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23rd, 2024

京剧《陈桥兵变》剧本唱词

admin

10 月 21, 2023 #京剧剧本

京剧《陈桥兵变》剧本唱词

角色

赵匡胤:红生

剧情

北汉刘祟辽国联军入寇后周,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奉命挂帅出征。途中,民谣四起,天空又复出一红日。苗训观天兆有变,知赵匡胤将受禅,行至陈桥,诸将遂为赵匡胤黄袍加身,拥之为帝。赵匡胤向众将约三事,并遣王彦升先行回京,晓喻军民。韩通不服,兴兵反抗,为王彦升所杀。赵匡胤以王彦升违约,欲斩之。经众将保奏,始得赦免。

京剧《陈桥兵变》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纛旗、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同上。)
高怀德(念)四海九州多变更, 

石守信(念)常将功业叹韩彭。

罗彦威(念)何年卸甲天河洗,

王彦升(念)一举干戈定太平。

高怀德(白)俺,高怀德。

石守信(白)俺,石守信。

罗彦威(白)俺,罗彦威。

王彦升(白)俺,王彦升。

高怀德(白)列位请了。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请了。

高怀德(白)北汉刘崇与辽国结连入寇,太后懿旨,命殿前都检点赵为元帅,统领六军,前往征讨。你我披挂,伺候起行。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正是:

(同念)三军征战千年恨,一功成就万骨枯。

高怀德(白)话言之间,二位先生来也。

(赵普、苗训同上。)
赵普(念)虎啸龙吟舒壮志,

苗训(念)纬武定皇图。

赵普(白)下官,掌行营赵普。

苗训(白)下官,掌行营司马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二位先生请了。

赵普、
苗训(同白)列位将军请了。

高怀德(白)元帅未到,天色尚早,请二位先生坐谈片时,以广见闻。

赵普、
苗训(同白)如此,请坐,请。

高怀德(白)请问先生,近来汴京城中,大小军民人等,说话答应之声,必曰赵,不知是何意见,主何凶吉?

赵普(白)此似童谣之类,只恐必有其人应破。

苗训(白)列位不知,此乃人民口谣,还有天象变动之兆。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请教天象有何变兆?

苗训(白)现在日光之下,复有一日,黑光迷漫,此乃天变之兆。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啊。有这等事。

苗训(白)来,取净水一盆,放在地下,列位请看,便知分晓。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大家同看。

(〖风入松〗。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同看。)
苗训(白)将盆拿开了。

(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同坐。)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哎呀,奇呀,果然日下复有一日,不知主何吉兆?

苗训(白)此乃天命也,即应人间口语赵字。

石守信(白)天象既然如此,现今主上幼弱,我等死命征战,谁人得知劳苦,不免立赵检点为天子,然后北征。二位先生以为如何?

赵普(白)自唐末以来,朱梁、石晋,分争篡夺,堂堂天位,竟是朝秦暮楚。如今虽有两日之兆,检点应命之谣,但是我等同为周朝臣宰,岂可忍心推戴,此事还是静以待之。

罗彦威(白)哎呀先生,五代以来,僭号称尊,十有余国,天下荒荒,谁为真主?赵检点聪明仁孝,豁达大度,远过汉高。我等立之为君,救生民于水火,焉能缓待?

王彦升(白)好哇!罗将军此言甚是,有不遵者,俺先斩之。

苗训(白)列位将军,不必罗唣,此事亦非等闲。若在此言语,赵检点不从,我等全家性命休矣。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依先生之见如何?

苗训(白)依我之言,且候检点来到,不动声色,发兵起行,到了陈桥驿中。传令兵将一齐鼓噪,黄袍加身,不愁检点不从。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好哇,此计甚妙。

王彦升(白)照计而行,我等若有外意者,以此旗为誓。

(王彦升斩断旗顶。)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众心已定,就烦二位先生即速备办冲天冠、赭黄袍。

赵普、
苗训(同白)我等自有理会。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看旌旗招展,检点来也。

(四下手引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引子)武略文韬,为将帅,未平边辽;奋志往征剿,救黎民免避差徭。

(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赵普、苗训同参拜。)
赵匡胤(念)旌旗摇指定天吴,万马军中几丈夫?莫道威名能退敌,还凭智勇往前驱。

(白)本帅,赵匡胤,官拜太尉,殿前都检点,奉旨统兵征剿北汉。

众将官。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有。

赵匡胤(白)你我在朝为臣,同寅协恭;出师为将,军权为重。立功定赏,犯法必诛,各宜凛遵,休得藐视。传令起马。

(〖牌子〗。)
王彦升(白)前道为何不行?

四下手(同白)已到陈桥。

王彦升(白)已到陈桥。

赵匡胤(白)安营住宿。

(众人分站,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同附耳。)
赵匡胤(白)众将为何交头接耳,喜笑欢呼?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我等见太尉红光满面,此番出征必能破敌。故此军中欢喜,不免彼此交言。

(赵匡胤笑。)
赵匡胤(白)愿此去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各自歇息去吧。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得令。

(四纛旗、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同下。)
赵匡胤(白)二位先生如何不去安息?

赵普、
苗训(同白)请发口号。

赵匡胤(白)昔日曹操用“鸡肋”二字,以至退军失利。我今用以“龙角”二字,议为必胜之意也。

赵普、
苗训(同白)“龙角”二字,甚为吉兆。遵命而行。

赵匡胤(白)请。

赵普、
苗训(同白)好吉兆之象。

(赵普、苗训同下。)
赵匡胤(白)尔等伺候暖酒一瓶,明烛一支,帐外歇息。

四下手(同白)啊!

(四下手同下。〖起初更鼓〗。)
赵匡胤(白)可叹这些将士,谁不功名心切,正是:

(念)朝夕思悬黄金印,阵前谁惧白剑锋?

(唱)营门外起初更提枪发号,

灯烛下慢饮酒观看六韬。

为大将必须要智勇忠孝,

食君禄报君恩尽心保朝。

昔日里姜子牙虽然年老,

保武王伐商纣招聚英豪。

赵廉颇战渑池威风浩浩,

秦白起坑降卒命赴阴曹。

伍明辅在临潼随主斗宝,

汉朝中投笔汉定远班超。

周亚夫细柳营军规虽好,

执兵权威震主法律欠昭。

有英布和彭越立功不小,

未央宫韩元帅一命轻抛。

诸葛亮比管、乐智略还妙,

保炎汉谈笑中破了孙、曹。

到如今众英雄何处去了?

不由我心痛切泪洒征袍。

(白)哎!

(唱)看至此不由我心中悲悼,

人去也国更改大数难逃。

(赵匡胤睡。赵普、苗训、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同上。〖起二更鼓〗。)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唱)立天子传谕了六军知晓!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唱)应大势顺人心一定不摇。

赵普、
苗训(同白)列位将军不必性急,此刻方交二鼓,且待五更,吉日吉时行事方好。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事已泄漏,迟恐有变。

苗训(白)人心已定。天意有昭,决无更变。只等五鼓,不必着忙。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如此且进里营,静候起事。请!

赵普、
苗训(同唱)且进营等候着吉时来到,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唱)进黄袍附骥尾龙入云霄。

(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赵普、苗训同下。〖起三更鼓〗。〖吹打〗。城隍神、土地神、龙袍王同上,同拜,同下。〖起四更鼓〗。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赵普、苗训同上。)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二位先生,四更已过,营中红光闪灼,吉时已到,就此进内请驾。

赵普、
苗训(同白)列位将军,把住帐口,待我二人进内,悄悄更换黄袍。请。

(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同下。〖起五更鼓〗。赵普、苗训同与赵匡胤换衣帽。)
赵普、
苗训(同白)黄袍加身,众将进内。

(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同上。)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啊,万岁!

赵匡胤(西皮导板)耳边厢忽听得万岁高叫!

(唱)莫不是有旨意召我还朝。

朦胧中睁睡眼见些将校,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万岁!

赵匡胤(笑)哈哈!

(唱)众文武呼万岁所为哪条?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众将无主,愿立太尉为天子。

赵匡胤(白)住了,你等敢莫么?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非敢,乃是应天顺人。贺喜陛下,已经黄袍加身,臣等拜祝。

(赵普、苗训、高怀德、石守信、罗彦威、王彦升同跪。)
赵匡胤(白)哎呀,此事从何而起?

(唱)凭空事儿实难料,

红袍换了赭黄袍。

本当推辞别计较,

又恐激变祸难逃。

华山陈抟曾言道,

说我形容胜汉高。

应命之期在癸卯,

岂知今日在陈桥。

应天顺人虽然好,

欺孤灭寡愧怎消?

只恐日后难逃报,

子孙不知降哪朝?

回头便把先生叫,

列位将军请听着:

弟兄三人何等好,

同经患难苦奔逃。

柴兄之情未得报,

誓愿同死胜同胞。

兄承姑业称帝号,

他命该当坐九朝。

幼主虽然年纪小,

臣篡君位骂名标。

此事不但惹人笑,

天地神明也未必饶,

赵普、
苗训(同唱)天显双日空中照,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唱)人愿赵家替周朝。

苗训(白)唐室至今不及百年,天下五易。朱温,盗贼也。石敬塘,叛逆也。李存勗,沙陀也。刘智远,匹夫也。郭彦威,点卒也。此等失德匪类,尚且谬承天命,何况上悬天日之象,下应民赵之谣,正当践位九五,混合六一。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我等也好攀龙附凤,立功建国,救黎民于水火,显姓氏于丹青。即请圣驾,上马回銮,入登大宝。

赵匡胤(白)住了!你们贪图富贵,立我以为天子,今日能从我之言语,庶乎可行。若不从命,请别立贤人;我不能为此威逼之君也。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臣等情愿受命,乞请宣示。

赵匡胤(白)第一件:周朝太后、幼主,我曾北面侍奉,不得惊动;第二件:公卿大臣,皆我比肩同寅,不得欺凌;第三件:朝市府库,百姓妇女,不得掳抢。遵命则行,不可则止。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石守信、
罗彦威、
王彦升(同白)天命已定,我等敢不凛遵。

赵匡胤(白)如此,罗彦威听令。

罗彦威(白)臣在!

赵匡胤(白)先行回京,请范质、王溥二相国,朝堂相会,不得有误。

罗彦威(白)得令。

(罗彦威下。)
赵匡胤(白)王彦升听令,你可带本部人马,先行回京晓谕文武大臣、军民人等,各安职业,不可骚动。

王彦升(白)得令!

(王彦升下。)
赵匡胤(白)石守信听令。即去奏知柴太后、幼主。保护宫闱,不得误事。

石守信(白)得令!

(石守信下。)
赵匡胤(白)高怀德听令。即去收拾宫殿,安慰家眷,不得迟误。

高怀德(白)得令。

(高怀德下。)
赵匡胤(白)二位先生吩咐人马整肃,不许惊扰百姓,按辔缓行。

赵普、
苗训(同白)领旨!

赵普(白)整肃队伍,不许惊扰百姓,按辔缓行回京。

(四下手同上。)
四下手(同白)啊!

赵匡胤(念)天意虽如此,我心总不安。欲因宁宇宙,回马上金銮。

(唱)未曾出征将鼓躁,

黄袍加身在陈桥。

飞龙在天事非小,

为君须要比唐尧。

金勒马嘶踏芳草,

人马悄悄过平桥。

看此光景是喜兆,

但愿黎民顺我朝。

(赵匡胤、四下手、赵普、苗训同下。)
【第二场】
(范质、王溥同上。)
范质(唱)临朝几度惭伊尹,

王溥(唱)调羹不复梦周公。

范质(白)老夫,周柱国范质。

王溥(白)大平章王溥。

范质(白)人言纷纷,赵匡胤陈桥兵变,特此入朝启奏太后,老相国可知此事?

王溥(白)我也因此上朝,未知真假,不敢妄奏。

范质(白)未知虚实,且在朝房,着人打探消息再奏。

王溥(白)这也使得。那边好似韩通来也。

(韩通上。)
韩通(白)反了,反了!

(唱)离得陈桥已兵变,

(白)相国!

(唱)检点匡胤敢欺天!

范质、
王溥(同白)啊,韩将军这等惊慌,可有什么见闻?

韩通(白)赵匡胤兵变陈桥,反回汴京来了。

范质、
王溥(同白)哎呀,真有这等事变,事起仓卒,如何是好?

韩通(白)俺韩通身受先帝之恩,官居侍尉亲军,副都指挥使。岂肯随缘附和叛逆,必当死命以报国恩。

范质、
王溥(同白)依将军之意……

韩通(白)二位相国,就此守住朝堂,俺回府调齐兵马,率至仁和门,击拿逆贼,以报国恩。

范质、
王溥(同白)将军如此忠勇,必能保妥社稷,即请回府披挂。

韩通(白)请。

(唱)精忠报国心一点,

定灭逆贼息狼烟。

(韩通下。)
范质(唱)威勇无敌赵检点,

王溥(唱)只恐韩通难保全。

(四下手引罗彦威同上。)
罗彦威(白)二相国请了。

范质、
王溥(同白)罗将军怎么回朝来了?

罗彦威(白)陈桥兵变,已立赵检点为天子,特命俺先回,奉请二位相国,伺候金殿朝见。

范质、
王溥(同白)啊,赵检点自立,岂不是篡夺吗?

罗彦威(白)黄袍加身,郭威得天下先有例样,况且赵家,应天顺人。不必多言。

众将官,扶了前行。

(罗彦威、四下手扶范质、王溥同下。)
【第三场】
(陶谷上。)
陶谷(唱)纷纷传说陈桥变,

吉凶只在眼面前。

(白)下官,翰林承旨陶谷。适才闻得陈桥兵变,赵检点已为天子,人马回京,这柴王孤儿寡母,如何抵御?

(陶谷笑。)
陶谷(白)我想翊戴之功,岂让他人独占,我不免趁此草下受禅诏书,候他到来,当殿赞读,册立天子。开国之初,岂不是我大大的功劳?

(陶谷笑。)
陶谷(白)就是这个主意。

(唱)富贵功名该应显,

草写诏书我抢先。

(陶谷下。)
【第四场】
(韩夫人抱韩子上。)
韩夫人(念)愿为陶侃母,不效王章妻。

(丫鬟上。韩通上。)
韩通(念)不求生富贵,拼下死须眉。

(院子上。)
韩夫人(白)老爷。

韩通(白)夫人。

院子,快传家将兵马披挂伺候。

(院子下。)
韩通(白)哎呀夫人哪!

韩夫人(白)老爷下朝回来,为何如此?

韩通(白)兵变陈桥,赵匡胤反回汴京来了!俺韩通受世宗大恩,岂肯屈膝他人?特此回府,别了夫人,前去抵御逆贼。生死之际,难以测料。倘若战死,夫人你当自己裁处,休负韩通一世英名。

韩夫人(白)老爷忠心报国,妾当大义随君。你请披挂,我自有主张。

韩通(白)如此夫人请上,受我一拜。

(唱)此别不知可能见,

韩夫人(唱)为国亡家理当然。

韩通(唱)去穿甲胄难留恋,

(韩通下。)
韩夫人(白)老爷!

(唱)夫妻从此难团圆。

(白)我闻听那赵匡胤挺英雄,人望所归。我老爷起兵拒敌,料难成事。

丫鬟,将众将传至二堂,你去后面将我首饰全行取来。

丫鬟(白)是。

众将齐至二堂,夫人谕话。

(众家将同上,丫鬟下,取钗环上。)
众家将(同白)家将叩见夫人。

韩夫人(白)众将免礼。啊众将,今有赵匡胤兵变陈桥,自立为君。老爷报国,欲敌匡胤。全仗你等奋勇之力。急迫之中,别无犒赏,这是我平生所积钗环首饰,约值千金。付与尔等,以酬勤劳。

众家将(同白)感谢夫人。

韩夫人(白)还有一言告谕尔等。

(唱)周朝养兵恩非浅,

食禄报恩是英贤。

相随老爷将寇剪,

必须奋勇要当先。

嘱咐言语泪洗面,

难顾娇儿哭喧天。

(白)也罢!

(唱)夫妻儿女如掣电,

(白)天哪!

(唱)一死叫他心也安。

(韩夫人自刎下。韩通上。)
众家将(同白)夫人自刎了!

韩通(唱)顶盔贯甲威风显,

众家将(同白)夫人自刎了!

韩通(白)哎呀!

(唱)血染横尸情可怜。

事急忙把尸首掩,

(白)夫人哪!

(唱)愿你灵魂上九天。

(院子上。)
院子(白)禀爷,王彦升带兵围住府门了。

韩通(白)知道了。

(院子下。)
韩通(白)哎呀,我兵未动,王彦升先来围我,好在夫人已死。只是这小小孽子,要他何用,去罢!

(韩通砍,丫鬟、韩子同下。)
韩通(白)众将,开门迎上前去。

(四下手、王彦升同上,会阵。)
韩通(白)呔,王彦升附合匡胤篡逆,何故来劫我府?

王彦升(白)唗,韩通!知时务者呼为俊杰,你莫非不知天心人意,归附赵家!俺奉命晓谕文武大臣,军民人等,各安职业。闻得你要起兵拒敌,故此前来拏你!

韩通(白)唗,王彦升!助纣为虐之贼,有何面目敢来见我!

(唱)府门以外两交仗,

一来一往动刀枪。

两军阵前把话讲,

高叫彦升听端详:

你本周朝一员将,

同保世宗坐家邦。

可怜柴主一命丧,

天数已定龙归沧。

传位幼主山河掌,

子承父业理正当。

陈桥兵变效王莽,

欺寡压孤丧天良。

匡胤也当自思想,

不念结交旧情长。

狐假虎威逞,

狗仗人势起不良。

狼狈为奸罪等样,

通同作弊理不当。

你食禄周朝富贵享,

一臣不保二君王。

只顾你等痴心想,

不怕后人道短长。

纵然一品为首相,

临死终归见阎王。

只顾一时同欢畅,

留得骂名万古扬。

王彦升(唱)勒马停蹄把话讲,

高叫韩通听端详:

我虽保周一员将,

并无二心保朝堂。

幼主难压众人望,

焉能登位坐家邦。

我等血战对谁讲,

翊戴之功付汪洋。

现今之兆乃天象,

二日并出在天堂。

天命人心皆一样,

大数已定也应当。

郭威也是刘王将,

臣篡君位坐家邦。

强逼刘王一命丧,

夺篡江山也不当。

如今检点把朝掌,

豁达聪明胜尧唐。

陈桥兵变人欢畅,

免却军民天下荒。

救民水火一般样,

免避差徭民安康。

自从盘古君开创,

从来有道伐昏王。

江山社稷轮流掌,

怎能永远做帝王。

只有文王仁德广,

八百余年日久长。

列国分争楚为上,

西秦称帝灭周皇。

一代一代把业创,

传流后汉坐家邦。

郭威篡位一命丧,

侄承姑业传柴王。

如今检点为皇上,

你抗天威理不当。

谅你一人把旨抗,

岂不知顺者存来逆者亡。

韩通(唱)一派胡言对我讲,

王彦升(唱)不听良言费心肠。

韩通(唱)老爷看你鸡犬样,

王彦升(唱)好比猛虎食群羊。

(王彦升杀韩通。)
王彦升(白)众将官,人马扎住,待我入朝请功。

(王彦升下,四下手同下。)
【第五场】
(〖牌子〗。高怀德上。)
高怀德(白)俺高怀德。奉命扫除金殿,以候天子登基,那旁已有文武大臣来也。

(陶谷、石守信同上。)
陶谷(念)修成禅诏传天位,

石守信(念)护理宫帏感帝恩。

陶谷(白)下官陶谷。

石守信(白)下官石守信。

高怀德(白)二位请了。

陶谷、
石守信(同白)高将军请。

高怀德(白)俺奉旨安慰柴氏,情愿让位,只是不肯写受禅诏书,如何是好?

陶谷(白)下官早已写成受禅诏书一道,只候新天子登殿开读。

高怀德(白)陶先生修起受禅诏书,要算你是开国第一功也。

(陶谷笑。)
陶谷(白)不敢不敢,亦乃应天顺人之意。

范质、
王溥(同白)音乐嘹亮,新天子驾临也。

(四龙套、赵普、苗训引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念)认得殿前品级石,方知世上帝王尊。

(范质、王溥、罗彦威同上。)
罗彦威(白)臣罗彦威,奉命请得范质、王溥二相国相见。

(范质、王溥同哭。)
赵匡胤(白)相国。

范质、
王溥(同白)臣。

赵匡胤(白)我受世宗厚恩,今被六军逼迫,一旦至此,惭负天地,如何是好哇!

范质、
王溥(同白)如何是好哇?

赵匡胤(唱)曾记得先帝翻书信,

竹简一行写分明。

殿前检点应天命,

因此杀了张将军。

这才换我掌帅印,

此事难瞒二先生。

陈桥兵变有一定,

天机泄漏已数春。

大军逼迫如此紧,

只是难忘先帝恩。

思想及此泪不尽,

(哭头)先帝爷!

范质、
王溥(同哭头)柴世宗啊!

罗彦威(白)呔!不许哭。天下荒荒,我辈无主,今做天子,敢有不遵者,九族尽灭。

范质、
王溥(同白)是是。

罗彦威(白)来,快拜。

范质、
王溥(同白)罢!

(同唱)臣等情愿扶至尊。

(范质、王溥同拜。)
罗彦威(白)这才是啊。

赵匡胤(唱)事已至此难推逊,

二位相国请平身。

范质、
王溥(同白)万万岁!

赵匡胤(白)我虽应天顺人,未奉禅诏,即登大宝,成何事体!

陶谷(白)臣陶谷,早已草就诏书在此。请陛下北面听宣。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范质、
王溥、
陶谷(同白)请驾。

(设香案。)
陶谷(白)诏曰:五季以来,九州崩裂,朕以幼弱,难膺大统。仰瞻天象,俯察民情,咨尔大尉都检点,神文圣武,厚德宽仁,六军拥戴,四海归心。历数昭明,社稷有赖,远法尧典,敬逊尔位为君,其祇顺大礼,飨万国以奉天命。

(赵匡胤拜,收诏。)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范质、
王溥、
陶谷(同白)宣诏已毕,名正言顺,请陛下冠冕升座。

(〖吹打〗,赵匡胤上高座。)
陶谷(白)众臣参拜。

(赵普、苗训、高怀德、罗彦威、石守信、范质、王溥、陶谷同拜。)
陶谷(白)今皇帝以火德王天下,色尚赤,国号大宋,改元建隆元年,颁示天下。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范质、
王溥(同白)万岁万岁万万岁!

陶谷(白)归班。

赵普、
苗训、
罗彦威、
范质、
王溥(同白)啊!

(赵普、苗训、高怀德、罗彦威、石守信、范质、王溥、陶谷分站。)
赵匡胤(白)朕蒙天眷,众卿翊戴,得登大宝,尤宜殊恩。范质、王溥二相国传谕,前宗正官郭玘,敬守周室陵庙,侍奉柴太后。晋封周主宗训为郑王,用申逊德,以昭旷典。

范质、
王溥(同白)万岁。

赵匡胤(白)赵普、苗训草昭,晓谕郡国藩镇,加官进爵,各府州县,赈济穷民。

赵普、
苗训(同白)万岁。

赵匡胤(白)在朝文武翊戴公卿,加升,另有封赏。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范质、
王溥、
陶谷(同白)万岁。

(王彦升腰带韩通首级上。)
罗彦威(白)你来迟了!

王彦升(白)臣王彦升朝贺来迟,死罪,死罪。

赵匡胤(白)卿何故来迟?

王彦升(白)臣奉命晓谕官民,各安职业,韩通不服,起兵拒敌,幸而被臣杀了,是以来迟。

(赵普、苗训、高怀德、罗彦威、石守信、范质、王溥、陶谷同惊。)
赵匡胤(白)啊怎么?韩通被你杀了?

王彦升(白)被臣杀了,首级在此,请主号令示众。

(赵匡胤下位。)
赵匡胤(白)哎呀!

(唱)一见首级泪难忍!

(罗彦威夺首级。)
罗彦威(白)咳你好丧气!

赵匡胤(白)你,哎呀,你好冒失呀!

(唱)偏偏可惜韩将军。

(哭头)韩元帅,韩将军,韩王兄!

(唱)合朝文武俱无损,

可惜将军忠勇人。

曾记三打三结恨,

你有心来我无心。

世事如棋拿不定,

又为同朝一殿臣。

屡次出兵争帅印,

我有情来你无情。

陈桥兵变本不应,

唯怪将军要起兵。

今把忠来尽,

我倒落个篡夺名。

越思越想越悔恨,

(哭头)将军哪!

(唱)再想相逢万不能。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王彦升、
范质、
王溥、
陶谷(同白)万岁!

(同唱)自古死生有命定,

还须保重莫伤神。

(同白)韩通自取其死,何足伤悲?陛下若念旧臣,追封官爵,亦可谓仁至义尽矣!

赵匡胤(白)朕念故旧,不得不哭。念追封韩通为中书令周国公,以旌其忠,尸首赐金井玉葬。

范质、
王溥(同白)万岁!

赵匡胤(白)众官听者:朕予陈桥兵变之时,便有令旨,不许杀害。今王彦升不遵君命,枉杀大臣,武士手!

四龙套(同白)有。

赵匡胤(白)将王彦升推出斩了!

(龙套甲押王彦升同下,龙套甲上。)
高怀德、
石守信(同白)刀下留人!

臣启万岁:王彦升枉杀,法应当斩,念在建国之初,乞求原赦。

赵匡胤(白)建国之初,更要赏罚严明,卿等不须保奏。

高怀德、
石守信(同白)陛下。

高怀德(唱)本是建功反送命,

石守信(唱)只恐将士寒了心。

罗彦威(唱)开国之初要喜庆,

岂可执法斩功臣。

(白)罗彦威启奏:王彦升有翊戴之功,今若斩之,将士寒心,望乞恩赦。

赵匡胤(白)翊戴之功,众人皆有。若人人不遵法令,何以立我为君?不必保奏,退下!

罗彦威(白)啊,好个负心的天子啊!

(唱)众将同心齐归命,

单单斩了王彦升。

兔死狐悲珠泪滚!

高怀德(哭头)王彦升!

石守信(哭头)王将军!

高怀德、
石守信(同唱)我等作了昧心人。

可叹为国反丧命!

陶谷(哭头)我那难得见的兄啊!

范质、
王溥(同哭头)我那屈死的韩将军!

赵匡胤(哭头)王彦升啊韩令公!

(众人同哭。)
赵匡胤(唱)二人送命都为朕,

不伤心处也伤心。

本待饶恕恐议论,

国法无私赦难行。

马谡之才只任性,

斩他何能怨孔明?

况且杀命来抵命,

此心也可对鬼神。

高怀德(唱)王彦升汗马功劳成画饼,

石守信(唱)王将军莫想凌烟标姓名。

罗彦威(哭头)我那难得见的王兄啊!

(唱)看来我们难救命,

范质、
王溥(同哭头)韩元帅,韩将军!

(唱)忠勇何处去招魂!

赵匡胤(白)叫朕好难哪!

(唱)斩者应斩理当应,

死者已死又难生。

代天执法无私病,

哭坏当殿君与臣。

(陶谷笑。)
陶谷(唱)哭死哭活哭混沌,

有理未曾说分明。

(白)臣陶谷启奏。韩通不服朝命,起兵抗拒,王彦升若不将他扑灭,必致朝野滋漫。不但陛下不能安然登基,抑且六军性命不保。

罗彦威(白)好哇。

陶谷(白)交战之际,我不杀人,人必杀我,生死相关,岂能忍让?王彦升所杀韩通,实乃不得已而为之。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王彦升、
范质、
王溥(同白)着啊!

陶谷(白)陛下睿智聪明,岂可学那汉高祖含泪斩丁公,遗讥后世?乞赦王彦升,方是正理。

罗彦威(白)好说,得明白,真好口才。

赵匡胤(白)哎呀,如此说来,王彦升有了生路了。

(唱)陶谷之言高凡论,

两厢斗杀可原情。

(白)陶谷所奏,甚是明白,朕今赦却王彦升,众官以为如何?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范质、
王溥(同白)陛下尧舜之心,臣等感恩不尽。

赵匡胤(白)将王彦升放转。

罗彦威(白)呔!圣旨下,将王彦升放转。

(王彦升上。)
王彦升(白)谢恩,谢恩。

王彦升(白)谢万岁不斩之恩。

赵匡胤(白)众臣保奏,暂且饶恕。各官俱有封赏,唯尔终身不得节铖,不加重用。

罗彦威(白)够了,够了。

王彦升(白)谢万岁。

赵匡胤(白)几载干戈,今见太平。光禄寺大摆筵宴,庆贺厥功。罚令王彦升值席谢罪。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范质、
王溥、
陶谷(同白)臣等把盏,庆贺国家,圣寿无疆。

(〖吹打〗。众人同坐,赵匡胤首坐。)
赵匡胤(念)欲将杯酒酬勋策,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王彦升、
范质、
王溥、
陶谷(同念)从此山河见太平。

(画眉序牌。)
赵匡胤(白)众卿听着,朕非卿等,贵不及此。然为天子,亦大艰难。坐于其上,兢兢业业,殊不若为节度使快乐。然居此位者,谁不欲之?卿等何以教我?

(赵普、苗训、高怀德、罗彦威、石守信、王彦升、范质、王溥、陶谷同惊跪)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王彦升、
范质、
王溥、
陶谷(同白)陛下何出此言?今天命已定,谁敢异心?

赵匡胤(白)卿等固然忠心扶朕,其如麾下兵将,欲图富贵,一日又将黄袍加卿之身,你们虽然不为天子,岂能免也?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王彦升、
范质、
王溥、
陶谷(同白)哎呀!臣等愚不及此,乞求陛下哀怜,指示全身之路。

赵匡胤(白)卿等平身,听朕指示。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王彦升、
范质、
王溥、
陶谷(同白)是。

赵匡胤(唱)人生世上心难尽,

白驹过隙快光阴。

贪图富贵却为甚,

不过金银留子孙。

不如趁此卸帅印,

解卸兵权做纯臣。

官封极品为藩镇,

歌童舞女乐天真。

大家欢乐为媒证,

朝廷世代结婚姻。

上下相安无疑病,

君君臣臣享太平。

国家必然风雨顺,

尧天舜日锦乾坤。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王彦升、
范质、
王溥、
陶谷(同唱)陛下仁至又义尽,

保全功臣得重生。

(同白)感蒙陛下深恩,念及臣等至此,所谓生死而肉骨也。臣等即罢兵权,各就藩镇。

赵匡胤(白)卿等既愿解卸兵权,真乃国家之福。俱各加封侯爵,与国同休。

赵普、
苗训、
高怀德、
罗彦威、
石守信、
王彦升、
范质、
王溥、
陶谷(同白)万万岁。

赵匡胤(白)退班。

(唱)从来开基聚英贤,

汉家三杰尽含冤。

光禄寺大摆功臣宴,

今朝杯酒释兵权。

(〖牌子〗。赵匡胤、赵普、苗训、高怀德、罗彦威、石守信、王彦升、范质、王溥、陶谷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