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23rd, 2024

admin

10 月 19, 2023

京剧剧本_霸王别姬京剧剧本_西施京剧剧本/

▲吴江

霸王别姬京剧剧本_京剧剧本_西施京剧剧本/

▲昆曲《夜行》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 要以史为鉴,树立中华民族的文化。 信心。 吴江先生,72岁,毕生致力于戏曲创作和研究。 他一直在思考中国戏曲的哲学精神。 比如,歌剧为什么具有虚拟性、套路性、节奏性等特点? 歌剧表演节目中蕴含着哪些哲学思想? 戏曲为何能广泛传播优秀传统文化? 他试图通过戏曲的彩冠、绣衣、曲径通幽,洞察传统文化艺术的内在规律。 本期论坛是他的思考和研究的成果,现编辑出版,以飨读者。

演讲者简介:

吴江,全国政协北京、昆明办事处副主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著名剧作家、一级编剧。 曾任国家京剧院团长、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 代表作品:京剧剧本《管仲朝相》、《八珍汤》、《敌女传奇》、《绿水伊山》、《图兰朵公主》、京剧藏剧《文成公主》 、京剧电视艺术片《一把雪》等。

京剧剧本_西施京剧剧本_霸王别姬京剧剧本/

▲京剧《杨家女将》

古典哲学构成歌剧的基本要素

老子《道德经》:“天得一清,地得平,神得一灵,谷得饱,物得一而生,王得一而思”。 《吕氏春秋·谷》载:“万物生,生于太乙,化为阴阳。” 世界是由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组成,即“五行”。 太极阴阳五行学说构成了中国古典哲学的唯物主义世界观。 阴阳通过昼夜的轮转代表了对立统一和矛盾相互转化的辩证理论,五行则通过不同物质的相互关系揭示了物质世界的构成和运动的特征。 阴阳之化源于太一,即老子在《道德经》中所说,混沌的“一”生阴阳的“二”,有了阴阳,二可以生三。 ,三能生万物。

黑格尔在《美学》中表述了中国的“太一”:“太一既是这个,又是那个,又是一切,而且无处不在。如果你想让它出现,就必须把个别特殊的东西视为已经被否定和消灭的东西。” ”

阴阳五行理论对中国戏曲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太乙式戏曲舞台一直被视为“舞台中的小舞台”,而戏曲舞台在表演时是“被否定和淘汰的个体的、特殊的东西”,它也作为太乙式的存在而存在。这涵盖了世界上的一切。

在戏曲舞台上,“场面依形象而造,想象自由无拘无束”。 演员可以用舞蹈表现仙女出入天地、云中向人间撒花的情景; 露天舞台上的夫妻俩可以展现上元节“东风夜放花千树”、人群观赏花灯的热闹景象。 在看似白天的舞台上,两个演员可以在晚上看不见手的情况下进行黑夜打斗。

歌剧舞台上的时间也“随意变化,弹指即刻”。 《夜跑》中,林冲从草料厂逃出来,夜里跑到梁山,在小寺庙的佛像前过夜,不到5秒; 《女七姐》中,冲公道护送苏三从洪洞县到太原,几百里的路程,唱一首歌只需要20分钟; 《沙家浜智斗》中,阿庆夫人、胡传奎、刁德义三人同时进行的心理较量,可以冻结时间,分别展开各自的心理。 陈述。

戏曲舞台上的象征性表演是“立象达意,以一当十”。 演员用鞭子代表骑马的人,用桨代表河里的船,用酒壶代表宴会,两面画着轮子的旗帜代表骑马,四名演员举着横幅。 能显万军。 舞台上最简单的一桌两椅,只要通过不同的摆放方式,就可以代表庭院、内室、客厅、山坡、桥梁等多种场景。 戏曲的象征美、写意美借助太乙舞台可以随意扩展。 这源于道家“有无相生,虚实相生”(一命为二,二为三,三为万物)的哲学思想。

众所周知,歌剧具有鲜明的节奏感。 节奏是由人的呼吸控制的。 “呼吸”二字可以用来分析“阴阳”:一般来说,呼气为阴,表示虚弱;呼气为阴,表示虚弱;呼气为阴,表示虚弱。 吸是阳,表示强;吸是阳,表示强;吸是阳,表示强。 节奏的变化是基于演员和伴奏者的呼吸。 因此,戏曲的节奏是由阳强阴弱的变化编织而成的。

可以说,“呼吸”或“阴阳”是戏曲表演的“基本要素”。 这个元素从写剧本到演员的唱、念、做、打,以及各种乐器的伴奏和翻滚、翻筋斗的要领都渗透到了这部戏中。 著名戏剧家翁欧宏先生认为:“整部戏在节奏上一定要统一,不只限于唱、念。编剧应该认为整部剧是一整板的节奏布局,从节奏上就有节奏。”开场,整部剧都有自己的节奏,场景与场景之间的节奏必须提前设计好。” 中央戏剧学院教授朱兆年在谈到戏曲结构时说:“情节段落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对立互补的,上下段落应该是对立互补的。这不仅仅是创造一个舞台气氛。冷热还包括内容和情节安排。一切文学与武侠、悲喜、贫富、分与合、胜与败、静与动、多与少、庄与和等都可以。可以用冷热来概括,冷热结合、正反结合,让剧情以舞动的节奏发展。”

阴阳元素的变化运用,构成了戏曲有声、有形、色彩、情趣、韵律、丰富的节奏、技巧和风格。 戏曲中的一切都离不开阴阳、呼吸的运用和调整。 以阴阳五幕理论为基础,形成了该剧的象征写意和鲜明的节奏特征。

根据古典哲学五行理论,金、木、水、火、土是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的。 五行说讲的是物质的不可分割性,反对孤立、静止的形而上学。 五行理论也深刻影响着中国戏曲的方方面面。 例如,戏曲音乐有宫商、郑鱼,表演有手、眼、身、步,人物有出生、干净的眸城,歌唱有唇、齿、舌、喉,衣服的颜色等。红、黄、蓝、白、黑,以及导演和声音的整体美感等,就像五种元素一样密不可分。 因此,按照文学艺术的分类,戏曲是一门综合艺术。 戏曲自产生以来就蕴藏着多种艺术基因,因而从汉代的“百戏”发展成为传承千年的国粹。

人与自然的统一赋予歌剧哲学

“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在戏曲中表现为“天地与我并存,万物与我为一”(庄子)。 这是一种可以追溯到欧洲中世纪的精神追求。

唐代孟郊有诗云:“天地入心,呻吟起风雷。文章尽小,物我切”。 歌剧具有“我斩一切现象”的宇宙意识。 人物天人同色,物我一体,意境浑浊。 比如,郭建光在现代剧《沙家浜》中演唱了《泰山顶上一棵青松》。 在传统戏曲《闻照观》中,伍子胥唱道:“我如大雁在天上哀,我如龙崽浅卧滩,我如鱼吞钩线,我如鱼”。一艘在白浪中失去舵的船。” 此类歌词的运用优于行手法,形成了戏曲唱词雅俗共赏的特点,表现出主客一体的意境。 又如云手、云步、山榜、探海、射燕、双飞燕、风筝转、金鸡独立、五龙珠珠、过虎、跳虎、蛇腰、猴举、卧鱼等。在歌剧表演中。 倒柳、兰指等技法; 疾风、凤头、水底鱼、马腿、浪花、流水以及【风入松】【姜儿水】【水仙子】【石榴花】【乐曲中的粉红蝴蝶】等都取自自然并提炼成标志性的艺术项目。

戏曲艺术节目体现了天人一色、物我一体的理念。 事实上,意境与环境的艺术形象,以及无所不能的自封的宇宙意识,也引导着广泛的社会审美,形成了以美传礼的文化传统。 正如《荀子·乐论》所说:“人不能不乐,乐不能无形。形非道,则不能无乱。古之君王憎恶乱,故作声”。 “雅”、“歌”为道,这样,声音就足够悦耳而不流畅,文字就足够清晰而不沉闷,音乐就足够直、繁、简、有韵律。感动人们的善良之心,让邪气无法被吸纳。”

《荀子·礼记》云:“规矩诚立,则方圆不可欺……遵规矩者,方圆中至善”。 戏曲的唱、读、做、打都有规矩,都是有讲究的,合乎礼仪。 “横竖”、“方圆边”、“圆口音字”、“肩背走”、“空头”等,包括舞台上的手势、强弱、速度、重量、动与静、急与紧、繁与简、丑与美、文与野、雅与俗、悲与喜、悲与喜、沉浮、曲折、突变、变化等都具有一定的公式。 戏曲程式是艺术家在传统礼乐文化经典的潜移默化下,在实践中不断积累形成的。 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各个领域,包括中医、国画、书法、民乐、武术、建筑等,都是有公式可循的,都是经过几代人的实践积累而形成的,甚至数十代或数百代。 只有节目的积累,才能称为“纯粹”或经典。

“外教自然,内得心源”。 艺术的风格美来源于自然和生活,并随着对美的追求和自然生活的变化而演变。 中国戏曲有300多种。 虽然其主要特点可以概括为“用歌舞讲故事”,但风格特点和审美追求却有所不同。 即使是同一类型、同一职业的艺术家,根据自身条件和艺术的不同,也会有所不同。 不同的理想导致不同的艺术风格和流派。 这是和谐而不多元、多维共生。

歌剧中有很多情节表达了“天人合一”的认知和理想。 比如《张谢状元》和《清风阁》中,雷神用他的力量杀死了心爱的人; 《御碑亭》中,魁星暗中帮助文笔不佳却懂礼仪、纯真的高中生; 《目连救母》鬼神兼备。 天罚恶人,赏孝目连。 千百年来,戏曲引导人们观戏后产生仁慈的心态。 这就是所谓的“以戏制人的欲望”,让人在欲望膨胀的时候不敢、不能、不愿意; 它引发内心的自觉良知和理性思考。 克己、自律、自我约束,自觉做社会生活中有道德的人。

“天人合一”在传统戏曲中也表现为神、佛、仙、鬼的拟人化形象。 成鬼后,钟馗依然惦记着生前对他有恩的杜胜,亲自为妹妹执红线,并送嫁妆让她嫁给恩人; 李惠娘死后一改柔弱女子的懦弱,救出了心爱的爱人; 白蛇在西湖雨中一见钟情,不是一个富家子弟,而是一个在药店打工的穷店员。 她喜欢许仙“时刻记念母亲”、“自己谋生,不被别人可怜”的善良性格; 孙悟空在《大闹天宫》中的勇敢足以与佛罗伦萨的大卫、海神波塞冬和翼天使相媲美。 这些神、佛、仙道,都体现了世间的善意、愿望和理想。

霸王别姬京剧剧本_京剧剧本_西施京剧剧本/

▲京剧《三岔口》

群体意识成为歌剧思想的基础

古往今来,中国人都非常重视人际关系,重视人世间的生活,重视从历史经验的积累中寻找社会群体规律性的哲学和实践理性思考。

中国历代主流社会都把维持宗族血缘关系的群体意识作为思想基础。 老子在《道德经》中说:“我既无身,又有什么烦恼呢?” 在社会上,只有以大公无私的心态,向内努力构建“孝忠同义、家国同体、君父同构”等务实合理的思想体系,才能实现孔子的伟大理想。实现“和”、“仁”的理想。 社会。 公平正义是中国戏曲数百年来的主旋律。

孔子提出了“天下皆仁”的理想化政治主张。 孟子将孔子的思想具体化为:“仁的本质是侍奉亲族”,“始于侍奉亲族,以侍奉君王为中心,最终确立自己”。 孟子认为,孝是一切道德行为的母体,忠君、尊敬上级、尊敬长辈、尊敬兄长、博爱众生,都源于孝。 中国戏曲是中国哲学大众化、艺术化、形象化、实用化最忠实、最广泛的传播载体。

从孝心开始(孝顺)

孟子认为,要仁,首先要从孝开始。 明初南戏《杀狗劝夫》生动地表现了隔阂与亲情的主题。 ”孙华、孙荣兄弟双双失去了双亲。孙华受到亲朋好友的疏远,将弟弟赶出去住在破窑里。妻子杨月珍劝阻,不听。妻子想到了一个计划,买了一条狗,杀了它,给它盖上人的衣服,晚上放在门口。孙华喝醉了回来,以为他死了,怕他有杀人的嫌疑,他去找他的家人。老酒肉朋友帮忙搬狗尸体埋在郊区,都找借口,妻子说:外人不厚道,怎么不关心自己的骨肉兄弟?孙蓉不记得了以前的恩怨都被狗埋了,孙华感觉兄弟情谊和睦如初,异人向官诉状,严华杀了人埋了尸体,孙夫人来找官孙蓉被认定为“提比”,并胜诉。“提是孝道的延伸,令一代代君子效仿。”

今天清明节的由来是晋代春秋时期,介子推功成名就,背着母亲避难绵山。 晋文公觉得他有德,想赏赐他,就烧了绵山,逼他下来。 母子俩均在火灾中被烧伤。 。 晋文公为纪念介子推的孝心,设立寒食节。 从《粉面山》的歌词中可以看出,无论什么样的戏曲,什么样的情节,孝顺之情都会溶解在其中。

对父亲、兄弟、亲人的孝顺,是忠诚的基础。 有家才有国。 家庭是国家的细胞,家国兴旺。 “花木兰”替父从军,“荀官娘”突围救父,“杨家将军”儿子子承父业战死沙场,妻子继承丈夫当家之志忠诚的烈士。 《婆婆纹身》、《洪母骂丑》、《鞭打芦花》、《剥金枝》、《八珍汤》……从不同角度表达孝道主题的戏曲作品有很多,不同层次,不同方式。

忠于世君(忠)

管子曰:“民为国之本,本固则安”。 孟子认为:“民为上,国为次,王为轻”。 唐代人们认识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仁政为王。 《贞观盛世》展现了君臣贤德。 魏征敢于冒着生命危险向颜知进谏,唐太宗才得以听从他的劝告为国。 两者相辅相成,奠定了盛世的基础。 《管仲当相》描绘了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小白公子不记得管仲射钩之仇,任命最有能力的人为相,成就了九皇子、天下的霸业。 古今许多戏曲作品都歌颂贤王贤臣的美丽故事,因为这种愿望的实现是社会和平稳定的重要保障。

古之君子立下“为天地立心,为民立命,承先圣绝学,万世太平”(张载)和“忧天下”的原则。先天下之忧,后天下之乐”(范仲淹)作为人生的最高价值理念。 济世济世、克己报公、舍生报国,是古往今来仁人志士的初心使命。

剧中,杨家将、岳家军、齐家军为护国抗敌而牺牲的剧目太多了,而且是那么的英勇、激烈。 高冲、杨再兴、唐槐等人有着“生有什么欢乐,死也没什么可怕”的血性性格; 鲁登、周虞姬血染战袍,忠贞英雄一家人挺身而出; 《海瑞罢官》的大公无私、邹应龙女《大岩松》的智慧、《苏武牧人》的矢志不渝的忠诚、韩玉娘不屈的爱国主义《生死之恨》……

剧中“见危思义”的人物形象,成为历代人们效仿的榜样。 关云长的《千里走单骑》舍生取义。 风在吹,水很冷。 荆轲沿河而去秦国。 王佐劝陆文龙折断手臂,前往敌营。 “读书人要有志气”的艺术典范,成为人生的典范。 梅兰芳生前创作并演奏的最后一首曲子《穆桂英挂帅》中的歌曲《抱印》唱道:“家人闻讯而振奋,闻讯而振奋。穆桂英前往再次为保家而战。他已经二十年没有上阵了。难道可以说我对国家和人民没有忠诚吗?如果我不指挥,谁来指挥?如果我不指挥主管,谁来带军?让下人跟我一起整理一下军服——”

终于站起来了(珍)

要实现孔子所倡导的“仁者爱人”,首先要克己修身。 而“温良恭俭让”是克己修身的起跑线,也是侍奉亲王的基础。 管子曰:“粮仓实,知礼,丰衣足,知荣辱。” 只有做到礼仪、廉耻、知行合一、克己、自觉。

京剧《除三瘟疫》是一部教育迷失方向青少年的好剧。 它以《世说新语》为基础。 孤儿周楚自幼未受过教育,行为任性。 人们把他与恶龙、猛虎并称为三恶。 受到教育后,他的良心被唤醒了。 京剧《锁林袋》第一幕选择嫁妆时,薛湘苓就用任性而生动的伏笔,启发了她在命运坎坷之后启蒙的良心。

儒家通过礼乐达到“和”,顺应天道。 传统戏曲中有很多关于因果报应的故事,意在劝说人们自律,将社会道德规范作为内心的自觉意志,构建全社会命运共同体的和谐世界。

人为的衣食住行是为了本我,人为的利益功德是为了我自己。 当社会中的每个人都达到了无私为公、无私为大众、超越自我和利他的地步时,就是人与自然合一、世界回归仁慈之日。

京剧的童心

明代学者李贽在其《童心论》中说:“童心绝对虚假纯真,是第一思想的本意。失去了童心,也就失去了真心。” “如果你失去了真心,你就会失去你的本性。如果你不真实,你将不再存在。这只是开始。” 戏曲音乐性的文化精神来源于李贽所说的童心,只有没有加入世间复杂、污秽、混乱、邪恶思想的童心,才能真正领会“祸兮福所伏”的矛盾转化之道。真正爱美的艺术家是一种正能量,能给苦难带来希望和勇气。

当“四极毁灭,九州撕裂”时,女娲前来炼石补天; 当出现“洪水深渊”时,大禹前来“呼吸土壤,填满洪水”。 天旱时,后羿可以射出毒日。 刑天被杀,头异处,却仍要以胸为眼,以肚脐为口,手舞足蹈地继续战斗; 精卫姑娘淹死在东海,死后也化作一只灵鸟,每天嘴里叼着一块石头,不仅如此,他还发誓要把大海填满; 夸父追求光明被烧死后,将化身邓林,为人民造福。 浪漫主义的哲学思想影响了歌剧在面对苦难时表现出乐观的态度,在乐章中表达了改造生活厄运的理想和愿望。 从悲伤开始到结束的乐观精神渗透在各种歌剧中,使歌剧的背景永远明亮,永远安慰和鼓励人们。

窦娥受冤斩首,六月大雪,三年大旱。 当她父亲为官归来,看到滁州的情况,就知道其中一定有什么奇怪的冤屈。 经审查,罪犯受到了惩罚,窦娥也报了仇。 《杨门女将》 家族几代男子都曾参军,为国捐躯。 女将们擦干眼泪,刀马西进,抵御外敌入侵,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碧波仙子》中的鲤鱼精因为祥符全家都不喜欢穷书生,所以对穷书生感到同情和喜爱。 最终,为了爱情,他宁愿放弃仙境,脱下血淋淋的鱼鳞,与心爱之人结下百年情谊。 《红灯笼》中,三代人奋力拼搏,完成党组织交给的重要任务,最终将暗号送到北山,赠送给游击队,光荣地完成了任务。

老子在《道德经》中说“圣人皆小儿”,意思是圣人应该像小孩子一样对待和保护世间的每一个人。 这与李贽的“童心”如出一辙,表达了绝对的纯真和博爱众生的原则。 心。

荀子认为《天论》认为“天道恒常,为尧不存,为桀不亡”。 平等是天道,天道源于真实的人性。 史书《陈涉家族》中“诸侯、诸侯、将军、将军,宁可有同类”的呼喊,成为各个时期下层社会中流传最广的名言。 表达平等主题的剧目在各种歌剧流派中都很常见。

《红鬃马》是许多戏曲流派中经常演出的剧目。 其内容无从考证,但长期在全国各地舞台上演。 原因就在于人们期待社会关系的转变,渴望平等翻砖。 剧中,叛逆的宰相女儿王宝钏在彩楼上扔球吸引女婿,却撞到了乞丐薛平贵。 薛平贵参军被俘,十八年后归来称帝。 王宝钏不改痴情,在寒窑中等待平贵,最终成为皇后。 夫妻俩的人生都实现了逆转。 这部剧虽然不合理,但却符合情感。 然而,歌剧史上这样的作品还有很多。 事实上,它们都满足了社会底层民众希望改变命运的平等意识。

歌剧一如既往地表达着优秀的传统文化,并被保存和传承至今。 它蕴含着先贤的智慧和深刻的哲学思想。

首先,中国戏曲自产生以来,就具有歌唱、舞蹈、音乐、杂耍、相扑、武术等令人赏心悦目的功能。 以歌舞讲故事,以教育寓教于乐,亦是“圣人之乐”。 Secondly, opera inherits the six meanings of poetry and the method of comparing poetry with elegant songs. Use the lyrical style of chanting things to cover up the intention of intervening in politics; use legends to search for God’s skill and criticize the shortcomings of current affairs; use to eulogize the virtues of ancient saints and advise on the way to be benevolent in this world. Finally, the opera integrates the ancient sages’ strategies to enrich the country, the methods of tranquilizing the people, the methods of economy, the methods of strengthening the army, the importance of balance, and the importance of politics, into the images of songs and dances that move with emotion and understand with reason, making the talents The meaning of politics, assisting politics, discussing politics, and assisting politics is naturally revealed from the vivid and vivid plots, without any suspicion of preaching.

The former teacher Weng Ouhong once said many times: “Screenwriters must have the mentality of ‘with me’ and ‘without me’.” The attributes and functions of drama show its sociality and practicality. The literary creation of opera is an individual labor with a strong subjective color. Without the creative subject’s deep feeling and understanding of life, it is impossible to produce “this one” work with personality. This is “with me”. But subjectively, if individual labor is to win the recognition of the society, it must be “selfless” or “selfless”. The “selflessness” and “selflessness” here refer to personal utilitarianism. Mr. Weng once gave me a sentence that will be used throughout my life, “Be successful, don’t be successful.”

Therefore, my experience over the years is: “The history is far away but the meaning is close, the image is virtual but the emotion is true, the matter is vulgar but metaphorical, and the text is simple but rich in flav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