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5 月 25th, 2024

颜星鹏二进宫唱段是行书京剧言派国雀

admin

10 月 22, 2023 #京剧剧目

他有着英俊的外表、台风般的光芒、甜美的歌声。 当我第一次看到他唱歌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被他的歌迷束缚住了。 这是2019年12月初的一天,网友“最热门一帆风顺”在“京剧之家(易)上发布了尚长荣、严星鹏演唱的传统京剧《二进宫》《千年》群)“群请不要急进冷宫”,出于爱好,我忍不住指出来。 没想到这一点点燃了我大脑中的一根神经,也点燃了京剧圈子里另一个对我的崇拜者。

我对尚长荣先生有所了解。 他是我国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 曾担任两届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艺术桂冠众多。 其中形成了古朴浑厚、饱满流畅的演唱特点。 至于颜星鹏,我只知道京剧有“颜派”,创始人颜巨鹏,其余的一无所知。

看完《二进宫》中的对唱,我立刻在百度上搜索了“颜星鹏”这个词条。 这才知道,他1953年出生于上海,是颜艺派第三代掌门人,前“四少”之一颜巨鹏的嫡孙,北平名家的儿子。歌剧大师严少鹏、张少楼。 曾获首届全国京剧青年演员电视大赛最佳表演生第一名,被誉为“第一生”。 荣获第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中央电视台戏剧电视盛典“飞天奖”。 全国优秀歌剧电视演员一等奖获得者、“亚洲最佳杰出艺术家金奖”获得者。

难怪颜星鹏有这么大的魅力。 原来他出身名门望族。 我终于松了口气,然后愉快地观看了他在《二进宫》中的原创表演。 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由于剧情的需要,并没有像无伴奏伴奏那么随意,所以这首无伴奏伴奏越看越有趣,以至于可以在观看过程中反复观看。午休时间或晚上睡觉前,一次四五次。 ,甚至七八遍,粉碎了绍兴话“好戏唱三遍,好话说三遍”。 连续听了两个月严星鹏的演唱,我越来越感觉这首《二进宫》是歌手无心创作的行书作品,是一部条理清晰、优美的行书作品。 。

说颜星鹏的《二进宫》唱段是行书作品一点也不牵强:京剧与书画本来就是一对姐妹艺术。 有“百年戏班”之称的浙江京剧团演员宋宝罗先生边唱戏边画鸡,“戏画”合二为一,浑然一体,融会贯通,出神入化,成为杰作。 如今,颜星鹏凭借深厚的艺术功底,成功地在舞台上写下了一部行书作品。 这幅行书是从他丰富而富于表现力的眼睛和细腻坦诚的表情,加上完美的姿势和手势而画出来的。 这样的写作从未停止过。 即使在唱歌和听的过程中,他也在不断地写作。 其中,直到最后两人合唱“分别站在掀背车里”,这一笔才完美结束。

说言星鹏的《二进宫》咏叹调是行书作品,来源于他的三分球打法。 他清楚地掌握了兵部杨侍郎的心理活动,并且表演得非常出色。 演唱《绝代忠心不能天长地久》时,他前半句竖起大拇指,后半句低下眼帘、摇头摆手,淋漓尽致地表达了“无比的忠诚不能天长地久”的无奈和感叹。不持久”。 这样的表达方式在这首咏叹调中随处可见。 颜星鹏经常在一首唱段中出现多个表情和动作,足以看出他的戏精深度和演技。 否则,王羲之的《兰亭序》怎么会如此自然、多变呢? 不然的话,颜真卿手腕上的《给侄子手稿》怎么可能精力充沛,一气呵成?

据说,颜星鹏的《二进宫》咏叹调是行书作品,究其原因,是因为他的演唱从头到尾都是平静、从容的。 注意他唱歌的开始,他总是在走的最后一步举起麦克风,不像一些演员在清唱时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等待过渡结束才张口。 其冷静程度甚至比他的原唱(彩唱)还要差。 虽然彩唱有其颜值和表演的优势,但原唱是一个孤立的歌手,没有近距离的接触,不需要太多的表演技巧,也不携带麦克风,所以我很欣赏这种极大的自由。 您可以随意增加表演的难度。 当尚先生唱出只有8个字、没有拖长音的《开国将军走在前面》时,严行鹏就规规矩矩地走在他的身后,从尚先生的左边走到了右边。 一边,然后从容地唱起《兵部杨侍郎继之》。 当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颜星鹏的危险:万一他走不到“终点”怎么办? 那效果就不一样了。 这种情况,不正像书法家从容不迫的书写状态吗? ! 看着这样的状态,何尝不是一种审美的享受呢? !

说言行鹏的《二进宫》咏叹调是行书作品,更多的是因为他天生优美的嗓音——清亮动听,带着甜美,甜美带着磁性。 这也和他后天的家庭影响有关,跟父母学习艺术,接受正规训练,后来学习舞蹈艺术,学习越剧,进入电影拍摄,吸收了很多艺术精华。 这些都在这首歌唱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他的声音多变,时而清澈明朗:“我只是当了兵部侍郎,永远不会结束”,他的声音悠扬悠长,充满北京味; 这似乎是一种美声唱法; 有时又表现出悲伤:“我如鱼闯千层网”,让观众与颜星鹏产生共鸣。 而他的《千岁爷保学子平安》,前面的《千岁爷》唱得甜美醉人,而后面的歌词则显得悲伤感人,足见他转调快、变化快。他的声音符合情节的需要。 自由的表达展现了艺术大师非凡的才华。 这种形式上的变化和表现上的随意性,恰如一位书法家构思巧妙,布局得体,规矩严谨,气势连贯,行云流水,自由奔放,深思熟虑。

“飘若游云,矫若惊龙”。这语出自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容止》。其大意是:飘逸得像天上的游云,矫健得如惊起的蚊龙,移用于言兴朋创作的这幅行书作品,似乎最贴切不过了。                     (2020年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