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23rd, 2024

京剧血手印剧本唱词

admin

11 月 5, 2023 #京剧剧本

京剧《血手印》又名:《苍蝇救命》《法场祭夫》剧本唱词

角色

王桂英:旦
林佑安:外
王春华:净
王元直:末
林孝童:小生
院子:丑

剧情

相传昔日奸相王春华,有女王桂英,自幼许字林佑安之子林孝童。继因林氏家中落,王春华遂蓄意赖婚。骗林佑安到家,乘醉逼写退婚书。孰意其女甚贤,立志不更。一日,在花园中与林孝童相遇。王桂英诉述己志,对天盟誓。矢不他适。复约定夜间三更,令婢赠银至园。讵婢行至园中,被人杀害倒地。迨林孝童久待不至,欲入探讯,忽被婢尸绊倒,致两手被血污。林孝童惊极返奔,即归家,挝门而入,因此门上留有两血手印。既而王春华以谋财奸杀诬告林孝童,林孝童竟以此血手印,而遂诬服。县官既草草定狱,欲行刑。林佑安愤极,乃操刀至王春华家,定欲令王桂英往法场行祭。王春华虽大不愿,而王桂英竟从之去。既至法场,剖明情由,林孝童乃知王桂英心。旋监斩官正欲下令行刑,忽刽子手报,有无数飞蝇护林孝童颈。官知其有冤,乃停刑带归再讯。林孝童以是得不死。

【第一场】
林佑安(内白)走吓。 

(林佑安上。)
林佑安(唱)我儿被害苦难言,

深藏短刀报仇冤。

(白)老夫林佑安。只因奸相王春华,嫌贫爱富,诓哄老夫进他府中。酒醉之后,逼我写下退婚休书。老夫失于打点,误将退婚书写下。谁知奸相私把丫鬟杀死,诬赖我儿林孝童。告定谋财害命。县官不问情由,定下斩决之罪。今日乃是出斩之日,我儿命在顷刻,因此深藏短刀一把,去往奸相府中,与那贼拼命便了。

(唱)可恨春华狗奸贼,

诬良为盗理不端。

倚仗相位爵职显,

全然不怕罪弥天。

(白)来此已是奸相府中,待我叫门。

开门来。呔,开门来!

(院子上。)
院子(白)什么惊小怪的,待我开门看来。

林佑安(白)老丈。

院子(白)哎呀这可不是玩艺儿。我道是谁,原来是林老头儿。

林佑安(白)我是你林爷。

院子(白)你拿定短刀,在这府门上吵闹,我家相爷知道,你吃罪不起。

林佑安(白)呔!叫你相爷出来见我。

院子(白)我家相爷,身居首相,位压群臣。就是不能见你。

林佑安(白)你才怎讲?

院子(白)就是不能见你。

林佑安(白)你着刀!

院子(白)老爷子别生气。待我与你通禀相爷。

林佑安(白)叫他快快出来。如若来迟,我就是一刀。

院子(白)这还了得。

相爷有请。

(王春华上。)
王春华(念)眼跳心惊,身不安宁。

(白)家院为何这等大惊小怪?

院子(白)回禀相爷:今有林佑安,手提菜刀一把,在府门以外,要见相爷。

王春华(白)呵。原来如此。待我出去一看。

林佑安(白)呔,奸贼!你也来了。你要打点了,你要仔细了!

王春华(白)我道是谁,原来林年兄。但不知何因怒气不息,所为何来?

林佑安(白)为你而来。

王春华(白)为老夫何来?

林佑安(白)你这老贼,前番逼我写下退婚休书,也还罢了。为何又用毒计,自己杀死丫鬟,图赖我儿。我儿此时绑在法场之上,眼见性命不保。因此前来与你拼了这条老命!

王春华(白)林年兄此言差矣。老夫官居首相,上与君报效,下与民分忧,焉能丫鬟诬赖你的儿子之理?你儿子见了你写下退婚书,心中不服,夤夜入我府中,盗取金银,奸杀丫鬟。怎么是老夫害了他啦?

林佑安(白)我儿乃是读书之人,怎会杀人?

王春华(白)你门上现有双手血印。若不是他,就不该在我公堂招认。

林佑安(白)着刀!

王春华(白)林兄不要凶恶欺人。

林佑安(白)咳,事到如今,也是我儿命该如此。但只要你女儿,亲到法场一祭,以尽他夫妻之情。

王春华(白)我女儿千金之体,不能前去。

林佑安(白)着刀!

王春华(白)叫她去就是了。

来,吩咐轿夫将轿抬上堂来,送小姐往法场祭奠。

林佑安(白)呔!要你女儿,身穿重孝,一步步,走到法场,前去祭奠。

王春华(白)那不可能。

林佑安(白)着刀。

王春华(白)你别动怒。待我商议商议。

林佑安(白)快快商议。如若迟了,我与你誓不干休。

(林佑安下。)
王春华(白)来吓。

院子(白)有。

王春华(白)请小姐出堂。

院子(白)请小姐出堂。

(王桂英上。)
王桂英(引子)薄命是红颜,终朝泪不干。

(白)爹爹万福。

王春华(白)罢了。儿吓,今有林孝童杀死我家丫鬟,老夫将他送在衙中,今日就要开刀。

王桂英(白)哎呀苦呀!

王春华(白)我儿不要啼哭。速速改扮孝服,步到法场,前去祭奠他。

王桂英(白)孩儿遵命。

(王春华、王桂英同下。林佑安上。)
林佑安(白)怎么不见出来?

呔!快快出来。你林爷爷不耐烦了!

王桂英(内西皮导板)王桂英换衣服泪如涌泉,

林佑安(白)快快出来吓!

(王桂英上。)
王桂英(白)苦哇!

(西皮慢板)奴心中好似那乱箭来穿。

奴的父居首相嫌贫爱富,

逼婚书与奴家更变姻缘。

奴不该在花亭与夫相会,

奴不该命丫鬟私助银钱。

小丫鬟无因的把命来伤,

将见夫回家去一命归天。

林佑安(白)且住。你看王桂英生得十分美貌。自是我儿无有福气。哎,什么无有福气。这是你们父女定计,害我儿一死。也罢,趁此街上人多,我不免羞辱她一番。

列位听知:这是王春华的女儿,名唤桂英。她父女定计,害我儿一死。是老汉叫她出来,身穿重孝,去到法场祭奠我儿,以尽夫妻之情。等她祭奠回来,我卖了她与我养老。

呔!王桂英,你父女定此毒计,害得我儿死于法场,心下何忍,是你心下何忍!

王桂英(白)苦吓!

(唱)王桂英站大街泪如涌泉,

尊一声林伯伯听说根源:

奴的父具下帖把你来请,

你不知其中意来到门前。

在花亭酒醉后休书写定,

为公公休儿妻行事倒颠。

可笑你白发人主意拿错,

惧我父似虎狼辞退姻缘。

我的母因此事得了疾病,

奴许下降夜香扣求谢天。

行至在后花园抬头观看,

又只见你的儿站在面前。

我二人盟誓愿随夫贵贱,

王桂英守贞志不配二男。

在花亭同丫鬟计议此事,

除非他中金榜才能团圆。

因此上命丫鬟将银助赠,

约会定三更内来取金银。

小丫鬟她一去不见回还,

第二日家院报死在花园。

你门首现有那血手为证,

我爹爹报县官你儿收监。

为你儿每日里珍馐懒用,

为你儿每夜里双泪不干。

为你儿在佛堂百般求天,

为你儿一心要命归九泉。

为你儿失羞耻父女吵闹,

为你儿秉贞节不配二男。

为你儿剪青丝毁却容颜,

为你儿病缠身如坐针毡。

你今日在街前百般辱骂,

千金女节孝妇一旦含冤。

你也曾居相位协理来办,

枉读书不明白就里机关。

林佑安(白)呔!你父女定计,害我儿一死,还来强辩!

王桂英(唱)林伯伯你休要威吓婵娟,

对苍天明誓咒表奴之冤。

林佑安(白)你且盟来。

王桂英(唱)王桂英跪长街忍却羞惨,

祝告那过往的诸位神仙:

奴若是同爹爹害夫性命,

回府去似丫鬟尸首不全。

林佑安(白)哎呀!

(唱)听她言好一似箭把心穿,

可叹她贞节女受屈含冤。

我老夫忍悲痛将她挽定,

将此事与儿妻细说一番:

都只为你的父行事不端,

大不该更改了你的姻缘。

我的儿无故的法场丧命,

父子情一阵阵似箭来穿。

因此上拿菜刀将他找完,

为的叫我儿妻步走街前。

但愿得皇天爷将儿垂佑,

遇清官办明了你夫奇冤。

我方才为娇儿羞辱与你,

你千万休怪我昏迷倒颠。

(白)小姐,方才老夫不明内里之情,难为与你,休要记恨。

王桂英(白)爹爹,你儿屈死于法场,为媳还要替夫尽孝,焉敢恨怨爹爹吓。

林佑安(白)难得吓难得,哈哈哈,小姐你看法场甚远,紧走几步,倘若误了时辰,如何是好。快快随我来吓。

王桂英(白)是。

(唱)可恨那老爹爹行事不端,

无故的害却了林家儿男。

到如今千金女出头露面,

穿重孝到法场祭奠一番。

(林佑安、王桂英同下。)
【第二场】
(衙役引王元直同上。)
王元直(引子)身居县官,秉忠心,可答上天。

(念)身居一县官,日夜心不安。判断冤枉事,留名天下传。

(白)下官王元直,今乃秋决之日,是以奉了圣旨,法场决斩凶犯。

人来,

衙役(同白)有。

王元直(白)将犯人解到。即刻上桩。

衙役(同白)呔!闲人站立远着些,犯人过来了!

王元直(白)有人祭奠,早来法场。大炮一响,永不能见。

衙役(同白)呔,监斩老爷有令:有人祭奠,早来法场祭奠,倘若大炮一响,可就用不能见了!

林佑安(内唱)王春华行事大不该,

(林佑安上。)
林佑安(唱)嫌贫爱富巧安排,

在花亭逼休书设下圈套,

小丫鬟半夜里斩在尘埃。

他反告儿行凶血迹凭证,

到如今绑法场来把刀开。

看起来含冤事无人搭救,

眼睁睁我的儿命赴泉台。

林佑安绝香烟肝唱痛坏,肝肠痛坏,

到如今引儿妻法场来在。

(白)来此已是法场,哎,小姐快来吓!

王桂英(内西皮导板)叫丫鬟搀扶奴前去祭奠,

(王桂英上。)
王桂英(白)苦哇!

(唱)一路上走的奴双足痛酸。

猛然间我这里抬头观看,

(白)呀!

(唱)又只见男和女闹为头天。

林佑安(白)儿吓,此处就是法场,随为父而去,寻找我儿便了。

(唱)林佑安进法场双泪不干,

带领着贤孝媳祭奠儿男。

睁开了昏花眼四下寻找,

又只见犯人捆在上边。

那一旁绑的是杀人拐带,

这一旁绑的是色徒;

那一旁绑的是偷棺盗墓,

这一旁绑的是卖法赃官。

这都是犯王法皇家法度,

我的儿读书人怎受奇冤。

老眼花寻不着儿在何处,

(白)哎呀,儿哇。

王桂英(白)爹爹那不是他。

林佑安(白)险些儿错认了我的儿男。

(白)哎呀,儿哇!

王桂英(白)爹爹那不是他。

林佑安(白)哎呀,儿哇。你看为父眼花,难以寻找。小姐,你替我寻找寻找。

王桂英(白)为儿的也认不明白,诚恐错祭别人,如何是好?

林佑安(白)待我前去问来。

呵,刀斧手大哥请了!

衙役(白)请了。

林佑安(白)请问大哥,林孝童绑在哪一桩上,烦劳指点指点。

媳妇吓,吾儿绑在第七桩上,如此同去看来。

王桂英(唱)王桂英站法场用目观看,

看一看受屈夫他在哪边。

第一桩是斩罪明火掌剑,

第二桩好色徒入室。

第三桩半夜里开坟盗墓,

第四桩儿杀母罪大欺天。

第五桩江洋盗人命案件,

第六桩帮拳凶拖累牵连。

(王桂英走,复看。)
王桂英(唱)英雄豪杰听我劝,

凡事总要孝当先。

少年青春正壮年,

收心务必守家园。

莫在人前逞好汉,

旁家莫添拳。

凡事须要明幽险,

王法无情悔后难。

衙役锁到公堂上,

五刑法律不容宽。

受刑不过应了案,

项代扭锁收禁监。

家中父母难得见,

足下妻子不团圆。

那时心中千般愿,

要想活命难上难。

林佑安(白)儿吓,快快认来!

(林孝童暗上。)
王桂英(白)奴家来了。

(西皮导板)王氏桂英心内急,

(唱)又见时辰已到期。

千万人中难躲退,

来在法场至第七。

(白)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

(唱)又因法标书红字,

图奸害命事乘虚。

(白)法标之上,有他名讳。

林佑安(白)儿吓哎呀!

王桂英(白)公子吓!

林佑安(唱)一见吾儿绑法场,

不由为父哭断肠。

奸贼不仁良心丧,

今害我儿见阎王。

叫小姐上前把酒奠,

那时他就上望乡。

王桂英(唱)见林郎受捆缚泪流胸前,

好一似秋夜雨湿透衣衫。

你今日虽屈死为妻怜念,

闪下奴命薄女终身不全。

哭了声奴的夫因何不语,

却为何含珠泪两眼望天?

(白)公子你为何不言不语。

衙役(白)他乃是江洋大盗,恐他拉上好人,因此口中含物。

林佑安(白)儿吓,他口中含物。

王桂英(白)爹爹。这里有耳环一对,送与刀斧手,求他方便一二。

林佑安(白)大哥,这里有耳环一对,求大哥方便一二。

衙役(白)我且问你,那个女子,是你什么人?

林佑安(白)未过门的儿妻。

衙役(白)有此烈女孝妇,我们不受你们财物,代我取出口中的物,你们相认罢了。

林佑安(白)深谢大哥天恩。

(衙役取口物。)
林孝童(唱)一阵昏迷到阴间,

忽听耳旁有人言。

猛然睁开含泪眼,

原来桂英站面前。

恨不能一足踢死你,

我到黄泉去声冤。

王桂英(白)哎呀!

(唱)桂英一见泪涟涟,

尊一声公子听奴言:

花亭之上来相见,

夫妻定期三更天。

奴命丫鬟送银两,

一夜不见转回还。

清晨家院前来报,

刀刺脖项赴黄泉。

县官验看血手印,

因此将夫收在监。

今日公公凶信报,

才知夫主定刀悬。

不顾羞耻法场上,

活祭儿夫表心间。

因何见奴心大怒,

险些一足毁容颜。

公子读书心明亮,

此事休要把奴冤。

林佑安(白)林孝童儿吓!你妻子贤孝之人,不可冤屈好人哪。

林孝童(唱)听一声不由我心中酸痛,

好一似七星剑扎在心中。

你言道送银两夜至三更,

也不知是何人见财行凶。

我来时拌一跤手扶尸灵。

吓得我战兢兢急忙逃命,

谁防备叫门时印上血迹。

屈招成画了供要我抵命,

屈死我到九泉心不安宁。

恨只恨老爹爹无人侍奉,

望贤妻好守节替我照应。

孝名儿留后世谁不钦敬,

我死在阴曹府感你恩情。

王桂英(唱)叫公子放宽心听奴细禀:

老爹爹他本是桑榆暮景。

你的妻早和晚去问安宁,

你不信我情愿割肉奉行。

叫丫鬟看过了御酒刘伶,

但愿你早早地去归天庭。

尊公爹且请退后面歇存,

待奴家去梳洗你我再行。

(林佑安下。)
王桂英(唱)叫丫鬟忙看过梳妆匣来,

待奴家梳洗毕好归阴台。

(王桂英梳洗割发,哭。)
王桂英(白)夫吓!

(唱)奴今日将此发随身带定,

好一似鸳鸯鸟两下开分。

衙役(白)呔。时辰到了,快快出去罢!

(林佑安引王桂英同下。王元直上。)
王元直(白)人来,

衙役(同白)有。

王元直(白)看看什么时辰?

衙役(同白)禀爷:午时。

王元直(白)看过香案。

(念)双膝跪尘埃,忠心答天台。若有冤屈案,神灵显应来。

(白)人来,

衙役(同白)有。

王元直(白)时辰已到,开刀。

刽子手(白)禀爷得知:今有林孝童项上,苍蝇护满脖项,恐有异事。

王元直(白)哎,待我看来。

哎呀,我想此事他必有冤枉。

来,

衙役(同白)有。

王元直(白)将他带回衙中,另审明白,再行定罪。

衙役(同白)今将林孝童带回审问。

众人(同白)呵。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