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5 月 19th, 2024

京剧传统剧目)

admin

11 月 12, 2023 #京剧剧目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明公断》,是京剧传统剧目。最初的版本是梆子戏《明公断》;1953年中国评剧院移植《秦香莲》。

《铡美案》是三侠五义的续书《续七侠五义》故事,这是包公故事里一个很有名的段落,根据文学包公故事编制的一个优秀的传统剧目。该剧目讲述了北宋年间包拯不畏权势,执法如山,把附马陈世美处之以法、斩杀于龙头铡之下的故事。

北宋年间。秦香莲的丈夫陈世美进京赴考,一去三年,杳无音讯。值年大荒,公婆相继饿死,香莲葬了双亲,携领一对儿女远涉千里进京寻夫。在京城,秦香莲惊闻丈夫早已中了状元,当了驸马,便闯入驸马府认夫。可陈世美为贪图荣华富贵,狠心抛弃贤妻,甚至将香莲撵出门。香莲三人前往开封府途中,露宿一处野庙,陈世美派武官韩琪跟踪追至,欲将香莲三人杀之灭口。香莲向韩琪哭诉自己的不幸遭遇。韩琪听罢十分同情,让香莲快些离开。但韩琪自感无法交差,便自刎而死。香莲惊见,悲愤至极,收起沾满鲜血的钢刀,直奔开封府告状。包拯传秦香莲出庭作证,陈世美拔剑刺向香莲,包拯见人证物证俱在,便将陈世美押入大牢。判以死刑,当场开铡,使正义得以伸张。

(西皮流水)下陈州为黎民不辞辛劳,秦香莲拦轿喊冤把驸马告,陈士美杀妻灭嗣死罪恶滔滔,执法如山谁不晓,这三口铡,铡的是皇亲国戚,污吏,恶霸与土豪,无私的铁面我把社稷保。

包拯(西皮快板)国太恩情臣知晓,铭记在心保宋朝,驸马犯下欺君罪,杀妻灭嗣罪难逃,香莲在开封将他告,执法如山我不轻饶

秦香莲(反西皮二六)香莲状告陈士美,破镜不曾望重圆,他身登龙门把心变,杀妻灭子禽兽一般,依权仗势忒凶残,逼死韩琪在庙前,似这等欺君害民负心汉,岂能容留在人间,还望国太秉公断,为民除害惩凶顽。

说法一: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陈熟美的同窗好友仇梦麟与胡梦蝶从均州到京都找陈熟美求官,被陈熟美讲明道理后婉言拒绝。仇、胡二为不满,认为陈熟美在求学期间曾受过他们的接济,现在他仕途已就,反而忘恩负义,不念旧情。怀恨而归的仇梦麟和胡梦蝶走到河南南阳,正遇上当地上演曲剧《琵琶记》。二人看到戏中所演的正是忘恩负义之事,于是计上心来。他们不惜花费银两,请戏班子按自己的意愿,把《琵琶记》的情节加以改造,把戏中忘恩负义的男主人公换成了他们怨恨的陈熟美,于是演化成了新戏《铡美案》。

说法二:清代剧目,作者不详。秦香莲的故事既非一直以来便有的民间传说,亦非对历史的穿凿,属后人编撰附会之作。据记载,《铡美案》最初的版本是梆子戏《明公断》。1953年,中国评剧院移植《秦香莲》,此后很多剧种相继移植此本。

北宋年间书生,进京赴考考中状元后当了驸马。因贪图荣华富贵,狠心抛弃贤妻秦香莲,还欲将其三人杀之灭口。后被秦香莲告状至开封府,最终被包拯处之以法,斩杀于龙头铡之下。

陈世美之妻。在陈世美进京赴考后遇大荒,公婆相继饿死,葬了双亲,后携领一对儿女远涉千里进京寻夫。得知丈夫当了驸马,便闯入驸马府认夫。但被丈夫狠心抛弃,还险些死于其家将之手。最后直奔开封府告状。

时为陈世美的家将,陈世美派其跟踪秦香莲并杀之灭口。后听了秦香莲的不幸遭遇后,十分同情,让其快些离开,自感无法交差,便自刎而死。

《铡美案》从节奏上说比老生的快板速度要慢一些,一气呵成,余音不绝。高昂豪放的唱腔衬托出包公性格气质上的粗犷、奇伟、豪迈。因而在演唱上要求用真声演唱,音色宽阔洪亮,粗壮浑厚。动作造型也要求粗犷线条,气度恢宏,以突出人物的性格和声势。

《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是包拯审判陈世美时的一段西皮唱段。唱段开头的【导板】高亢有力,表现了公堂上威严肃穆的气氛和包拯刚直正义的威慑力量。“驸马爷”三字的“爷”字,吐字和收音都短促,听起来干脆,以表现包公对陈世美态度严肃,语气含威,声调较硬。随后四句用【西皮原板】演唱,表现了包拯用平静缓和的情绪对陈世美好言相劝的形象。至“我料你在原郡定有前妻”这句时,速度减缓,好像在试探、观察陈世美的反应。随后,见陈世美态度恶劣,便在劝导中带有了训斥责问的口吻,唱腔的速度还原、句逗缩短、节奏紧凑,好像包拯开始激动起来。因此“反把她欺”的“欺”字收得利落,带有激昂,气愤的口吻。

《铡美案》的主题思想具有鲜明的人民性。铁面无私的黑脸包拯,不管国太的讲情也好,皇姑的哀求也好,毅然决然地把袍袖一挥,将那弃亲背妇杀子的陈世美一刀铡了。这种借“假阎罗老包”之手,除不忠不义之人的痛快淋漓,充分象征了人民公意受理了秦香莲的控告,也象征着饱受“人治”之苦的中国百姓,对法律公正的由衷渴望和迫切要求。《铡美案》中的包拯义愤填膺力主公道,斗胆置皇姑、国太的压力、权威于不顾,一刀铡下“负心汉”的人头。这一刀铡得真是痛快淋漓,它意味着对“富易交,贵易妻”的封建男权丑恶现象的断然否定,剧中人为之扬眉吐气,剧外人也为之欢欣鼓舞。舞台上道义的胜利,代表着普天下千千万万受苦受难者渴望公正的共同心愿。(邵清河《青少年艺术修养·戏剧艺术欣赏》)

戏中成功塑造了包拯与秦香莲两个艺术典型。秦香莲孝敬公婆、体贴丈夫、关爱子女、敢于抗争,是有着传统美德的中国妇女的化身。包拯的形象刻画得尤为成功,不仅写了他的秉公执法、刚正无私,也写了他软弱、动摇的另一面,在皇权的巨大压力下他也得敷衍调和。他无奈地唱出了“这有纹银三百两,拿回家去度饥寒。教子南学把书念,千万读书你莫做官”,这精彩的一笔,写出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活人,毫无概念化的痕迹。(常立胜《小议〈铡美案〉》)

《铡美案》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民间故事,也是一个优秀的传统剧目。这个剧本是以中国京剧团演出的《秦香莲》中的《铡美案》一折为底本,由中国京剧团王泉奎、娄振奎、赵文奎、郑亦秋与本院编辑处邱炘、吕瑞明共同整理的。其中的唱段《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成为经典唱段,广为流传。

“驸马爷近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欺君王瞒皇上,悔婚男儿招东床,杀妻灭嗣良心丧,逼死韩琪在庙堂”随着这句经典唱腔,铡美案被大家广泛认知。

其实在明代根据元曲整理的《包公案百家公案》里第26回《秦氏还魂配世美》陈世美中状元不认妻子儿女的故事和现代铡美案剧情差距很大。那么现代的铡美案和包公百家公案又有什么区别呢?

陈世美“久贪爵禄,不念妻子”两年未回家,秦氏带两个孩子寻夫,在陈世美过寿的时候扮作弹唱女子在其同僚面前为其献琵琶曲,陈羞脸难藏散席后把秦氏抓来棒打一番赶出城去,觉得秦氏行为“羞杀陈门概族人”派骠骑将军赵伯纯赶到白虎山下一剑杀之,要接瑛哥、东妹回府,两个孩子不回。铡美案里是韩琪追杀秦香莲至破庙,见秦香莲可怜不忍杀害又无法交差。

神仙觉得秦氏死的冤,唤土地判官看管秦氏尸首,不可损坏。化作法师黄道空教给瑛哥、东妹武艺。后闹海盗的时候天子张榜寻贤,瑛哥、东妹平海盗被封官。封瑛哥为中军都督,封东妹为右军先锋夫人,封母亲秦氏为镇国老夫人,父陈世美为镇国公。兄妹去白虎山敕葬母亲的时候,秦氏还魂要报当年被杀之仇,告到包大人台下。包大人怒,拟决世美罪名禀报天子,即差张千、李万去拿陈世美、赵伯纯到庭鞫问、拷打一番。世美俯首无语,一直实招。拯拟世美配辽东军,赵伯纯配云南军。铡美案里是秦香莲到开封府状告当朝驸马杀妻灭子,被龙头铡所铡。

那么为什么流传下来会有这么多差距呢?这是因为在《三侠五义》之前包公还没有铡刀,更没给展昭等人辅佐,无法用法器铡权贵。包公故事出于宋代,兴于元曲,明代经人整理成短篇集包公案又叫龙图公案,清代经石玉昆借鉴包公民间故事创作出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三侠五义》前二十七回以包公故事为主,把原来被严重神话了的包大人还原成普通人,更体现了包公清正廉明人性化的一面。其中包括四大门柱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的由来,公孙策的出世由来,包大人三口铜铡的由来,开封府三宝的由来,展昭辅佐包大人的由来等等,这些都是《三侠五义》情节故事。自清代后,包公戏演出的基本都是《三侠五义》里的故事情节,也引用了《三侠五义》里包大人的三口铜铡和护卫展昭。现代戏曲《铡美案》是《三侠五义》的续书《续七侠五义》里的“铡美案”故事情节,所以现在大家看到了现代铡美案的样子。

体重的成分可分为非脂肪物质与脂肪物质二大部分,肌肉含量是非脂肪物质中去除掉约占体重4%~6%的无机质,肌肉量就是身体中肌肉所占的比例。

Foxtrot(狐步舞)狐步舞产生于20年代并是以一个美国表演者—Harry Fox的名字命名的。起初每分钟跳48小节,20年代,这个拍子导致了每分钟50到52小节的快步舞与狐步舞相脱离,而继续慢下来的纯粹的狐步舞每分钟只有32小节。在一战快结束时,慢狐步舞包括:基本步、三步、一个慢步和一个旋转。1918年末出现了波浪步,然后以“jazz-roll”而出名。

动员是阶级、政党或集团及其代表人物为实现某项目标而进行的宣传、鼓动等行动,是斗争的重要手段,动员的目的在于启发和教育本阶级群众或本组织成员提高觉悟,明确奋斗目标,组织浩浩荡荡的队伍以实现其任务,如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党为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挽救民族危亡,而号召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共同抗日所进行的总动员,又如全国解放初期为抗美援朝所开展的总动员等,动员一旦开展起来,其力量是伟大的,但如果做了错误的动员,其负面的影响亦是巨大的。

安安送米是一个中国民间传说故事。属于明传奇《跃鲤记》的一折。书生姜诗,误信谗言,迫于母命,将妻庞三娘休弃。三娘无颜回归母家,只得寄迹尼姑庵中。其子安安年方七岁,思母情切,瞒过祖母,负米至庵奉母,并一再求母回家。三娘虽有爱子之心,但迫于封建礼法,欲归不得,只得婉劝安安回家,洗泪而别。编剧是李志浦。

细菌战亦称“生物战”。是利用细菌或病毒作武器,以毒害人、畜及农作物,造工瘟疫的一种极端灭绝人性的罪行。一九三五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曾先后在我国东北、广州及南京等地建立制造细菌武器的专门机构,并于1940年至1942年在我国浙江、湖南及江西等地撒布过鼠疫和霍乱等病菌,以致造成这些疾病的发生和流行,其中包括解剖、病菌注射、冷冻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