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6 月 19th, 2024

京剧花蝴蝶剧本唱词

admin

10 月 30, 2023 #京剧剧本

京剧《花蝴蝶》又名:《鸳鸯桥》《盗玉马》剧本唱词

角色

姜永志:武生
欧阳春:净
邓车:武净

剧情

姜永志,混名花蝴蝶,向来混迹绿林,武艺超群,风流自赏。惟生性好渔色,往往入人家闺阁,奸淫妇女。其中顾全名节丧失性命者,不一而足。与邓家堡神手大圣邓车,结拜为弟兄,最为亲密。邓车将庆生辰,姜永志潜往京都,盗取宫内桃花玉马,以为邓寿。回时资用乏绝,路经铁头镇,见赵员外家,甲第连云,意必富户。夤夜窜入行盗,闯进赵女房内,见女姿容绝世,顿起淫念,强欲奸宿,女撑拒叫喊,姜永志遂杀赵女,搜括金帛,于床上插一花蝴蝶而逸。赵员外查看情形,知是所害,痛女惨死,即拔取花蝴蝶,往开封府包公处控告,收状之后,而内监适奉圣旨到,即为桃花玉马被盗,着包公查缉,包公遂命南侠及五鼠,扮作僧、道、囚徒、解差分路探访,在旅店中遇见欧阳春,始知花蝴蝶之名姓。众人商议停当,遂同入邓家堡,借祝寿为名,登堂时蜂拥捉姜永志。姜永志知势不敌,逃至鸳鸯桥,思欲凫水而逸,不料蒋平精通水性,伏于桥下以候,姜永志遂成擒焉。

注释

按剧本出《七侠五义传》,然颇有不同处:传中无姜永志之名,花蝴蝶即是花冲,盗取小丹镇勾乡宦家珠灯,为邓车庆寿,并不有盗宫内玉马之事,其采花之案,层见叠出,而杀死赵员外女,不可考证,且擒拿花蝴蝶者,只欧阳春、韩彰、蒋平、龙涛四人,若展昭、卢方、徐庆、白玉堂均不与闻。今剧本任意增减,毫无取义,大约编剧者拉杂而为之耳。

京剧《花蝴蝶》剧本唱词

【第一场】
姜永志(内白)啊哈! 

(姜永志上,趟马。)
姜永志(西皮摇板)东京盗宝转回程,

豪杰今日落美名。

(白)俺,姜永志,人称花蝴蝶。是我在邓家堡夸下海口,去到东京宝藏库,要盗外国进贡的桃花玉马。且喜玉马到手,途中缺少盘费。前面已是铁头镇,待我去至大户人家,一来偷盗,二来采花。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催马加鞭往前趱,

铁头镇前走一番。

(姜永志下。)
【第二场】
(赵员外、赵夫人同上。)
赵员外(念)向阳门外春常在,

赵夫人(念)积善之家庆有余。

(赵小姐上。)
赵小姐(白)参见爹娘。

赵员外、
赵夫人(白)罢了。今当中元佳节,大家畅饮一回。

(唱)中元节一家人举杯畅饮,

我二老终日里快乐安宁。

赵小姐(唱)但愿得二爹娘身体强胜,

(姜永志上,扒拦杆下。)
赵小姐(唱)又听得谯楼上更鼓齐响。

(赵员外、赵夫人同下。)
赵小姐(西皮摇板)叫丫鬟暂退去将门掩定,

卸梳妆入罗帷睡卧沉沉。

(姜永志上,拨门。)
赵小姐(白)你是何人?来到我的卧房?

姜永志(白)我乃绿林好汉,行至此地,缺少盘费,要与你借些金银。

赵小姐(白)箱中现有金银,拿些使用,快快走去。

姜永志(白)好一个绝色女子。我说那一女子,你若与我成却好事,我便即走。

赵小姐(白)你快快走去,如若延迟,我便喊叫。

姜永志(白)你若喊叫,我便杀你。

(赵小姐喊。姜永志杀死赵小姐,搜财帛。)
姜永志(白)明人不作暗事,将花蝴蝶一朵留在此地,待我喊叫。

呔!你家有贼!

(姜永志下。丫鬟上。)
丫鬟(白)有请员外夫人。

(赵员外、赵夫人同上。)
赵员外(白)何事?

丫鬟(白)今有贼人将小姐杀死,留下花蝴蝶一朵。

赵员外、
赵夫人(同哭)儿啊!

赵员外(白)今有包公在此下马,待我前去投告便了。

(赵员外、赵夫人、丫鬟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卢方、蒋平、徐庆、白玉堂、展昭、包拯同上。)
包拯(西皮导板)铜锣开道人呐喊,

(西皮快板)谁人不知包青天。

我身边随带着张龙、赵虎、王朝和马汉,

三口铜铡神鬼寒。

一路上断了些个无头案,

捉恶霸,断土豪,灭却赃官。

黑驴告状真奇案,

夜断乌盆伸过冤。

只因错断颜查散,

地府阴曹铡判官。

十里长亭铡包勉,

有那屈死枉魂速来伸冤。

(门官上,接包拯、四龙套、卢方、蒋平、徐庆、白玉堂、展昭同进城,同下,同上。)
门官(白)卑职参见老大人。

包拯(白)此地民情如何?

门官(白)官是清官,民是顺民。

包拯(白)回衙理事。

门官(白)多谢大人。

(赵员外上。)
赵员外(白)冤枉!

衙役(白)堂口有人喊冤。

包拯(白)带上来!

赵员外(白)参见包年兄。

包拯(白)原来是赵年兄,可有状纸?

赵员外(白)状纸呈上。

包拯(白)暂且请回,三日后听审。

(赵员外下。)
太监(内白)圣旨下。

包拯(白)接旨。

(太监上。)
太监(白)圣旨下,跪,宣读诏曰:今有大胆贼人,在宝藏库盗去外国进来的桃花玉马,临行之时,留下花蝴蝶一朵,命包拯派人从速严拿,解京治罪,望诏谢恩呐!

包拯(白)万万岁!后堂备酒,与公公接风。

太监(白)王命在身,不能久停。告辞了。

(太监下。)
包拯(白)转堂。

卢方、
蒋平、
徐庆、
白玉堂、
展昭(同白)既有圣旨到来,必须设法捉拿贼寇。

包拯(白)此番圣旨到来,那铁头镇,赵家杀死女子一案,定是此人无疑了。

卢方、
蒋平、
徐庆、
白玉堂、
展昭(同白)待我等前去拿获。

包拯(白)且慢,卢方、展昭听令,命你二人扮作犯人解差模样,私访贼人,不得有误。

卢方、
展昭(同白)得令。

包拯(白)徐庆、蒋平听令,命你二人,扮作扮作一僧一道,捉拿贼人,不得有误。

徐庆、
蒋平(同白)得令。

包拯(白)白玉堂听令。命你各处暗访,不得有误。

白玉堂(白)得令。

包拯(白)大家一同前往。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青袍、欧阳春同上。)
欧阳春(白)趱行呐。

(四青袍、欧阳春同转场。)
欧阳春(白)俺,欧阳春。押解镖车淮安交纳。

众好汉,趱行者!

(四青袍、欧阳春同转场。店家上,接镖旗。)
欧阳春(白)将俺镖旗插在店门外。

(欧阳春下。)
店家(白)咋!

(四青袍、欧阳春同下。卢方、展昭同上。)
卢方(白)现有镖旗,欧大哥定在里面。

店家哪里?

(店家上。)
店家(白)来了。

卢方(白)欧老英雄,可在里面?

店家(白)在这儿啦。

有请老英雄。

(欧阳春上。)
欧阳春(白)原来是贤弟。

卢方(白)大哥请坐。

欧阳春(白)此位是?

卢方(白)这就是御猫展雄飞。

来,贤弟见过欧大哥。

展昭(白)原来是北侠。

欧阳春(白)原来是南侠。久仰了。

(徐庆、蒋平同上。)
徐庆、
蒋平(同白)弟兄们均在此地。请坐。

欧阳春(白)为何不见五弟?

卢方(白)想必来也。

(白玉堂上。)
白玉堂(白)众位兄长。

欧阳春(白)请坐。你等为何这等打扮?

卢方(白)大哥有所不知,今有大胆贼人,盗去桃花玉马,临行留下花蝴蝶一朵,万岁命包大人捉拿。赵员外家中小姐被杀,盗去金银,临行也留蝴蝶。想这两桩奇案是一人所作。大哥久闯江湖,定知此人来历。

欧阳春(白)愚兄略知一二。

卢方、
蒋平、
徐庆、
白玉堂、
展昭(同白)大哥请讲。

欧阳春(白)此人姓姜,名永志,人称花蝴蝶。每逢偷盗,定要采花。一日三餐邓家堡,与邓车交好。众位贤弟,方才所言,定是此人了。

卢方、
蒋平、
徐庆、
白玉堂、
展昭(同白)既然如此,待我等前去。

欧阳春(白)且慢,后面用了酒饭,大家一同前往。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下手、邓车同上。〖点绛唇〗。)
邓车(念)相貌堂堂胆包天,全凭袖箭镇江南。结交天下英雄汉,坐地分赃乐安然。

(白)俺,邓车。霸占邓家堡,倒也逍遥自在。我有一好友,名叫姜永志,去到东京偷盗皇家桃花玉马,去有多日,未见归来。

左右,伺候了。

四下手(同白)二寨主到。

邓车(白)有请。

(姜永志上。)
姜永志(白)大哥。

邓车(白)贤弟请坐。贤弟一路行来,多受风霜之苦。

姜永志(白)岂敢。

邓车(白)玉马之事如何?

姜永志(白)已被小弟盗来。大哥请看。

邓车(白)好马呀,好马!

姜永志(白)大哥想必有爱马之意?

邓车(白)好马人人皆爱。

姜永志(白)如此就奉送大哥。多谢贤弟。

(姜永志望。)
邓车(白)贤弟看什么?

姜永志(白)为何不见二位嫂嫂?

邓车(白)来,请你家二位主母。

下手甲(白)有请二位主母。

(二夫人同上。)
二夫人(同念)闻听寨主唤,迈步到跟前。

姜永志(白)二位嫂嫂。

邓车(白)来,看酒伺候。

(〖牌子〗。探子上。)
探子(白)启禀寨主:庄外来了许多车辆。

姜永志(白)待小弟前去走走。

邓车(白)些些小事,何劳贤弟,众喽兵出庄。

(四下手、四青袍、欧阳春同上。)
邓车(白)我当是谁,原来是欧大哥。

欧阳春(白)原来是邓贤弟。

邓车(白)请到庄中一叙。

欧阳春(白)正要拜庄。请!

(众人同下,同上。欧阳春望。)
邓车(白)欧大哥,看些什么?

欧阳春(白)为何不见二寨主?

邓车(白)有请你二寨主。

下手甲(白)有请二寨主。

(姜永志上。)
姜永志(白)啊哈!

邓车(白)贤弟见过欧大哥。

姜永志(白)原来是欧大哥。

欧阳春(白)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真乃名不虚传。

姜永志(白)大哥夸奖了。

欧阳春(白)告辞。

邓车(白)备得有酒,与大哥畅饮。

欧阳春(白)到此就要叨扰。

邓车(白)来,将酒摆下。请!

(〖牌子〗。)
欧阳春(白)闻听人言,二寨主曾到东京,盗了皇家桃花玉马,可算英雄好汉。

姜永志(白)此乃是小弟作了一桩不才之事,何劳大哥称赞。

欧阳春(白)但是一件。

姜永志(白)哪一件?

欧阳春(白)万岁有旨,曾命包公差人前来拿你。

姜永志(白)慢说包公手下之人,就是天神下界,我姜某何惧。

欧阳春(白)休出狂言,后悔无及。告辞。

姜永志(白)不送。

(卢方、徐庆、蒋平、白玉堂、展昭同上,欧阳春转回。)
邓车(白)大哥为何去而复转?

欧阳春(白)非是我去而复转,包公已差人前来拿你。

姜永志(白)待我会他一会。

展昭(白)胆大花蝴蝶,私盗皇家国宝,该当何罪?

姜永志(白)休得胡言,看镖!

(姜永志、展昭同起打,八股连环下。)
蒋平(白)花蝴蝶甚是厉害,如若败下,必从水道而逃,我不免在鸳鸯桥下等候便了。

(姜永志上。)
姜永志(白)且住!那厮杀法厉害,不免从水道而逃便了。

(开打。姜永志被擒。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