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6 月 19th, 2024

打孟良京剧剧本唱词惊艳必听

admin

11 月 6, 2023 #京剧剧本

京剧《打孟良》剧本唱词,此剧动人心魄,难以错过!

演员阵容

武旦:杨排风
净:孟良
老旦:佘太君
丑:杨洪

情节梗概

宋代,天波杨府的烧火女仆杨排风,通过降服青龙并化身为焰火棍,得到了武林界的高度认可。辽宋交战时,杨宗保被辽将韩昌劫持,而孟良为了求救,骑马闯进天波府,并希望杨排风加入救援之旅。不过,孟良却看不起杨排风的能力。于是,两人展开一场比武激战,杨排风以焰火棍击打孟良,依靠自身实力成功地打败了孟良。最终,佘太君命令杨排风和孟良一同前往营救杨宗保。

京剧《打孟良》剧本唱词

【第一京剧《打孟良》剧本唱词,让人血脉喷张,一场视听盛宴! 

孟良(口白)马儿奔腾入远方。 

(大锣〖水底鱼〗。孟良上。)
孟良(高亢歌唱)今奉元帅令号,昼夜不辞辛苦。腰中板斧放光毫,坐骑奔驰咆哮。

孟良(口白)咱,孟良。遇上清明佳节,本官前去祭拜战死元戎,无奈被辽将韩昌抓去。元帅有令,让我火速求助天波杨府,请求救兵赶到。如今,我便奋勇上路,豪情满怀。

(〖大锣圆场〗。孟良下。)

佘太君(引子)杨家为国征战,秉忠肝义胆。 

(小锣圆场。佘太君上。)
佘太君(高声歌唱) 我是佘氏太君,夫君杨继业,当年沙场血战,为我国尽忠而死。我原本八个孩儿,却只剩下一个儿子在三关上勇守岗位。近日,虽然家书频繁,但还是担心他的安危,这让人着实不放心,我只能祈求祖宗保佑。

(〖大锣圆场〗。佘太君下。)
以上剧本节选摘自京剧《打孟良》剧本唱词。

京剧《打孟良》剧本唱词,虎虎生风,场面宏大!

孟良(口白)远路劳顿往来三关。 

(大锣〖水底鱼〗。孟良上。)
孟良(高亢歌唱)搬兵求救千里迢迢,奔波艰难历尽磨难。

(口白)此时此刻,已经来到了天波府。

(白)这门上有人吗?

杨洪(出)来者何人?

啊,原来是孟二爷。

孟良(口白)算了,二爷来拜访,太娘在吗?

杨洪(口白)太娘正在大厅上。

孟良(口白)恳求通报:孟良求见。

杨洪(口白)好的,我去通禀。

请太娘见孟二爷。

佘太君(口白)快请他进来吧。

杨洪(口白)遵命。

孟二爷,太娘想见你。

孟良(高声歌唱)穿越重重困扰,汇聚天波府中央。

(孟良进大厅。)
京剧《打孟良》剧本唱词,气势恢宏,剧情扣人心弦!

孟良(口白)带路。 

孟良前来拜见太娘。

佘太君(口白)好,坐吧。

孟良(口白)感谢太娘。

佘太君(口白)孟良,你不是在三关侍奉元帅吗?来这儿做什么?

孟良(口白)太娘,目前情况十分危急!

佘太君(口白)怎么回事?

孟良(口白)因为我出关祭拜老元戎,无意间被韩昌所缚,如今元帅被擒!

佘太君(口白)什么?

孟良(口白)元帅被擒了!

佘太君(口白)唉呀,不得了!

(西皮摇板)宗保被贼缚,我也心痛如绞。

(口白)啊,我的孙儿……!

火爆的京剧《打孟良》继续上演!

孟良(口白)太娘不必伤心,如今万岁特赐杨家聚将鼓、调将台,何不前去激昂鼓声呼唤英豪? 

佘太君(口白)哦,你说得有道理,我差点忘记这茬。

杨洪。

杨洪(口白)在。

佘太君(口白)和孟二爷一起去叫将,鼓声一响,有人应声,赶快通知我。

孟良(口白)太娘,请到后面稍事休息。

(佘太君离开。)
孟良(口白)杨洪,带路。

(西皮散板)紧随杨洪前引道,

(杨洪离开。)
孟良(西皮散板)在将台高声呼唤英豪。

(孟良离开。)
【第三场】
(杨排风登场。)
杨排风(西皮原板)自幼儿性刚强胸怀志量,

栖身在天波府侍奉太娘。

惊心动魄的京剧《打孟良》继续热闹上演!

我名杨排风,在这天波杨府当烧火的丫头。我习武练棍,每天都在花园默默苦练,终于成为一名惊人绝技的女子。今天听府内人议论孟二爷前来搬兵调将,我便前往调将台,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西皮散板)听说孟二爷前来搬兵调将,

我赶紧到调将台前去观看。

(杨排风离开。)
【第四场】
孟良(口白)杨洪,带路。

(孟良、杨洪同上。)
孟良(西皮散板)调将台上传令号,

男女众将听令号。

(叫头)喂!天波杨府男女众将请听令号。

(口白)今天有小本官出关遥祭,却被韩昌一伙抓走了,

感天动地的京剧《救小本官》精彩呈现!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有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子,她就是杨排风。孟二爷前来搬兵调将,表面看似平静,实则已有小本官被韩昌掳走。此时,杨排风挺身而出,自告奋勇去拯救小本官。 

杨洪(白)二爷,有人应声。

孟良(白)快让应声之人来见我。

杨洪(白)来了,是个黄毛丫头。

杨排风(白)别小瞧人!

(杨排风上。)
孟良(白)哈哈,原来是黄毛丫头,你也敢出来救人?

杨排风(白)我有能力,我敢去。

孟良(白)那你敢随我见太娘吗?

杨排风(白)当然敢,请领路。

(孟良、杨排风、杨洪同上。)
孟良(白)敬请佘太君出面。

(佘太君上。)
佘太君(白)啊热血澎湃的京剧《生擒韩昌》华丽开场!

在佘太君和孟二爷的面前,杨排风毫不畏惧地表示要去两军阵前生擒那韩昌。佘太君对此提出异议,觉得杨排风小小年纪竟敢说如此大话。然而,杨排风奋发图强,展现出自己优秀的武艺和不屈不挠的精神。 

佘太君(白)啊!你这小辈太过轻率,韩昌可是辽邦的上将,你想生擒他?

杨排风(白)太娘,您放心,我从小便习武,武艺绝佳。孟二爷前来搬兵调将,我愿意去两军阵前生擒那韩昌。

(西皮二六板)太娘勿小瞧我,

自幼习武厉害多;

孟二爷叫将令号,

我定去收韩昌。

一振精神跃阵前,

擒韩昌是我任务。

神光内敛毫不轻,

生擒韩昌展英风。

(击鼓)

孟良(白)好!让我们一起前往两军阵前!

(全场起立鼓掌,杨排风、孟良、杨洪一起走圆场。)活脱脱一个倚天屠龙的情节!

佘太君想要阻止杨排风前往两军阵前,认为她年幼无知,武艺不足以应对战斗。杨排风坚定自信,提出要以自己的武艺作证,孟良则在一旁嘲讽她的能力。这时候,杨洪突然发起挑战,看孟二爷是否敢跟杨排风比比武。 

佘太君(白)排风啊,你这小丫头,跑得这么快,干嘛去?

(西皮散板)我不信你有那本事,口出狂言如何作证凭啊?

杨排风(西皮散板)太娘,对不起,我来晚了。

孟良(白)哪里去?

杨排风(白)我要上战场,擒那韩昌!

(西皮散板)不信我有本事,我拿棍子作证凭。

(杨排风下。)
孟良(笑)哈……

(西皮散板)你说排风没有能耐,可她不是小小烧火丫头,而是身手矫健的武术高手啊!

(白)你这个太娘,嫌自己年老不中用,不过是一个对打造流氓无能的老妇人。

杨洪(白)孟二爷,您看不起那排风,您敢不敢和她比比武,看看她能不能在您手下支持几招?

孟良(白)好!(与杨排风比试武艺,观众们热烈鼓掌。)

骂人话都说完了吗?这还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比武啊!

杨洪提出了比武的要求,孟良却并不屑一顾。杨洪威胁道,若是孟良不能胜过杨排风,就要给她磕头赔礼。在这样的情况下,孟良终究答应了比武的挑战。 

杨洪(白)你想跟那排风比武,我们得先看看谁能赢。如果你赢了那排风,我就替她赔礼认错。但如果你输给了那排风,又如何面对?

孟良(白)哼,我可是以征战三关而出名的上将,怎么可能输给那个小小烧火丫头?

杨洪(白)话是这么说,但要是你真的输了呢?

孟良(白)如果我真的输了,愿意用人头来赌一赌。

杨洪(白)嘿,人头可不是那么好赌的。要是输了,你得给排风磕头认错,还要叫一声亲娘。

孟良(白)什么?叫亲娘?

杨洪(白)没错,叫亲娘。

孟良(白)好,比武就比武!(于是孟良与杨排风展开比武,观众们为两位选手加油鼓舞。)

好,咱们就这样办!

杨洪(不满):丈夫一言不顾吗?

孟良(冷静):驷马难追。

杨洪(欣喜):好啊,二爷说话算数!排风,你来了。

杨排风(气势磅礴):巾帼女儿天下第一,全凭武艺定输赢。

孟良(从容自信):排风,让我们在花园一决高下。

杨排风(礼貌回应):请。

(他们匆匆离开,杨洪和佘大君也跟着去观战。)

杨洪不满地接受了孟良的挑战,并派出杨排风作为代表。不久后,两人在花园中展开比武,在场观众加油助威。最终,孟良以出色的武艺战胜了杨排风,成为场上的胜利者。 

孟良(得意洋洋):看来我果然不是驷马难追,哈哈!

杨洪(懊恼):这可真是太丢脸啦!

佘大君(欣喜):孟良真是一位英勇的将军,太棒了!

(大家纷纷离去,标志着这场比武的结束。)

!我们来到花园,怎么比武比得更热闹一些呢?

杨排风(询问):二爷,您带了什么兵器?

孟良(自信回答):我带了一对板斧。

杨排风(笑道):那我这儿有一根棍子。

孟良(挑战):好的,让我们看看谁更厉害。

杨排风(合起掌来):那么,我们就:

(念)局势瞬息万变,

孟良(念)双方短兵相接。

杨排风(礼貌动作):请开始吧。

(两人开始激烈比武,眼看孟良的斧子要胜过杨排风的棍子,可杨排风猛然一击,打落了孟良的斧子。)

孟良(不甘心):哎呀!

(他们接着比武,但最终杨排风的攻击打中了孟良的要害。)

孟良(悔恨):今天我不该逞强自作聪明引来这场是非。

(现场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观众们也用掌声表达着他们的不满。)

>(西皮摇板):我手中的火棍砸在上面啪啪作响,而我双脚却在下面左冲右撞躲避不及。这丫头招数真是狠辣,居然敢欺负我!

>(急急风,阴锣)孟良和杨排风上场,大锣一击!

>佘太君(愤怒地说):唉呀!胆大的排风,孟二爷可是三关有名的上将,竟然被你打成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

>杨排风(慌忙解释):太娘,你不用着急,孟二爷没受什么重伤。

>佘太君(命令杨洪):杨洪,你上去看看。

>杨洪(回答):是。

>(杨洪向佘太君回报):太娘,孟二爷一冲就把我瞪了一眼。

>佘太君(担忧):唉呀,现在该怎么办啊?

>杨洪(自信满满):不用紧张,只要我拍一下他,他就没事了。

>(此时,杨洪匆匆忙忙上前把孟良拍醒了。)

>孟良(苏醒):谢谢您了,杨洪。

(此处重新编排剧情和原文有些不同,请暂时忽略差异)急急风〗。乐声跟着佘太君的一声令下响起,杨洪把孟良扶了起来,并拍打他三下。两个撕边的大锣再次响起,场面更加紧张刺激。)

佘太君(紧张而期待地问):孟良,你怎么样,排风的实力如何?

孟良(坚定地回答):排风是个好手,排风是个好手!

佘太君(急不可耐):她有没有能力去挑战韩昌?

孟良(不解地问):太娘你是说排风她吗?

佘太君(坚定地回应):是的,正是。

杨排风(自信满满地说):当然有能力,二爷,你说我能不能挑战韩昌?

孟良(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杨排风(兴奋地说):你看,我又受到了肯定,我要去挑战韩昌了!

佘太君(下达指令):既然如此,那孟良就听从命令吧。

(急急风响起,乐声和锣鼓交织成一片,预示着更激烈的战斗即将到来。)

(〖锣鼓激奋〗,声音震耳欲聋。)

孟良(警惕地回应):在。

佘太君(严厉地下达命令):命令你立即前往三关,解救小本官,切记不能有失误。

孟良(忠诚地回答):遵命。

(〖锣鼓激奋〗,震耳欲聋的声音再次响起。)

杨洪(中断行动):等一下。

杨洪(不屑地说):嘿,二爷,你赌输了要承认,别想赖账。

孟良(警惕地追问):什么赌局?

杨洪(不屑地回答):别装傻了,你不是跟排风打赌了吗?输了就要磕头叫她亲娘。

孟良(不屑地回答):哼,我是三关上将,怎么可能称呼那排风为亲娘?我可绝不会这么做。

杨洪(不屑地回答):你怎么了,想耍赖?算了,那我不跟你赌了。

杨洪(高声喊道):排风,听着,他不认输!

(〖锣鼓激奋〗,声音更加响亮。杨洪做了一个冷笑的手势。)

杨排风(气愤地回应):没谁了!

(不屑地反驳):等等,我刚才已经跪了,还要怎么赔礼道歉?

(〖撕边大锣一击〗,孟良跪了下去。)

杨洪(嘲讽地说):叫出声来呀。

孟良(无奈地回应):算了吧,还要叫一声吗?

杨洪(坚定地回答):当然要叫。

孟良(无可奈何地说):好吧,那就咱们一起叫吧。

(乱锤,〖撕边大锣〗一击。)

孟良(沮丧地说):排风呀,亲娘呀!

(乱锤,〖撕边大锣〗一击。)

杨洪(得意地说):听说丈夫的承诺难以更改,这就是真理!

孟良(不满地说):哼,你还不如滚一边去呢。

(〖大锣一击〗,杨洪离场。)

佘太君(严肃地训斥):排风,你得罪了孟二爷,现在立即向他赔礼道歉!

杨排风(恭敬地回应):遵命,我向孟二爷赔礼道歉。

(杨排风向孟良行礼)

(厉声斥责):孟良,你的胆子也真够大的!难不成你是想在三关一败涂地,丢尽那么多将士的脸面吗?

(〖大锣一击〗,孟良震惊地跪下)

杨排风(冷笑着):这次看你怎么解释!

(〖大锣一击〗。杨排风假装要打孟良。)

孟良(有些惊恐):你又来干什么?

(〖大锣五击〗。孟良下了台。)

佘太君(语调温和):排风,此次你跟随孟良前往三关,我有话要对你说。

(唱快板)

在花园里说些闲话,

让排风听到知晓:

在三关处会战勇敢,

需要孟良多关照。

(孟良上台,杨排风下台。)

佘太君(语气坚定):孟良,你要带领排风前往三关,千万要注意保护她的安全!

(杨排风在幕后偷听)

孟良(恭敬地回答):是,我会好好照看她的。

了,那我就自己带咯。

(大锣五击。孟良、杨排风离开府门。)

杨排风(得意地说):二爷,刚才咱们比武,我可是赢了哇?

孟良(礼貌地回答):当然是你的武艺更出色了。

杨排风(问道):那你说我像个什么?

孟良(突然想起京剧剧本):像那个猴儿骑骆驼的故事。

杨排风(疑惑地问道):那是什么故事?

孟良(解释):马儿比骆驼高,猴儿比骆驼高,但猴儿骑骆驼时,就“高过去”啦。

杨排风(试探性地问):这是夸我比你高一筹吗?

孟良(礼貌地回复):没错,你的武艺更胜一筹。

杨排风(开心地说):听说您不能带我上马,那我就自己带咯!

孟良(有点不好意思):抱歉,我是三关著名的上将,怎么能让你这黄毛丫头带马?我不能这样做。

(不悦地说):不能带怎么了,有什么好抱怨的吗?

杨排风(气急败坏):呸,真是没用!

孟良(无奈地说):行了,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带你上马,那就给你带吧。

杨排风(得意地说):终于肯服气了!

孟良(狠狠地骂):废话!

(大锣一击。孟良为杨排风带马,杨排风骑马,孟良上马。)

孟良(唱道):坐在马上说个不停,

怕你这次征程难成。

杨排风(问道):二爷,您在唱什么呢?

(唱腔转变)

二爷不必多拐弯,

排风的实力不容辩。

哪怕韩昌虎再凶猛,

杨排风也有擒虎能。

紧紧加鞭,向前进!

孟良(欣喜地说):好样的,排风!我决定跟你一起出发。

杨排风(大喜):太好了,谢谢您啊!

(大锣一击。杨排风和孟良一起上马,开始了旅程。〖急急风〗。)

孟良(赞叹地唱道):二爷二爷,与我同行,

相伴漫天雪与风。

杨排风(和唱):排风排风,与你同行,

大胆赴征踏雪逢。

(急急风。孟良、杨排风在白雪皑皑的原野上疾驰而去,背后是落日余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