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6 月 19th, 2024

京剧名家杜鹏:梨园才俊鹏程万里

admin

10 月 27, 2023 #京剧名角

人物简介: 杜鹏,1963年12月6日出生于昌乐梨园世家,是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曲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杜鹏的母亲阎宗玲曾说:“我有三个儿女,都是在昌乐生、昌乐长,是昌乐这块宝地哺乳、培养、教育了他们。”杜鹏妻子王蓉蓉是我国首届京剧表演专业的大学本科生,又是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的研究生,是中国戏剧“梅花奖”的获得者。这对梨园伉俪,一位是马(连良)派、一位是张(君秋)派传人,在艺术实践的问题上有着共同的事业理念与追求。如今,他们既是当今京剧舞台上的佼佼者,又是为京剧表演人才培养而辛勤耕耘的园丁。

他6岁登台,12岁考入山东省戏曲学校。在他的同窗邹德旺印象中,杜鹏每天都两点一线出入于练功房与宿舍,老师力赞:“这孩子就是为京剧而生,天生的老生胚子。”1990年杜鹏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以优异成绩留校任教,邹德旺说用“不食人间烟火”来形容他也不为过。执教之余,他以勤勉、好强、专注的精神和高超的艺术功底活跃于京城的剧场,成为广大群众认可和京剧界看好的青年余派老生代表人物。

1999年,杜鹏毕业于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师从王世续、谭元寿、李甫春、杨韵青、叶蓬、梁庆云等名师,先后学习并演出了《大保国》《二进宫》《伍子胥》《打鱼杀家》《四郎探母》《红鬃烈马》等正宗传统剧目。那时艺宗余(叔岩)派和杨(宝森)派,算得上是真传实授、严谨规范、基础扎实。正是在这种正规的剧目学习与严格的舞台实践基础上,杜鹏逐步积蓄起了推动自己持续发展的艺术能量。

杜鹏的嗓音条件十分优越,音色甜润,音质纯净,唱腔无论高低疾俆,他均能应付裕如,且讲求韵味的醇厚悠远,令观众听起来极富艺术享受。他的身段边式优美,不仅文戏唱作俱佳,而且近年来罕见于舞台的靠把戏,如《站太平》等,演来也是得心应手。早在1999年,他就创演了新编大型历史京剧《妈阁紫烟》,其出色表演荣获了第六届中国戏剧节最高奖优秀表演奖(国家级)及第七届全军汇演一等奖。他还广涉博学以丰富自身修养,在著名国画家刘继瑛先生指导及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的点播下,习书学画,取得明显成效,他绘就的牡丹、墨荷,笔墨老到,受到内外行一致称赞与喜爱,多次应邀出访北欧、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

在对京剧余派老生派有研究和造诣之后,杜鹏于2011年正式拜师张君秋之子、马连良高徒张学津学习马派艺术,成为马连良大师的再传。就像杨小楼欣赏马连良,马连良喜欢张学津一样,张学津喜欢杜鹏,把杜鹏看做忘年的密友,艺术的知音,认为杜鹏堪当继承马派艺术的重任,对他充满寄托和期待。

拜师后的一年多时间,杜鹏跟随身染重病的张学津进行“抢救式学习”,一部接一部地学戏。张学津即便住院打点滴、卧于病榻之上,依然抓紧一切时间传授徒弟艺术,一招一式甚至就连跪戏都亲自示范。杜鹏见老师如此拼命地掏心窝子教自己,实在于心不忍,每每感动得热泪盈眶。他在课堂上像小学生一样,不敢有丝毫放松,用全部身心去学、去记、去领会。四目相对,目光炯炯,真砍实凿,明明是两个人在台下说戏,竟如同在舞台上表演一般。

师父传授的马派经典戏《赵氏孤儿》,排练一个月,上台就能演。师父用一年多的时间,教了他十二出戏,他留下了师父300个G的珍贵音像资料。2012年7月,杜鹏在长安大戏院举办汇报演出,上演了《李陵碑》《清官册》《四进士》《赵氏孤儿》等几出恩师亲授的重头大戏,告慰老师的在天之灵。

虽初学乍练,但几场演出,杜鹏保持并发挥了其唱功优势,嗓音甜润明澈,韵味醇厚,大腔小调,俱都讲究。《战宛城》是一出武生、武老生“两门抱”的传统骨子老戏,要求演员不仅功夫好,还要会表演。杜鹏授业于武生泰斗王金璐先生,台风和身段大方飘逸,通过烦难的程式技巧,将张绣战败被辱,潜心思考报仇时的激烈内心冲突表现得逼真到位,充分体现了“武戏文唱”的表演风范。他在《赵氏孤儿》中饰演程婴,将自己融入角色之中,着力刻画人物的心理状态和性格气质,由内到外和谐统一,少了些程式化和脸谱化,多了些真实感和亲切感,拉近了古典戏曲与当代观众的距离,引起强烈的共鸣。

“在海外办一场马派京剧专场,扩大京剧在海外影响力。”这是杜鹏此生最大的心愿。八十六年前梅兰芳先生造访美国,让世界记住了梅派,而梅兰芳与马连良齐名,作为马连良的后人,杜鹏想替老一辈人达成夙愿。

马派演员少,世人多有不解,认为最具影响的老生流派走向了没落,并把责任指向张学津。“并非先生吝啬不想传,只是马派老生对人才的要求太高。”杜鹏回忆说,张学津先生在世时,就对马派传承十分着急,如今自己更是深有体会,“京剧难教,而马派最难学,马派老生在身法、步法、眼神、动作等方面对细节的要求非常高,处处靠悟性。”

在京剧界,张学津家世显赫,父亲张君秋为“四小花旦”之一,本人又是马连良得意门徒,肯收杜鹏,只因一句“他基础好”。杜鹏解释说,这也是马派京剧为何难寻传承者的原因,仅这一个条件就能筛掉许多人。

师父张学津当年留下的传承难题,杜鹏眼下也开始犯难了,他坦言自己一直未找到一位条件很好的传人。现在他打破门第之见,无论国内、国外,只要想学马派老生,他都愿意教。但转变这一思想还与多次出访表演的经历有关。

“海外看京剧的热情一点不输国内,尤其是华侨华人,大家是真喜欢,侨胞是真思乡,他们对京剧的捧,让我很受感动。”杜鹏用自身经历回忆说,2002年在芬兰赫尔辛基演出时,当地点了《赵氏孤儿》这出戏,演员们都很担心,当地观众听不懂拗口的念白、唱词,但不曾想看演出的人穿着正式,鸦雀无声地看完了整场表演,最后掌声雷动地向演员致敬。

他感叹道,一个民族传统艺术越纯粹,越能引起世界的研究,因为艺术的本质总有共通,或相互启发的特点,杜鹏不禁想起梅兰芳先生1930年访美演出受到海外的巨大关注,梅派(梅兰芳)与马派在中国京剧行当渊源极深,开创者分列“四大名旦”之首与“四大须生”之首,杜鹏非常希望有朝一日能在海外办一出马派京剧专场,完成马派几代人的心愿。

他俩结婚11年。一睁眼,戏比天大,各自忙活。他俩说:“我们没有磨合期,只有共同的志向,没有其他的要求。对吃,我俩目标一致,填饱肚子就行。”“我们京剧演员,脑子不在吃上。从头到脚的训练,四功唱念做打,五法手眼身法步,全需要时间。”

一天三顿饭,早饭基本不起火,也没出去买过。早餐天天牛奶、面包,要不就冲杯茶,这样最省时间。杜鹏说:“我们家边上有个小卖部,我俩是常客,买得最多的是西红柿和黄瓜,还有鸡蛋、茄子。中午,西红柿黄瓜炒鸡蛋,晚上黄瓜西红柿炒鸡蛋。”

“杜鹏喜欢吃扁豆炖土豆,有时我就给他做一大碗摆在他面前。我想我俩当天晚上和明天中午的菜就全都有了。没想到,他当天晚上就全都给吃光了。后来,我学机灵了,做好后,把明天吃的预先留出来,免得明天又要现做。”王蓉蓉说。

“杜鹏在学校当老师,这么多年他并没有放弃表演,这也是很难得的。现在,按说再上台演出已经很吃力了,但他应对自如。”王蓉蓉透露,在家里,他们经常互相说戏。“京剧是一门综合的艺术,对唱念做打各个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观众喜欢我,可能是因为我在某一方面做得比较好,但是另一方面可能就是我的不足。他是老师,挑我的毛病挑得可准了,会全面地给我挑毛病,并且会很不客气地给我提出来。我在舞台方面的一些经验也会多和他交流。”

王蓉蓉、杜鹏,一位传承张派,一位传承马派;一饰青衣,一饰老生。“张学津先生是马派最佳的传承人,丰富了马派,在老生中起到里程碑的作用。我不能辜负恩师,要为马派艺术献身,继续将恩师传承的马派戏边演边传授。”说起未来,杜鹏满腔热血,“我俩的老师原来就合作过很多生旦戏,现在我俩也合作演戏,观众喜欢,我们就要多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