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23rd, 2024

京剧《赵氏孤儿》全剧剧本(《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版)

admin

11 月 13, 2023 #京剧剧本

程婴:老生,学士巾,黑三,皎月色青边蓝衫,紫绦子,布袜子,彩裤,云履;第五场加翅的高方巾,青地蓝边蓝衫,紫大带;第七场青褶子,绦子;第十场员外巾,白三,帔;第十二场白发髻,古铜褶子;第十四场员外巾,帔

赵盾:老生,文阳,白三,绸条,白蟒,玉带,彩裤,厚底;第二场相巾,白开氅;第三场相纱,白蟒,玉带,白发髻

庄姬:旦,凤冠,宫装,彩裤,彩鞋;第五场花褶子,包绸子,斗篷;第十一场套翅,黑帔;第十四场凤冠,蟒

公孙杵臼:老生,纱帽,白三,古铜蟒,玉带,彩裤,厚底;第七场老人巾,古铜褶子,大坎肩,福字履;第八场白发髻

屠岸贾:净,紫金冠,翎子,黑满,红蟒,玉带,彩裤,厚底;第十一场箭衣,大带,斗篷,黪满;第十四场员外巾,开氅

《赵氏孤儿》敷衍春秋时代晋国上卿赵盾一家的悲剧性故事。晋灵公夷皐荒淫无道,宠信奸臣屠岸贾,残虐百姓。赵盾屡屡谏言,撄晋灵公怒,示意屠岸贾除掉赵盾。屠岸贾先遣刺客鉏麑进行暗杀,鉏麑在得悉赵盾忠贞体国之后,触槐死。屠岸贾又教獒犬在朝廷上啮赵盾,赵盾为力士提弥明及灵辄救援得免。最后,屠岸贾终于害死赵盾,并将赵盾全家三百余人杀害。赵盾的儿子赵朔尚晋灵公的妹妹庄姬公主,赵朔死时,庄姬公主有娠待产。庄姬公主入宫后,产生一子,借着宫人卜凤和门客程婴的帮助,将赵氏孤儿救出。屠岸贾进宫搜寻不得,乃揭示国内,如不献出赵氏孤儿,便将与赵氏孤儿同庚的婴孩悉数处死。程婴和公孙杵臼商议援救赵氏孤儿和全国儿童的两全之策,程婴毅然以自己的儿子假充赵氏孤儿,交给公孙杵臼抚养,而他则向屠岸贾出首,诉告公孙杵臼隐匿赵氏孤儿。屠岸贾果然不察,将公孙杵臼和假的赵氏孤儿处死,同时反应程婴的请求,将赵氏孤儿当做程婴的儿子认为义子。十五年后,赵氏孤儿长成,程婴将赵家的悲剧以讲说故事的方式告诉了赵氏孤儿,同时得到老臣魏绛的帮助,终于由赵氏孤儿手刃了屠岸贾,报却沉冤。

《赵氏孤儿》是一个传统的剧目,在各种地方剧里都很流行。京剧旧名《八义图》,其中的单折《闹朝扑犬》和《搜孤救孤》表现正面人物的义行,是很为观众所喜爱的。这个剧本是在一九五九年根据马健翎同志的秦腔同名剧本由王雁同志改编的,马连良先生在这个剧里扮演由壮而老的程婴,在人物的心理矛盾和高尚品质方面有深入的刻画,打破了他演《八义图》的艺术水平,创造出许多动人的形体动作和沉郁刚健的唱念声腔。

(〖幕前曲〗。〖急急风〗。灵彻、周坚、八校尉同翻上,双望门,归两边。〖四击头〗。屠岸贾上,站中,裴豹牵獒犬随上,站大边台口。)

(〖一锣〗。〖到夏来〗。灵彻、周坚、八校尉同退下。提弥明、三殿前卫士、宫娥、二大太监站门引晋灵公同上,入大座。)

(〖园林好〗。屠岸贾坐大边跨椅,大太监斟酒,晋灵公、屠岸贾同饮。晋灵公停杯一叹。〖大锣一击〗。)

屠岸贾(白)二位!想这晋国百姓皆是主公的子民,慢说弹弓误伤,就是打死几个,又何必这样大惊小怪!

赵盾(白)主公连日不上早朝,把国家大事置于不顾,只知宠信奸贼,饮酒取乐。饮酒么倒还罢了!怎么,还在高楼之上弹弓伤人打得百姓东逃西散,叫苦连天,这是何理也?

赵盾(白)“小事不谏,即成大事”。况且主公身为一国之主,不知勤政爱民,反用弹弓伤人,以此为乐,怎么还说这是小事?

(白)你身居大夫之职,不思尽忠报国,反倒修建桃园,劳民伤财,引诱主公不理朝政,饮酒取乐,弹打百姓。你真乃无耻之辈也。

晋灵公(白)本当将他斩首,怎奈那赵盾乃是三朝元老;先王在日又将我御妹庄姬公主许配他子赵朔;若将他斩首,只恐满朝文武不服。

鉏麑(白)老丞相不要惊怕!小人名唤鉏麑,乃是屠岸贾府中的家将,今奉屠岸贾之命,前来刺杀老丞相。

(冲头。裴豹自上场门下,屠岸贾示意,八校尉同下。屠岸贾三笑。〖四击头〗。屠岸贾亮相。〖急急风〗。屠岸贾下。〖长锤〗。晋灵公上。)

(〖急急风〗。赵盾、屠岸贾自上场门、下场门分上,到台口双看,回头,同进门,赵盾站大边,屠岸贾站小边。)

屠岸贾(白)臣启主公!既有人前去行刺,那有刺客触槐而死之理?分明是他诬告不实,请我主公将赵盾治罪。

赵盾(白)屠岸贾!那刺客乃是你府下家将鉏麑。是他见我乃是忠良,不肯加害,故而触槐而死。任你口若悬河,也难逃谋杀大臣之罪!

(三锣。裴豹拍獒犬头,獒犬东瞧西望,忽见赵盾身穿白袍,向赵盾扑去,提弥明见獒犬咬住赵盾,气愤非常,赶过去一锤将獒犬打死。)

(冲头。赵盾急下。提弥明用锤欲击屠岸贾,屠岸贾拔剑,拽下提弥明锤,踢倒提弥明,裴豹向前上绑。)

晋灵公(白)奉卿为上大夫之职。就命卿家将赵氏满门斩尽杀绝,驸马赐死,庄姬公主带进宫来。领旨下殿。

程婴(白)驸马!我程婴虽是一市尘庶人,颇知大义,如今你一家被害,我岂能袖手旁观,我有意等公主分娩之后,将婴儿抱至我家抚养,将来也好与你赵家报仇雪恨!

(乱锤。程婴归小边,卜凤、赵朔、庄姬归大边,程婴左看。〖撕边一击〗。程婴右看。〖撕边一击〗。程婴考虑。〖撕边一击〗。程婴转动双睛。)

程婴(白)公主不必着急!待等公主分娩之后,就在宫外张贴榜文,上写:公主得下不治之症,太医束手无策,招草泽医人进宫调治。那时我揭下榜文,应聘进宫,将婴儿盗出,你看如何?

(程婴左手撩袍,出门,向左小转身,右手翻水袖,向左让髯,抬右腿,亮斜相。〖急急风〗。程婴下。屠岸贾、八校尉、二宫女、裴豹同上,同挖门,屠岸贾端详宫门,进门,站中。)

屠岸贾(白)跪听宣读,诏曰:“只因赵盾欺君误国,命屠岸贾抄杀赵氏满门,驸马恩赐一死,庄姬公主随旨进宫。”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屠岸贾示意二宫女扶庄姬起,出门。庄姬奔下场门,忽转身欲与赵朔语,屠岸贾发现庄姬有孕,卜凤趋前挡住庄姬,同下。)

(白)你在朝惑君,陷害忠良,今日杀了我赵氏满门三百余口,我恨不能吃你之肉,饮你之血,方解我心头之恨也!

卜凤(白)公主一夜未眠,现在将将入睡,你们不要惊动。命你二人去至御花园,与公主挑选几盆鲜花,不得有误。快去!

卜凤(白)且喜公主产生一子,假作身染重病,太医调治无效,张贴榜文,招聘草泽医人。我想程先生若见榜文,知公主已然分娩,定能揭榜进宫。还不见程先生到来,是何缘故哪?

(白)那日进宫之后,产下此子,起名赵武。想我赵家只留下这一颗根苗,先生带回抚养,要好生看待;等他长大,也好与赵家报仇。非但本宫,就是屈死的三百余口也感你的大恩大德!

(庄姬将婴儿放在药箱中。程婴左肩背药箱出,向下场门看,右手撩水袖,脸向里亮相,下。庄姬以目投之,依依不舍。音乐作铁马声效果。)

(〖急急风〗。四校尉斜一字引韩厥同上。〖急急风〗。韩厥到台口,挥手,四校尉倒引下。韩厥左右两望,亮相。〖水底鱼〗。程婴匆遽而上,到台口,与韩厥对面,惊讶。程婴奔下场门,韩厥到中场,发现程婴行色惊惶,遥而呼之。)

(程婴如释重负,关好药箱,婴儿在内突然啼哭,韩厥立即向前,右脚踩住药箱,拔剑。程婴右手抬起,左手捂住药箱,向回看韩厥。)

(白)我是个草泽医人,与赵家非亲非故;只因他全家被害,可叹这世代忠良,只留下这一条根苗,是我不顾生死前来搭救。今被将军看破,你若贪图富贵,将我献与奸贼,你请功受赏去吧!

程婴(白)非是我去而复转,此事万万不可泄漏。倘若走漏风声,我程婴一死无关紧要,倘若孤儿有一差二错,可叹赵氏三百余口冤沉海底!

(乱锤。内作呐喊声。程婴打背躬。韩厥拔剑,程婴摇手止之,韩厥毅然自刎。程婴跪步前趋,向外转身,右手搭左肩,亮相下。〖急急风〗。四校尉、裴豹引屠岸贾同上。)

(白)裴豹听令!就命你张贴榜文,晓谕全国百姓:三日内献出孤儿赏赐千金;三日后无人献孤,要将这晋国中的婴儿与孤儿同庚者俱都斩尽杀绝!

程婴(白)仁兄有所不知,那奸贼进宫搜孤,未曾搜出,因此贴出榜文:三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若无人献孤,要将晋国中全国的婴孩与孤儿同庚者俱斩尽杀绝!

程婴(白)我有一子命唤金哥,与孤儿般长般大。我将孤儿抱至仁兄家中,由仁兄抚养;你去出首,就说我程婴隐藏孤儿不献。那奸贼必然将我父子斩首;一来救了孤儿的性命,二来救了全国中的婴。仁兄,你看此计如何?

公孙臼杵(白)贤弟,你将金哥抱至我家,你去出首,就说我公孙杵臼隐藏孤儿不献,那贼将我与金哥杀死,那时你安心抚养孤儿,岂不是好吗?

(公孙杵臼开门,程婴出门,回身甩髯口,向公孙杵臼摆手示意,公孙杵臼一手扶门,一手向程婴摆动。程婴下,公孙杵臼后自上场门下。)

(程婴冷笑。卜凤挣扎而起,扑奔程婴,至大边台口,抓住程婴左臂狂咬,四校尉急向前拉开。卜凤向前扑,屠岸贾踢卜凤坐子。卜凤起,扑向屠岸贾,屠岸贾出剑砍死卜凤倒地。程婴站在大边揉手,见卜凤被杀,大惊。)

(程婴上右腿,向外转身甩髯口,面视屠岸贾亮相。屠岸贾杀死卜凤后,向里转身,右手持剑,面视程婴亮相。)

程婴(白)小人与公孙杵臼有八拜之交,那日去至他家探望,忽见他家多了一个婴儿。我想公孙年过七十,哪有这未满一月的婴儿。是我追问此事,他言语支吾;方知他隐藏孤儿不献。我好意劝他献,他执意不肯,反将小人辱骂一场。故而前来出首。

程婴(白)小人与公孙杵臼原无仇恨,只因大人有榜文在外:三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若有知情不举者罪上加罪。小人怕牵连在内,特地前来密告。

(程婴站大边台口处。〖撕边一击〗。程婴从右向左甩髯口,双手抡鞭,从左向右打下。〖撕边一击〗。程婴从右向左甩髯口,从左向右打下,放下皮鞭,双手撩髯口,左右手一前一后摆动。)

(屠岸贾摔死婴儿。程婴站小边,心中思虑万千,左望,右望,翻水袖障面。公孙杵臼站大边,见婴儿被摔死,径向屠岸贾扑去,屠岸贾抓住公孙杵臼右手。)

屠岸贾(白)好!老夫膝下无子,就将你子拜在老夫膝下,以为螟蛉义子,你夫妻二人在我府中吃碗安乐茶饭。

(〖急急风〗。魏忠、栾纠、荀宾、籍偃双抄上,同亮相。〖大开门〗。八马童、中军双进门上。〖四击头〗。魏绛上。)

魏绛(白)老夫,魏绛。镇守边关一十五载,昨日圣旨到来,新主登基,调我回朝,此番进京,定与赵家报仇雪恨!

(栾纠、荀宾同暗下。〖五马江儿水〗。魏绛、魏忠、籍偃同上马,上场门斜一字。〖急急风〗。魏绛加鞭下,魏忠、籍偃加鞭同下,中军加鞭下,八马童同拥下。)

(〖长锤〗。庄姬下。四马童自两边分上,马童甲带马。魏绛、四马童同走圆场,至小边,魏绛下马,进门,四马童同暗下,魏忠自下场门上,见面。)

魏绛(白)想当年我在桃园与大司寇争吵几句,此番回朝,还望程老先生在大司寇面前多多美言几句,与我二人解和。

(魏忠将程婴推倒,持皮鞭打程婴后背,程婴单腿跪走,直向大边台口,转身作欲说话状。魏绛拿过皮鞭将程婴打向小边,程婴双腿跪走向台口,往外转身,斜着,右手按地,连摆左手,坐在台口正中,面向魏绛。程婴突然纵声大笑。)

(白)当年我与公孙杵臼定下一计:他舍性命,我舍姣儿,方能保全孤儿的性命。首阳山搜出摔死的乃是我的儿子名叫金哥,如今孤儿已然长大,改名程武。

(魏绛骇然,急掷皮鞭,踢蟒,抓蟒,趋前搀程婴双手,魏忠至程婴身后扶之起。魏绛站大边台口,程婴站小边台口,魏忠站小边里边。)

程婴(白)大将军,自从你离朝之后,那屠岸贾奸贼横行霸道,民不聊生,将军此番回朝,就该灭却奸贼,一来与万民除害,二来与赵家报仇的才是。

(〖急急风〗。四小军、四校尉同斜一字上,赵武上,加鞭奔至台口,亮相,拉开回。〖四击头〗。屠岸贾骑马上,与赵武一抄,赵武归大边,屠岸贾归小边。扭丝。四小军同站大边,四校尉同站小边。)

(屠岸贾引四校尉自上场门同下。〖水底鱼〗。赵武、四小军同走圆场,归小边一条边,赵武下马。五击头。赵武进门,站小边。春来托双雁引庄姬、四宫女自下场门同上,四小军自上场门同下。)

庄姬(白)这——是你不知,我有一子与小将军年纪相似,不幸他早年丧命。今见小将军,引起了想子之情,故而落泪。

(乱锤。庄姬怒下,四宫女随下,春来将雁掷地,随下。赵武不知所措,呆痴。〖撕边一击〗。赵武向下场门望。四小军同一条边上。)

(程婴上,右手持画册,回身望。小锣一击。程婴在台口正中进门,坐大边椅。〖大锣一击〗。程婴忽站起,扒门,左右两望。小锣一击。程婴关门,扦门。小锣一击。程婴入座,启画册,提笔准备作画。)

程婴(白)我儿若问,听父道来:穿红袍的乃是一个奸臣,他用酒色君王,弹打百姓取乐。这个穿白袍的是一个大大的忠臣,他劝说君王,咒骂奸贼!奸贼怀恨在心,在金殿之上用恶犬将穿白袍的咬伤,是他言道:穿白袍的有欺君之罪。君王昏庸,就降旨将穿白袍的满门家眷三百余口俱都斩尽杀绝了!

程婴(白)这穿绿袍的官儿乃是穿白袍的儿子,也被奸贼所害。他的妻子乃是君王的胞妹,当时身怀有孕,故而未被斩首,被带进宫去,在宫中生下一个婴儿。

程婴(白)这个奸贼又张贴榜文:有人献孤,赐赏千金;无人献孤,便将晋国中全国的婴孩与孤儿同庚者俱要斩尽杀绝!是那个穿青衣的人儿,愿将亲生的儿子假扮孤儿,藏在穿黄衣裳的人儿家中,前去出首。穿青衣的言道:穿黄衣的隐藏孤儿不献。这奸贼大怒,前去搜查,搜出那个假扮的孤儿,他就摔——摔死了!

程婴(白)好!我就对你实说了吧!这个穿白袍的是你祖父赵盾,这个穿绿袍的是你父赵朔,穿红袍的就是奸贼屠岸贾,穿青衣的就是我,庄姬公主是你亲生之母,你就是那奸贼屡害不死的孤儿赵武!

(屠岸贾、程婴、魏绛、赵武同入座。屠岸贾坐大边,赵武坐大边跨椅,魏绛坐小边,程婴坐小边跨椅。屠岸贾惊惶不定,频频目视赵武,赵武暗中以右手拍胸,并竖拇指向后指,示以尽管宽怀安坐,可保无虑。)

(屠岸贾急呼侍从救护。〖急急风〗。四校尉自两边分上,魏忠、籍偃分头迎出,架四校尉自两边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