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5 月 25th, 2024

梨园轶事之海派京剧名角(一)

admin

10 月 31, 2023 #京剧名角

长期以来,京剧被分成南北两派;南派被称为海派或外,北派称京朝派。其实,南北两派各有干秋,南派京剧演员中且不乏奇才;其特点之一为颇多全能多面手,二是富有革新精神。就此两点非北派所能及,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是来自北方而落户江南的。兹就笔者(本文作者江上行先生)所见所闻,以及当年罗亮生先生(江上行先生与罗为忘年交,并曾向罗问艺)所掌握的资料,列举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名角于后。

夏奎章是安徽怀宁县小市港人,出身于徽班,进京后在四大徽班之一的三庆班坐科。得名师传授,工老生,能戏之博、演戏之精,无出其右者。凡是老生戏无论皇帽、靠把、纱帽、褶巾,以及孔明戏,没有他不会的,允文允武是文武全才。

清同治六年(1867年),浙江宁波人刘维忠,在上海与何丹书合开一家较为新型的戏园名为丹桂茶园,由刘维忠北上邀角,邀来的主角就是夏奎章。丹桂之前,上海最著名的戏园叫满庭芳。但演的不是纯京剧。自丹桂邀来一批京剧演员(夏奎章外尚有花脸大奎官、花旦黄宝琳、小丑李毛儿以及浪双喜、胖美儿、疙瘩王等),又有夏奎章这样出类拔萃的台柱,不仅生意兴隆压倒满庭芳,也使京剧在上海扎了根。

夏奎章与谭鑫培是儿女亲家,他们是在上海结识的,其也有不少插曲。老谭于清光绪五年(1879年)首次来沪,出演于金桂轩,两个月上演了63出不同的剧目,但他不会《战宛城》的张绣,认为是美中不足。

当时夏奎章在丹桂演过此戏,谭久幕其名乃向夏求教,夏奎章毫不藏私悉心传授,二人从此论交,谭并将其女许配夏的儿子月润,双方结了之好。

后来夏家接办了丹桂,1901年谭鑫培应上海三庆茶园之邀,第三次南下定约两个月,但他嫌包银少了,唱了一个月借故去杭州进香而辍演。到了杭州却给女婿夏月润发来电报说回沪后准备在丹桂演出。夏家不明,因系至亲又不便拒绝,不料海报甫出,三庆方面就以原约未满而提起诉讼。结果经人调解,先在三庆补唱三天,然后过班丹桂。

谁知他在丹桂又重蹈复辙,唱满一个月说要到苏州一游,苏州回来却不回丹桂,又和天仙茶园谈好公事,因天仙给他较高待遇。夏家闻讯后乃向天仙责难,老谭却认为夏家不论亲戚挡他的财路,第一天戏《定军山》,有意改剧名为《刀劈夏侯渊》,下意识地矛头指向夏家。夏家也不甘示弱,立即编排了一出新戏叫《土地捉老坛》(意捉老谭也)。这出戏后来因谭向夏家致歉而未演,但也说明在光绪末年夏氏昆仲已能编排新戏了。

夏奎章有四个儿子皆负盛名,夏月恒行二,字鸣皋,本工武生,拜黄月山为师得黄熏陶,夏家接办丹桂后,由月恒主其事。他把武生戏让给乃弟月润演,自已改演武丑,擅演《三岔口》、《九龙杯》、《花蝴蝶》等剧。尤以演《花蝴蝶》剧中的蒋平,在“水战”一场,蹲在桌子上做等待状,迨花蝴蝶使“窜毛”朝胯下穿过来,蒋平同时用“窜毛”从桌上翻下,双方成对峙之势,姿势美妙,被称为一绝。(按《花蝴蝶》一剧为南派武生独有,北派武生不演。)

辛亥时,夏氏昆仲为效力,在攻打上海制造局(按即清室制造兵器所在地)一役中,出生入死建立功勋。辛交成功后,月恒即退出舞台,曾发起创立上海南市救火会,并动员武行同人参加,当时被誉为爱国艺人。

夏月珊行三,字石桥,工文武老生,童伶时艺名小庚弟,久随乃父在各地演出,他的艺术得自家传而又有所创新。所演《铁莲花》、《胭脂虎》、《阴阳河》、《梅龙镇》等剧属徽班老路,皆与京派不同。他能编、能导、能演,是海派京剧创始人之一。

当年他编排连台本戏《济公》,即由他主演而名噪一时。他还编过一部戏叫《查潘斗胜》,饰剧中潘海渔,则以滑稽诙谐取胜。后来名闻上海的赵如泉是他的私淑。民初以演时装京剧红极一时的冯子和,也是他的高足。

夏月润行八,曾任上海伶界联合会会长及上海南市救火会会长,工武生兼演红生,武工有深厚功底,以扮相、工架、台风潇洒著称。民初,上海《同文报》举办菊榜,他被选为武状元。他演《花蝴蝶》饰姜永志,跳四张桌子;并创造钻火圈,即用木框架子,上面用纸糊成门窗布景,用火烧后,形成火圈,从中一窜而过,以表现盗贼越墙而去之意,此实海派之特色,也是他的绝招。

光绪末叶,当时的两江总督和上海道联合沪绅在十六铺建造新舞台,即由夏月恒出面承租,夏家班移往新舞台演出。他们首先使用灯光布景,并且排演不少新剧目,使京剧观众耳目一新。

民初新舞台由十六铺迁往九亩地,其舞台建筑更加新颖,成为全国第一家演京剧最新式的戏院,于1914年1月建成开演。不料为时不久,在4月8日(甲寅三月十三日)清晨5:50分。新舞台隔壁的魁阳楼菜馆起火,顷刻蔓延,致使新舞台付之一炬。当时报载:“新舞台损失达二三十万之巨”,可谓浩劫矣。现在很多戏剧史料都说是新舞台夏月润演出《走麦城》那晚后台失火,尤其甚者,有人说是没有向关公神像礼拜上香,以致造成此严重后果云云,实皆无稽之谈也。

笔者查阅当时上海《申报》、《新闻报》两大报,事实是新舞台贴出预告,将由王鸿寿上演《关公走麦城》,而4月8日失火那天,新舞台日场剧目是王鸿寿《诛文丑》,毛韵珂、夏月珊、夏月润全本《大男》。夜场王鸿寿《白马坡》,夏月珊、夏月润、毛韵珂《拿破仑》。所谓《走麦城》在新舞台失火前从未演过。

新舞台既毁于火,夏氏昆仲当机立断,和新新舞台订立租约,一周后全班人马移师该地,易名为兢舞台。王鸿寿脱离,夏月润不服帖,立即贴出即将上演新编历史剧全部《关公走麦城》的预告,并在广告中,有“上演此剧为表现忠烈而挽回陋习之风,更有以破除一般迷信家谬执成见也”等语。

是年6月17日,夏月润在兢舞台首次演出《走麦城》,并且接排二本《活捉吕蒙》,由月润饰关公、月珊饰吕蒙。夏氏昆仲为破除迷信,在新舞台起火不久,毅然立即排演该剧,不仅勇气可嘉,其革新开明之思想,也由此可见一斑。

夏奎章的幼子名月华,工武花脸,为月润之下把。其子良明,和月润之子荫培,都是夏家的第三代的文武老生。夏奎章有女,适武生张顺来,他的武戏以勇猛著称。有子名德禄,是南派短打武生佼佼者,早在1919年张德禄就上了银幕,他的杰作《四杰村》被中国影戏制造公司拍成影片。

夏氏昆仲在京剧革新方面最显著的成绩是在剧目排演上,始终站在时代前列,保持海派独有的风格。早在清朝末年,正值新剧风行之际,他们邀请了新剧名家刘艺舟参加,既演新剧(后来称文明戏),也演旧剧(京剧),还上演西洋剧。

当时刘艺舟演的新剧,也用锣鼓,所以能和京剧演员友好相处。他们曾经排演针对当时政坛变化的《吴禄贞》、《黎元洪》等剧,夏月珊还编排了《看勿出》、《就是我》、《新茶花》、《血手印》,《拿破仑》及《黑奴吁天录》等西洋故事。

后来刘艺舟走了,他们又把汪优游请来,许以高薪,号称“能派全才”,大捧特捧。那时旧戏班是排外的,你演文明戏的跑到京戏班里来称雄,下面的班底就说三道四了:“你是能派全才,唱出京戏让我们看看。”

正好有一天贴《天雷报》,饰贺氏的夏月珊病了,汪优游早就听到闲话,胸有成竹,自告奋勇说道:“三老板(指月珊)病了,戏不能不演,这个角我顶啦。”演出的那天,汪的贺氏精彩百出,非常出色,博得满堂彩声,从此别人也就不敢再对他有所歧视。

后来汪优游编排了《枪毙阎瑞生》,他演阎瑞生,赵君玉演王莲英;大转舞台,汽车上场,演员在台上往积满真水的河里跳,布景道具,新颖引人,连续三个月的满堂,汪优游为夏家班立下了汗马功劳,夏氏昆仲也成了排演海派京剧的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