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5 月 25th, 2024

抽风词组京剧战樊城打呼噜剧本来了

admin

10 月 22, 2023 #京剧剧本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就是京剧《战樊城》的剧本唱词!

角色

我扮演的是伍员,还有我哥哥伍尚。还有费无极、伍奢、鄢将师、武城黑、家将和家院。

剧情

故事开始于楚平王被费无极的谗言所蒙蔽,误信了伍奢的坏话,将他囚禁。楚平王还命令我和哥哥前去京城,想方设法杀死我们兄弟。我发现信件有问题,阻止哥哥前往。但是哥哥不听,前去京城后被杀。楚平王又命武城黑带兵进攻樊城,想要抓捕我。我和武城黑对抗,最后只好弃城逃亡。

京剧《战樊城》剧本唱词

  <div我在第一个场景中扮演伍员,和哥哥伍尚一起上场。我们念了一个唱词:“边外狼烟靖,共享太平春”,同时家院出现,我们一起问她有什么事。正巧鄢将师也出现在场上,它喊出“马来”的话语,我们便恭敬地听从哥哥的命令去伺候他。事实上,我们这时对于父母在京城的安危还是很挂念的。我来到了樊城,敲门询问家院是否有人听事。家院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回答说我是下书人,求见二位老爷。家院让我稍等,我耐心等待并听不远处伍尚和伍员的对话,他们吩咐书先进,人落后,家院也同样告诉我书先进,人落后。当我被允许进入后,他们告诉我有父母来信,让我和他们一起拆信观看。和伍尚一起拆信后,我们发现是父母来信,他们喜出望外地念着信中的内容。伍尚念到“未曾拆书泪先淋,书上相逢父子情。平王思念临潼会,加封犒赏有功臣。外加走“之”书后存,骏马“十匹”少留停。看罢了书信喜自胜,哈哈!”,说着笑了起来。我听着他高兴的声音摇了摇板,但看到信中逃走二字,就沉思不语了。我问伍尚这是什么意思,他却说他不太懂。当我看到父母来信中出现了“逃走”二字,我觉得非常奇怪。这似乎藏着什么阴谋。我问伍尚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词,他说让书人来问问清楚就行了。于是我们唤下书人,叫着鄢将师。他进来后向我们行礼问好。我们没说什么,只是让他走了。我突然想再问问他名字,于是叫住他,“你叫什么名字?”他回答,“小人名叫鄢将师”。这让我想到他是相府的新进。我问了下书人鄢将师,他说已经在相府工作了很久。我又问起了太老爷和太夫人的情况,鄢将师回答他们都很健康。我接着问他为什么要调我们前来,他却给我一个加官授爵的回答。我高兴地笑了起来,伍尚也表达了他的喜悦。我们说了些笑话,然后让鄢将师去外面等候。我和伍尚又感叹了一下官场的险恶。我对伍员说话太过激烈,于是被哥哥批评并引用了古人的故事,讲述文王被囚的经历。然而,我认为现代人和古人是不可比较的。我转而谈论到现在这个时代,如果我得到加官晋爵的消息,应该会收到圣旨并被送到樊城。如果父母发来书信,那这个消息就会更加真实可信。我在看到家书后稍微想了一会,发现信中有“逃走”两个字。我深怕一不小心陷入陷阱,到时候就算有翅膀也难逃脱。于是我下定决心留在樊城,做一个忠孝两全的人。哥哥伍尚听了我的话,暗自思量了一会儿,然后说只让我一个人前往京城。可是我还是不放心,坚持要派家将随行。我决定跟随哥哥前往京城,要侍奉鞍马一路上。哥哥伍尚同意了我的请求,让家将唤来命令他跟随我。家将自称是英雄好汉,站在我们面前问有何差遣。我告诉他,要他跟随我,一路侍奉鞍马,如果有任何不测情况,要立刻报告我。家将遵命,但不知道哥哥几时起程。哥哥伍尚告诉他,立刻起程。我让家将备好马,家将遵命离开了。哥哥伍尚说要换一件新衣服,他把乌纱顶摘下来,换掉了紫罗兰色的衣服。他叫家将在马厩外等着,等我准备好就出发。我要求看看酒,家里拿来了一瓶酒,叫家将和鄢将师也一起喝。我弟兄两个一起来和我饯行,我们要登山涉水,一起前往京城。我现在很安稳,虽然月亮还没有落山,我却已经开始踏上了去都城的路程。如果全家人一起欢庆,我一定会回家去看看我的父母,问问他们是否一切安好。如果家门遭到不幸,我弟弟伍员肯定会为我复仇。但是,我不敢“逃走”,因为我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我兄长喝完了一杯酒,祝福我们一路平安,早日到达京城。 p=”” 故事至此结束。<=”” 我欣喜若狂,喜极而泣,终于将敌人击退。然而,在庆喜逃脱了天罗网之后,我痛失家将一命。我无比悲痛地大声呼唤着父亲、兄长和父母的名字。=”” 伍员向前冲来的敌人喊话,问武城黑军队将领要去哪里。武城黑告诉我们,他奉命前来逮捕我并将我带赴京城受审。我认为这纯属胡言乱说,于是决定放马奔向他。我们打了起来,武城黑最终失败并败走。我追着他,直到他败逃。我看到武城黑追来了,决定停下来,准备开弓射箭。武城黑看见了我的动作,也迅速跟进。我紧张地拉紧了弓弦,准备释放这只箭。最终,箭射中了武城黑,并使他败退。=”” 伍员化戎装上阵,敲响了战鼓,领导了我们的军队冲到了最前方。他抬起枪,带着马儿冲到队头,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在家院里,我得知武城黑的军队已经进城了。这场战斗即将展开。我点头表示理解了伍员的话,决定亲自率领兵士出城与武城黑的军队抵御。我在家将的帮助下备好了丝缰,自己也上了马。四个白龙套从两侧分开,伍员准备上马,四个白龙套也一同出城。当四个白龙套引着武城黑军队冲上来时,我们迎战了过去,并组成了战斗阵型。=”” 家将向我解释,说武城黑统领军队前来捉拿我,并将我送到法场受审。我暴跳如雷,恨不得一骑绝尘,回头痛骂费无极和楚平王的奸党。我决定动员自己的兵将,与他们决一死战。=”” 这一切太令人心痛了。。。我再次大声呼唤着父亲、兄长和父母的名字,泪水无法止住地满溢而下。我问家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再次告诉他,太老爷和大老爷已经被问斩金阶。伍员几乎要崩溃了,他喊叫着父亲和兄长,两行泪水滑落他的脸颊。=”” 在樊城,我看到伍员闷坐着,神情不宁。突然,一位家将上来报告,太老爷和大老爷已经被问斩金阶。我看着伍员,告诉他这个坏消息。伍员惊讶地问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继续进行任务,四个龙套和武城黑一同上场。武城黑念着诗句,突显他的横行霸道和丧尽天良。我是武城黑,奉了平王的旨意,前往樊城捉拿伍员,带回京城受审。众将官都答应了我的命令,我们迅速起兵前往樊城。=”” 突然间,家将上来报告,太老爷和大老爷已被问斩金阶,我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罪。也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吧。=”” 我领旨出去后,四校尉和费无极也立即跟着走了。这场审讯的残暴和黑暗,让我无法释怀。在这种情况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追随命令,将任务完成。=”” 四校尉和费无极一同离开,最后我看到他向楚平王上殿,并开始奏本。我深深地明白了这场审讯的黑暗与残酷,现在我只能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政治的交易。当费无极向楚平王上殿奏本时,他把伍员镇守樊城的罪名再次提到了议程上。楚平王命令武城黑带领三千人马前往樊城,将伍员捉拿回京接受审问。同时,他下令我带领四十名校尉抄杀伍府,以示惩罚。=”” 四校尉的表情平静,只有二校尉像是有些压抑。最后我听到二校尉说:“斩首已毕。”费无极也起身离开了,但在他走之前,他提到了伍员镇守樊城。他趁机向楚平王进谗,要将他也陷入困境。=”” 费无极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回应。这场沉闷的审讯,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官场的黑暗和残酷。我看到伍奢和伍尚被带走时,恨不得踹他们一脚,让他们下地狱受罚。父子们哭得肝肠寸断,我也跟着悲伤起来。=”” 伍尚听到父亲的话,也开始唱起西皮摇板。他哭着抱怨他的牙齿被伍奢咬坏了,大骂费无极是狗肺。他说,伍家与费无极没有过节,我们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苦难呢?=”” 虽然伍奢和伍尚被绑在一起,但他们的命运却是不同的。经过楚平王下的命令,伍尚和他的父亲被斩首,而伍奢则活了下来。我被问到伍奢和伍尚的罪名,他们为什么会被带到金阶。伍奢听到我的名字后大叫“儿呀!”,开始唱起西皮快板。他说,我们只是为了迎亲赴礼,费无极这个奸贼要害我们,故意把金顶轿改成银顶轿,让无祥女(伍奢的妻子)跌倒,换上马裙钗,导致我和儿子都被捕,而他本人却无罪释放。=”” 伍尚听到父亲的声音,马上叫了一声“爹爹”。他哀求父亲不要怪他,说如果有机会看到书信,他就会过来找父亲。=”” 接下来,四校尉和费无极走向舞台主角处。费无极向皇帝高声报告:我们发现了伍尚擅自进城探视父亲的事情,请陛下下达裁决。楚平王很生气,下令伍尚和他的父亲斩首。为了逃避惩罚,我和四校尉把伍奢、伍尚带到了法场。伍奢抱怨伍尚把他的牙齿咬断,还大骂他是无知的奴才。因为伍尚逃跑了,导致他们两个现在要一起受罚。=”” 接下来是四校尉和费无极的表演。费无极默念着要如何处置伍家,在那里头奔波行走,思索该如何出谋划策,计划千百种,并不是用长刀刺杀,而是用武力。这个时候鄢将师出现了,向费无极汇报工作,告诉他伍尚已经去了京城,而伍员则留守在樊城里。费无极好像很满意,然后就问起了关于樊城下的书信有什么进展。我一直在听费无极和鄢将师的谈话。费无极要求给了伍尚一个假期,他可以进监探视自己的父亲。但突然,费无极对四校尉说,趁机“参一个本”(即参奏一件事)。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他们抓住了伍尚的话柄了。=”” 我现在跨上金边马,披星戴月地奔向家门。弟弟伍尚已经离开了。我上马的时候,两眼泪汪汪的,让人又难舍又难分。眼睛流泪却又看到别人眼睛流泪,心中如断肠人送断肠人一般痛苦。如果不幸发生什么事,我会带着家族杀入皇宫。但所谓吉凶命运难以预料,我只有在樊城等待消息。我和家里的人一起上场了。(鄢将师、家将、伍尚都在场)伍尚唱了一首西皮流水板,唱着无论路途崎岖,只要有青山绿水为伴,他就不会感到孤独。但现在,他很急切地要回家,去照顾他的父母。=”” 伍尚很快将酒樽接过来,转过身来感谢神灵。我对我的聪明弟弟非常佩服,但是我更希望我们都能平安到达京城。我们家门前一片吉祥,我特地去看了父母一面,问问他们是否安好。如果不幸家门被冤枉,我就会成为家族的报仇人!=””></div我在第一个场景中扮演伍员,和哥哥伍尚一起上场。我们念了一个唱词:“边外狼烟靖,共享太平春”,同时家院出现,我们一起问她有什么事。正巧鄢将师也出现在场上,它喊出“马来”的话语,我们便恭敬地听从哥哥的命令去伺候他。事实上,我们这时对于父母在京城的安危还是很挂念的。我来到了樊城,敲门询问家院是否有人听事。家院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回答说我是下书人,求见二位老爷。家院让我稍等,我耐心等待并听不远处伍尚和伍员的对话,他们吩咐书先进,人落后,家院也同样告诉我书先进,人落后。当我被允许进入后,他们告诉我有父母来信,让我和他们一起拆信观看。和伍尚一起拆信后,我们发现是父母来信,他们喜出望外地念着信中的内容。伍尚念到“未曾拆书泪先淋,书上相逢父子情。平王思念临潼会,加封犒赏有功臣。外加走“之”书后存,骏马“十匹”少留停。看罢了书信喜自胜,哈哈!”,说着笑了起来。我听着他高兴的声音摇了摇板,但看到信中逃走二字,就沉思不语了。我问伍尚这是什么意思,他却说他不太懂。当我看到父母来信中出现了“逃走”二字,我觉得非常奇怪。这似乎藏着什么阴谋。我问伍尚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词,他说让书人来问问清楚就行了。于是我们唤下书人,叫着鄢将师。他进来后向我们行礼问好。我们没说什么,只是让他走了。我突然想再问问他名字,于是叫住他,“你叫什么名字?”他回答,“小人名叫鄢将师”。这让我想到他是相府的新进。我问了下书人鄢将师,他说已经在相府工作了很久。我又问起了太老爷和太夫人的情况,鄢将师回答他们都很健康。我接着问他为什么要调我们前来,他却给我一个加官授爵的回答。我高兴地笑了起来,伍尚也表达了他的喜悦。我们说了些笑话,然后让鄢将师去外面等候。我和伍尚又感叹了一下官场的险恶。我对伍员说话太过激烈,于是被哥哥批评并引用了古人的故事,讲述文王被囚的经历。然而,我认为现代人和古人是不可比较的。我转而谈论到现在这个时代,如果我得到加官晋爵的消息,应该会收到圣旨并被送到樊城。如果父母发来书信,那这个消息就会更加真实可信。我在看到家书后稍微想了一会,发现信中有“逃走”两个字。我深怕一不小心陷入陷阱,到时候就算有翅膀也难逃脱。于是我下定决心留在樊城,做一个忠孝两全的人。哥哥伍尚听了我的话,暗自思量了一会儿,然后说只让我一个人前往京城。可是我还是不放心,坚持要派家将随行。我决定跟随哥哥前往京城,要侍奉鞍马一路上。哥哥伍尚同意了我的请求,让家将唤来命令他跟随我。家将自称是英雄好汉,站在我们面前问有何差遣。我告诉他,要他跟随我,一路侍奉鞍马,如果有任何不测情况,要立刻报告我。家将遵命,但不知道哥哥几时起程。哥哥伍尚告诉他,立刻起程。我让家将备好马,家将遵命离开了。哥哥伍尚说要换一件新衣服,他把乌纱顶摘下来,换掉了紫罗兰色的衣服。他叫家将在马厩外等着,等我准备好就出发。我要求看看酒,家里拿来了一瓶酒,叫家将和鄢将师也一起喝。我弟兄两个一起来和我饯行,我们要登山涉水,一起前往京城。我现在很安稳,虽然月亮还没有落山,我却已经开始踏上了去都城的路程。如果全家人一起欢庆,我一定会回家去看看我的父母,问问他们是否一切安好。如果家门遭到不幸,我弟弟伍员肯定会为我复仇。但是,我不敢“逃走”,因为我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我兄长喝完了一杯酒,祝福我们一路平安,早日到达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