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月 18th, 2024

京剧名角王珮瑜:复古就是最好的创新(图)

admin

11月 26, 2023

台上大幕落了又起,起了又落;台下戏迷依然无意离场,他们蜂拥到台前,热烈的掌声、狂热的呼喊令整个剧场的空气也随之沸腾。这一场景让人恍若回到百年前京剧最辉煌的黄金年代。张火丁、王珮瑜两位当红京剧名角联袂主演的《红鬃烈马》,虽然上周末已在民族宫大剧院完美谢幕了,但余音依旧绕梁,盛景引人回味,话题值得思考。

虽然仅仅只有一晚演出,但张火丁、王珮瑜联袂主演的《红鬃烈马》无异于为京剧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火瑜”二人合作引发的关注,不仅让戏迷观众为之狂热,也应该让业界因此而冷静反思。

张火丁和王珮瑜,这一旦一生、一程一余、一京一沪的两位当红名角首次合作,无疑是这次《红鬃烈马》演出的最大看点。其实,在京剧历史中,一直就有名角大腕强强联手互相帮衬的传统,当年马谭张裘的合作催生了不少优秀剧目;而此次演出也正缘起于1928年北京梨园界的一场程砚秋、余叔岩、荀慧生、马连良、李万春、杨小楼、梅兰芳、尚小云等众名角群英荟萃的《红鬃烈马》演出。虽然个个都是可以独挑大梁的名角儿,但都懂得强强合作是激活市场最有效的手段。

但今日梨园,却有些“名角大腕”存在“同行相轻”的心理,彼此之间有着各种矛盾摩擦,甚至“打死都不肯和对方合作”。央视戏曲主持人白燕升就曾批评一些戏曲从业人员,包括一些“角儿”,只关心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送上门来的好戏‘漠然视之’,对和自己‘同宗同源’的兄弟剧种也不屑一顾,很狭隘很封闭,让人遗憾和痛心。

然而,这次张王合作同台,不仅双星合璧,各自增辉,而且也点燃了其他名角的热情。赵葆秀、李宏图、常秋月、郭玮、窦晓璇、吕昆山、刘宸等都毫不计较得失的助演,给整台演出增色,也展现了京剧艺术行当齐全、流派纷呈的整体魅力。

王珮瑜自己也说,她一直愿意和各名家合作,京津沪的旦角名角几乎都已合作了个遍,大家感觉都收获很大。尤其这次和张火丁合作,王珮瑜说:“好的作家,愉悦读者,更好的作家,启发同行。演员也如是。”这样的心态和胸怀,怎么能不进步?

与此同时,张火丁和王珮瑜此次合作选择《红鬃烈马》这样的经典骨子老戏,也应给那些认为“传统导致危机,京剧只有靠改革和创新才能生存发展”的人以反思。这些年,京剧界一直存在“守旧”和“创新”之争,很多剧种、剧团和演员,都纷纷进行改革创新,而且如果不是新编剧还不能参与评价。但是,推出的大量新编剧有些连昙花一现都做不到,就被市场淘汰,严重浪费人力物力资源。这些年还盛行请“外行”来大胆“革新”,把京剧弄得不像京剧,仅靠明星和炒作来刺激市场,但却违背了京剧艺术的根本规律。不仅没吸引到新观众,反倒赶跑了老戏迷。

无论是张火丁,还是被人称为“传统艺术的时尚演绎者”的王珮瑜,都是传统的忠实传承者,她们看重流派的传承,珍视传统的价值。王珮瑜更是在近两年推出“十台传统骨子老戏展演”,她一语道破天机:“复古就是最好的创新。”

因此,重新重视经典传统不朽的艺术价值,思考总结前辈艺术家辉煌的舞台经验,深入了解戏迷观众的情感心理,通过名家高水平的演绎,再现传统的魅力,满足人们对经典的渴望,才是让京剧艺术永葆风采、健康发展的方向。

她们合演的《红鬃烈马》,也给当代演出盛行的奢华制作、本末倒置的舞台恶风以警示。那样的演出,演员反倒成了陪衬,淹没于各种肤浅的感官刺激当中。而传统京剧艺术本着以简约、精炼的舞台,衬托出名角风采。只有靠高水平真功夫让观众买账,才是表演艺术发展的正路。

张火丁和王珮瑜,同时也都注重培养戏迷观众。她们不迎合市场,并非不重视市场。她们和戏迷之间的关系,亲密又有分寸,戏迷们对她们既如同对流行偶像一般的狂热,但又因为爱护和敬畏之心保持着一份合适的距离;还有一些资深观众,经常会写专业的评论文章,对她们提出建议和期待,而她们也都虚心倾听,反复思考,并以各种方式做出回应。这样良性的关系,才是培养观众和市场最健康、最长久的方式。

无论是张火丁还是王珮瑜,对《红鬃烈马》这样的骨子老戏,都早已烂熟于心。即便演出前不排练也可登台就演,开口就唱。然而,记者了解到,她俩为了这次合作,竟然在演出前安排了6次排练,就连王珮瑜自己都感叹:“太奢侈了!”

记者曾到中国戏曲学院观看过一次彩排。早上九点,两位名角都是白衬衫、牛仔裤出现在排练场,没有多余的寒暄。二人在琴师的伴奏下,流畅地将戏合一遍,中间只有一次张火丁停下来,问王珮瑜:“我这个地方要转一圈,你能跟着我转一圈吗?要不然显得太干了。”王珮瑜点头应允。二人又重来一遍。不到一个小时,两人就将戏排完,都感觉不错。但即便第一次排练就已如此默契,但她们依然先后排练了整整6次。

张火丁自从四年前当了妈妈,母爱十足,特愿意和别人谈孩子,谈育儿,还会主动拿出手机给人看她和女儿的合影照片。王珮瑜说:“我从没见过传说中火丁姐的‘冷’,我见到她的时候,她都是笑着的。”因为学戏苦,张火丁不愿女儿也为此痴迷,所以平日唱戏练功都躲着女儿,决不让女儿看到;就连家里电视也把戏曲频道掐掉了,就怕让女儿看到。但即便这样,一次张火丁演《梁祝》,无意中让女儿听到,四岁的小女儿脱口就是一句字正腔圆的“梁兄”,让全场皆惊。这次演出,火丁也把女儿带到了后台,但是由家人帮忙看管,没有让她到化妆间和观众席。火丁的哥哥张火千告诉记者,演出前按梨园的风俗,让火丁的小女儿到舞台上“踩了踩台”,图个吉利。

演出前,记者在后台化妆间发现,正在为张火丁上妆的竟然是张火丁的老搭档、著名京剧小生宋小川。此次他并没有演出任务,是专门来为火丁化妆的。他说:“为她画了二十多年了!”原来,宋小川不仅是一位名角,而且由于他一直钻研京剧化妆,早已成为京剧界的化妆高手,先后给四五十位名家化过妆。当年张国荣在影片《霸王别姬》中饰演的虞姬光彩照人,就是宋小川化的妆。

王珮瑜对戏迷一向特别重视关心,这次来北京演戏,特意赶制了一批印刷极其讲究的“戏志”笔记本,并且在演出前亲自签名一百本,并盖上为此次演出特制的纪念戳,在现场发售给戏迷作为纪念。 本报记者王润 J069

习文艺座谈会李克强“舌尖外交”公益活动体验饥饿大妈的奇幻漂流书法碑墙遭泥封韩海警严打中国渔民云南成重灾区四类夫妻可再生育柯震东今日出庭世界粮食安全中学毕业跑600公里奇怪猪宝宝3Q“反垄断”案二审李克强访意大利蓝翔就业率黑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