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月 18th, 2024

京剧振兴 从娃娃抓起

admin

11月 14, 2023 #京剧资讯

8月25日、26日,由北京国家大剧院、北京京剧院联合主办,北京市海淀区西颐小学协办的第二届“少儿京剧夏令营”,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举办了汇报演出。张、刘竹萱、张诗韵、姜舒原等60多名小营员为观众带来了《贵妃醉酒》、《穆桂英挂帅》、《打龙袍》、《沙家浜》、《赤壁》等经典唱段。

此前,汇报演出的导演石宏图曾透露,汇报演出将以“丰富多彩、活泼新鲜”为特点,在舞美、服装上更适合少儿特点进行制作,节目选择上也是传统戏、现代戏、新编历史剧“三并举”。事实证明,汇报演出没有让观众失望,国家大剧院小剧场摇身变为古色古香的戏楼,华丽唯美;通过光影结合的技术手段,将京剧大师的表演画面与现场演出结合,虚实相生,让观众静静感受京剧的传承。

小营员们经过近一个月的排练打磨“惊艳”亮相。这些京剧娃娃最小的只有5岁,最大的不过13岁,他们来自北京、广东、山东、江苏、辽宁等地,还有来自美国、加拿大、法国的外国娃娃。别看年龄小,孩子们唱大戏、做主持、拉京胡,表现和气势都不输名角。

美籍华人刘竹萱曾业余学过一年京剧,她非常喜欢梅派艺术,夏令营中她和青年演员、梅葆玖谭娜学习梅派经典剧目《穆桂英挂帅》。汇报演出中,她感情激昂、动作简练,俨然一个大青衣风范。

本届夏令营年龄最小的丁浒一上场便引来了观众的笑声和掌声,虽贴上了“胡传魁”特有的络腮胡子,但仍掩不住他一脸的稚嫩。还未开唱,观众都大呼“太可爱了”。初生牛犊不怕虎,丁浒信心十足、台风稳健,与“阿庆嫂”原佳怡、“刁德一”杨腾合作默契。

小营员天爱和吴镭馨一直备受媒体关注。天爱是法籍华人,为了参加夏令营,她和所有家人专门从巴黎回国。6岁的吴镭馨从4岁起就学习演奏京胡,她也是夏令营中唯一一位乐器演出的营员。两人与小营员张可为一起,献上了梅派代表剧目《贵妃醉酒》。台上两个“贵妃”嗓音甜美圆润、表演端庄大方,台下吴镭馨演奏娴熟、一丝不苟。夏令营艺术顾问、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看完这段演出,激动地表示:“孩子们太棒了,下次我的演出一定带上他们。”青年演员、梅派传人胡文阁也对天爱的表现赞叹不已:“天爱进步太大了,第一次见她时,她还只是懂得皮毛,现在她的身段、唱腔、走步甚至眼神都有梅派神韵。”

此外,《定军山》、《打龙袍》、《恶虎村》、《智取威虎山》、《红娘》、国家大剧院少儿版新编史诗京剧《赤壁》等剧目的经典选段轮番上演,孩子们可爱的表演让笑声和掌声不断。

“声声腔腔唱国粹,西皮二黄响云天……”汇报演出在60多名孩子共唱夏令营京歌中落下帷幕,第二届“少儿京剧夏令营”完满闭幕。

“登上国家大剧院,国粹艺术展新颜。京剧夏令营,活泼又新鲜。营员努力学,老师耐心传。唱传统、演现代、新编历史剧,安排尽周全。唱念做舞天天练,一脸神气不一般。登台啦!把戏扮,勾脸、抹彩、扎靠、勒头样样全。聆听大师课,慰问敬老院,丰富亦多彩,我们巨喜欢。声声腔腔唱国粹,西皮二黄响云天,西皮二黄响云天。”汇报演出中孩子们共同唱响的京歌可以说是本届“少儿京剧夏令营”最好的总结。从7月6日起全国报名,到8月底汇报演出,孩子们经历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暑假。

为什么坚持每年举办少儿京剧夏令营?国家大剧院副院长王争鸣说,这是一种责任,“京剧振兴,人人有责。”王争鸣表示,夏令营不仅旨在丰富少年儿童暑期文化艺术生活、提高少儿京剧艺术素质,也希望藉此普及京剧艺术、推动国粹的繁荣发展,因此国家大剧院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推出创新模式的夏令营,即以排演剧目为主,将专业课教学、大师课与国家大剧院参观等活动结合,让京剧真正走进孩子们心中。“今后,国家大剧院每年都将拿出一笔经费来做夏令营。贵在坚持,只要持之以恒,相信我们的京剧一定有大的发展。”

孩子们精彩演出的背后,是国家大剧院、北京京剧院、北京市海淀区西颐小学和多位京剧同行的共同努力。梅葆玖从担任本届夏令营艺术顾问起,便为活动献计献策,多次指导孩子们演出;杜镇杰、胡文阁等京剧名家也积极出力;担任夏令营指导老师的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们更是竭心尽力。小营员原佳怡的老师张笠媛,除了日常教学,还经常牺牲休息时间给佳怡开小灶。来自广州的小女孩陈思霓此前只学过几天京剧,但她此次却要反串小生出演周瑜,她的老师苏从发为陈思霓制定了一套详细的学习方案,不仅悉心指导基础不足的陈思霓,还把自己的唱段录下来让陈思霓课后也要反复听,让她自己去感受差距并不断学习。“我们投入这么大的精力、师资,是因为我们知道夏令营最大的受益者除了孩子,还是我们京剧人、京剧和传统文化。”北京京剧院副院长刘宇宸说。

夏令营开营初期,梅葆玖便对孩子们提出希望,愿京剧在他们心中播下的种子,培养他们对传统文化、民族艺术的浓厚兴趣。两届夏令营确实让这颗种子在孩子心中生根发芽了,小营员丁浒的姥爷告诉笔者,如今丁浒连少儿频道都不看了,天天盯着戏曲频道。汇报演出中,天爱的服饰是全场唯一一个自己定做的,这一整套华美的服装、配饰花费昂贵。天爱妈妈告诉笔者,天爱现在的理想是“把京剧这张美丽的名片带到欧洲去”,但是法国没有京剧学校、没有老师,更没有京剧服装,所以只能自己做一套。“天爱跟我说,以后放假一定要回北京继续学京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