我们京剧事业需要不断补充新鲜血液,不断的焕新传承,看看青年团的舞台现状,已经不符合 “青年团”这个名字了,孟广禄和张克这两位都是62年出生的,今年59周岁,眼看明年就退休了,也就是赵秀君老师还相对年轻一些,可以说,现在“青年团”的主演反而都是中老年人。等他们退休以后,能挑起剧团大梁的人在哪里呢?反正到目前为止,大家还没有看到特别出众的人选。

是没有青年人才储备吗?不是的,据我所知,青年团这几年招录了大量的优秀青年才俊,但是目前的现状是,他们很少有机会演出,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跑龙套,当然,这几年也有了他们担当主演演出的身影,不过一般都是折子戏,剧团的大戏还是不见他们挑梁。这样怎么能把后备演员锻炼出来呢??

要知道,青年演员能够成才,自身条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给他们历练的机会。但是,目前为止,我没有见青年团的领导和主演们认真的扶植青年人,既没有为任何一个演员办过专场,也没有看到主演放下身段让青年人主演自己的大戏,或者排练青年人挑梁的大戏,依旧是自己站在舞台上,享受了自己的“荣光”,哪管我退休以后,剧团的未来会怎样!!

天津市青年京剧团的成功,就是跟当时天津市领导重视青年人有关。好像是在1984年,当年天津戏校京剧班学生毕业,即将要分配到天津的京剧团,开始他们跑龙套论资排辈苦熬岁月的生活,我们的心疼这一批学员,下决心单独为他们成立一个剧团,请了北京的名师们给他们进行“百日集训”,给他们排大戏,演大戏,给了他们充足的展示机会,才成就了“青年京剧团”的辉煌。他们那一批毕业生成才率如此之高,是因为他们的天赋都非常好吗?我看未必,主要是老领导爱惜青年人的这份决心。到如今,我们当年的青年也开始慢慢步入中老年之后,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把青年团的这份“爱护青年”初心和光荣传统传承下去呢?

所以,我在这里呼吁青年团的主演们舍得让台,为青年人的成长铺路。当然,我这里所说的“让台”并不是让主演们不演戏了,这要看演员们的状态,如果状态保持的好,观众又喜欢,多演出当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但是,如果出现了嗓子类似“塌中”,气力不济的情况,就应该及时减少演出,把机会多多的让给年轻人,让他们排大戏,挑大梁。我当然理解演员对于舞台的眷恋,但是,在咱们这种行政化演出体制下,演出数量是一定的,如果都是老演员在台上的话,必然会减少青年人亮相出头的机会。所以,我希望领导层或者青年团的主演们能够目光长远一些,对后辈们信任关爱一些,因为从青年团的现状来看,培养青年已经是刻不容缓了!

我呼吁培养青年还有一个原因是这样做符合艺术发展规律。想想我们前辈的艺术家,四大名旦,四大须生,哪一个不是年少成名成家,在20岁上下都已经是大红大紫了。因为这才是艺术正常的规律。大家想,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正是一个力智力最为充沛,容貌等各方面最好的年华,当然是应该迸发出最耀眼的光彩,到了四五十岁以后,人的外貌气力都已经走下坡路了,经验当然会丰富,但是慢慢心有而力不足。那种越老越厉害的想象也只存在于武侠小说中了,到了现实中再美好的想象都会败给“拳怕少壮”和“乱拳打死老师傅”。

而我们戏曲的现状是,本应该在舞台上有最璀璨光芒的青年人却在剧团苦熬岁月,不到四五十岁可能都没有出头之日,更多的演员干脆选择“躺平”,不再练功,或为了衣食去干其他事情。舞台上都是越老越吃香,有些资深戏迷恨不得都去听清朝的唱片。这种情况都是不正常的,也是戏曲衰落的一个表现。当然,这些扯远了,回到青年京剧团,我们是不是也要想想,遵从艺术规律,尽快的培养出剧团的青年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