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6 月 18th, 2024

童家班梨园界的传奇家族

admin

10 月 21, 2023 #京剧剧目

 

在近代京剧史上,家族式戏班是一道十分独特的风景,以童芷苓、童祥苓等为代表,由童家兄弟姐妹组成的童家班更是梨园界的一朵璀璨奇葩。

2019年,恰逢童家班成立80周年,《可凡倾听》采访了童寿苓、童葆苓、童祥苓、童强、童小苓以及其他与童家班有过密切关系的人物,全方位地呈现童家班的故事,以此纪念这个京剧史上的传奇家族,致敬那些曾经为京剧事业奋斗一生的艺术家们。

童家五虎风生水起

相比其他的家族戏班,以童侠苓、童寿苓、童芷苓、童葆苓、童祥苓兄妹五人为代表的童家班,似乎更具传奇性。因为童家原本是书香门第而并非京剧世家,这在格外讲究传承的梨园界是个异数。

童家五兄妹的父亲童汉侠毕业于天津政法学院,母亲陈倩颖毕业于天津女子师范学院,夫妻俩都从事教师职业,是典型的书香门第,与梨园行并无渊源。不过,他们酷爱京剧,耳濡目染之下,孩子们也从小成了戏迷。对京剧的兴趣,加上家道中落经济拮据,1932年,12岁的童寿苓与10岁的童芷苓率先进入北平中华戏曲专科学校,正式开始学戏。

1947年童家班合影

   学戏一年后,11岁的童芷苓首次登台演出《女起解》,一鸣惊人。不久,她又与二哥寿苓合作了《武家坡》,同样大获好评,显露出非凡的艺术才华。经过几年的刻苦学习和舞台历练,到十五六岁时,童芷苓已然成为走红津门的名角,拥有了大批拥趸。有了这样一个成功的榜样,童家最小的两个孩子——童葆苓和童祥苓也先后学戏,走上了专业道路。

童祥苓是童家班年龄最小的成员,年已古稀的他仍时常登台,宝刀不老。童祥苓回忆:我父亲是天津政法学院毕业的,也是最早一批的同盟会会员。旧社会,一般有文化的人是不愿意学戏的。但我父亲很开明,而且父母都喜欢文艺,这样就影响了我的姐姐。那时候芷苓爱戏,而且家里经济不好。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她进了戏班,进了梨园。

童葆苓大概是十二三岁登台。姐姐芷苓给我化妆、贴片子,弄完之后赶快就上台了。我一开始很紧张,结果上台后也不害怕了,也没忘词,就那么唱下来了。亲戚朋友都在后台等着,说瞧,她多像芷苓的小一号。童葆苓说,之后她的外号就叫小一号了。

有童芷苓这样的当红名角领衔,加上其他几位兄弟姐妹辅助,童家拥有了挑班自立的资本。1939年,童汉侠正式组建起了家族戏班,取子女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命名为苓社,也就是俗称的童家班。从此,中华大地上少了一个书香门第,却多了一个不平凡的梨园之家。童家五虎在日后的京剧界风生水起,大有作为。

戏台上要有德

一个成功的梨园班社离不开挑梁的名角,在童家班,童芷苓与童祥苓无疑是最出名的角儿。他们一个是天赋异禀、少年成名的坤伶皇座,一个是打虎上山、气冲霄汉的杨子荣,姐弟俩的明星效应令童家班这块金字招牌熠熠生辉。

京剧名角孙正阳曾这样评价童芷苓:童芷苓老师最大的特点就是好学。四大名旦她都学,后来也成就了她自己的童派。唱做念打她都能掌握,而且在唱的方面,集中了四大名旦的唱腔。

1939年,17岁的童芷苓拜师荀慧生,1947年又成为梅兰芳的,同时她也学习程派、尚派,由此开启了兼收并蓄、博采众长、不拘一格、自成一家的艺术风格。

上世纪40年代,各路名角抢滩上海。童芷苓、言慧珠、李玉茹是最有票房号召力的三位坤旦,被誉为海上三明珠。除了京剧,童芷苓也大胆跨界,涉足话剧和电影,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曾出演过《夜店》《歌衫情丝》《粉墨筝琶》《女大亨》等一系列影片,多才多艺,游刃有余。

上世纪60年代,中断了童芷苓的舞台生涯,童家班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磨难。当一切回到正轨之后,童芷苓已年过半百,最好的年华已然逝去。但为戏而生的她凭着惊人的毅力,迅速恢复练功排戏,不仅没有一蹶不振,反而更上层楼。改革开放后,童芷苓与孙正阳合作的《铁弓缘》,与俞振飞、刘斌昆合作的《金玉奴》,以及她率领童家班创排的新编戏《王熙凤大闹宁国府》等一系列剧目,都成为京剧史上的经典之作。

上世纪70年代末,童芷苓与妹妹葆苓合演了经过创新改编的《樊江关》,童芷苓饰演薛金莲,童葆苓饰演樊梨花。姑嫂比剑一场,她们省去了一些程式化的表演,强化了真实感。同样经过童芷苓大胆创新而令人眼前一亮的,还有《宇宙锋》中装疯一场。包括梅先生在内,过去的演法都是赵艳容下场脱帔并改换妆容,而童芷苓的演法与众不同,她全程不下场,脱帔、改妆全部在舞台上一气呵成。

  童芷苓与妹妹童葆苓

一个演员,戏台上要有德,这是我姐姐说的。童祥苓说。

和姐姐童芷苓一样大红大紫的,还有童祥苓。工老生的他初学余派,后来又拜马连良、周信芳为师,因此余派、马派和麒派剧目他均能驾驭。由于业务能力突出,1965年,童祥苓被选中,出演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中的侦察英雄杨子荣。他也因此而成为那个特殊年代里,唯一一位坚守在舞台上的童家班成员。

故事并没有落幕

关于童家班,有这样一种生动形象的说法:童芷苓犹如领头的大雁,张开羽翼奋力向前;而童侠苓、童寿苓、童葆苓和童祥苓则是紧随其后的群雁。各位成员也是各有千秋、各司其职,共同成就了苓社这样一枝芬芳四溢的梨园奇葩。

童祥苓演唱京剧《智取威虎山》选段

生于1929年的童葆苓,受姐姐影响自幼学戏,工花旦、刀马旦,后拜师尚小云,得其亲授。每当芷苓外出时,童家班便由葆苓挑梁,独当一面。1954年,童葆苓嫁给了话剧皇帝石挥。石挥也是一位京剧票友,还会拉京胡,因此与童家兄弟姐妹打成一片。

二哥童寿苓初学老生,后因倒仓而改小生,师从姜妙香。他既是童家班早期的主力演员,又是妹妹芷苓的御用保镖。大哥童侠苓文化程度最高,他念过大学,后来也师从姜妙香学习小生,又去北京进修了编导专业,成为童家班的智囊。遗憾的是,童侠苓壮志未酬便英年早逝,年仅46岁。

随着童家兄妹纷纷成家立业,童家班也在不断发展壮大。童家班增添了两位优秀的女演员:童侠苓的夫人、老旦名家李多芬,以及童祥苓的夫人、梅派青衣张南云。在《杜十娘》《尤三姐》《武则天》《王熙凤大闹宁国府》等新编剧目中,他们都是全家上阵,通力协作,各展所长。

童家的下一代也继承父辈衣钵,走上了京剧道路。童芷苓的女儿童小苓在美国从事服装设计工作,多年以来,她始终坚持传承和推广童家班的京剧艺术,每年至少举办一次专场演出,再现母亲当年的经典剧目。而童侠苓之子童强则几十年如一日坚守在教师岗位上,培养出了蓝天、王珮瑜、傅希如等一大批京剧人才。

艺术只有不断地创造,才有生命力。只继承、模仿,那是越模越没,最后只是一个录音机或者录像机。童祥苓说。

1990年,童芷苓被查出罹患癌症。童葆苓回忆:她生病后我常去看她。这时候她还惦记戏,她这一生就是投入在戏里。因为我也老了,唯一还在演出的就是祥苓了。所以她跟我说,祥苓除了排新戏以外,最好还能够恢复一点传统戏。她的意思是,传统戏很有历史意义,好多过去我们演过的戏现在都看不到了,最好能够恢复一些,经过整理和修改,把传统的好剧目传给下一代,传给年轻人。

童芷苓的离去,仿佛也带走了童家班近半个世纪的璀璨光华。然而童家班的故事并没有落幕,童氏家族的成员们仍然在用各自不同的方式,传承着童家班的精神,延续着童家班的血脉。(来源:宋韵京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