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月 17th, 2024

新编京剧《齐白石》:国粹创新打造有滋有味的“齐白石”

admin

12月 21, 2023

融国画与京剧两大国粹、集主创主演强大阵容倾力打造,北京京剧院新编京剧《齐白石》于上周末在长安大戏院成功首演。延续齐白石的艺术创新精神,该剧呈现出丰富新意,充分展现出京剧之美、国画之美、舞台之美,受到了观众与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而在这背后,是主创团队历时三年精益求精的打磨,也是多方凝聚合力奏响的时代华章。

大幕开启,一张张垂落的半透明幕布,似国画宣纸,在光影之间呈现出蜻蜓、荷花与水面的圈圈涟漪。青年齐白石追逐着衣袂飘飘的“蜻蜓”舞者,短短的序章,就体现出了新编京剧《齐白石》虚实结合、朦胧婉约的舞美特色。随后拉开的第一章,舞台背景中古色古香的牌楼街景,台前奔忙的黄包车夫、卖菜货郎与出嫁的姑娘等人物,展开了一幅上世纪20年代的北平市井民俗画卷。

为综合运用视听语汇生动展现该剧极具浪漫主义色彩的舞台风格,该剧舞美以清新合宜为主旨,巧妙运用前后场舞台空间区隔和灯光设置,使虚、实,动、静,音、画,明、暗和谐共生。牌楼、胡同、宣纸等元素的设置,自然渲染出时代背景下的人物身份、情绪走向和舞台氛围。剧中服装、化妆、造型、道具等皆以时代感、个性化设计配合塑造人物形象,与全剧风格及舞台布景相辅相成。

新编京剧《齐白石》从白石老人上世纪20年代“衰年变法”切入,以京剧的表现手法勾勒齐白石艺术创作上这一承前启后的重要转折时期。在北京画院的创作支持下,该剧剧本数易其稿,经过细致打磨,着力开掘人物内心,运用外化呈现的方式将写实与写意融合。舞台上,齐白石年少学艺经历、母亲谆谆教诲的重现,还有他脑海中“神思”“尘想”两个精灵的争斗,不仅丰富了舞台呈现,同时有益拓展了京剧人物角色的表达手段。

从开篇的《水牛儿》儿歌开始,新编京剧《齐白石》的音乐就让人耳目一新。著名戏曲音乐家朱绍玉任该剧的唱腔设计、作曲,他将齐白石的写意美学融入了音乐唱腔。“齐白石是书画大师,代表中国书画艺术发展的高峰。以京剧艺术演绎这位大师,在音乐唱腔方面尤其要体现发扬齐白石的创新精神,做好‘守正创新’,不能中规中矩。”

新编京剧《齐白石》的唱腔音乐以“好听、好看、好玩”为宗旨,在音乐中加入儿歌、曲艺、京韵大鼓等元素,增加趣味性,使之更为诙谐幽默。儿歌作为首尾均出现的主题,既表现了齐白石的一颗童心,也传达出他童年的经历。

新编京剧《齐白石》板式齐全,在乐队设置上力求“以少胜多”,主要以京剧乐队“文武场”伴奏,加强韵味,给人以轻松干净的美感。该剧还根据主演们不同的行当、流派和个人风格有针对性地设计唱腔,如为主演张建峰清新雅致、委婉细腻、犹洞箫之音的奚派风格设计了多段代表唱段,令观众大饱耳福,掌声不断。

新编京剧《齐白石》的主演阵容行当齐全、流派纷呈,有两位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七位国家一级演员参演。谈到对演员们的创作要求,导演傅勇凡说道:“演戏就是演人,因此演员对人物的塑造尤为重要。这就要求演员去深入挖掘剧本中的每一个人物,要知道这个人物他(她)念这个词、唱这段唱、做这个动作的内心动因是什么,才能塑造出立体、鲜活的人物形象。”

长衫白须、手执拐杖,北京京剧院青年奚派名家张建峰塑造的老年齐白石形象惟妙惟肖,唱腔亦是十分精彩。张建峰谈到,为了更好地演绎齐白石,自己经历了艰难的反复打磨,与导演经常在排练场上进行讨论,单是围绕着应该以什么姿势拿拐杖,就查阅了京剧名家与齐白石拿拐杖的资料照片。他还深入研究了白石老人的生平和艺术创作,希望能够给观众们呈现一个更加真实、生动的齐白石。

北京京剧院领衔主演、叶派小生名家李宏图此次扮演的京剧大师梅兰芳,也令观众十分惊喜。“一开始我不敢接这个角色,因为人们对梅先生太熟知了,我在形象上能否还原他,对他的风采和韵味能不能拿捏得住,这些都是很大的挑战。”为此,李宏图对角色进行了仔细的揣摩,尽量表现梅兰芳的神韵。以叶派小生塑造梅兰芳这一人物,也是一次对京剧艺术表现形式的延拓与尝试。(王广燕)

针对目前思政课教师供给能力不能有效满足思政课强起来的发展需要这一突出矛盾,要切实提升教师供给能力,改进教学方式,推动新时代思政课朝着高质量发展。

我国始终主动实行扩大进口的战略和政策,连续举办进口博览会,倡导开放合作,与既往的贸易保护理论和政策主张存在根本差异,为维护开放的世界经济注入了强大动力。

面向未来,要进一步扩大“朋友圈”,绘制好“工笔画”,对接好“硬联通”与“软联通”,秉持包容、合作、共赢的原则,为实现民族复兴和推进全人类的福祉而努力奋斗。

文化交流很重要,我们在讲“一带一路”的时候,也需要讲“共建国家”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其实我们面临着如何正确对待自己的问题,“一带一路”不是单方面的施与,而是双向的或多向的互利。

我们必须要全面把握东北向北开放的历史使命,通过推动东北亚次区域、国别合作,破解东北亚各国战略意图和利益不同、战略互信缺失的困境。

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同比名义增长10.3%,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升至41.5%,数字经济成为我国稳增长促转型的重要引擎。

坚持以习法治思想和总体观为指导,准确把握完善法治体系的时代内涵和实现路径,是新时代新征程把中国特色法治建设推向前进的必由之路。

习总进一步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创造性回答了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大问题,形成一系列原创性理论成果。

深刻的理论来源于人民大众的实践,只有不断拓展理论的深度和广度,用“大众话语”说清“理论话语”,理论才能真正变民群众手中的尖锐武器。

“千万工程”把村庄整治与发展经济结合起来,以乡村经营为抓手,持续打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将生态红利变为民生福利。

区域国别学是典型的交叉学科,只有从不同学科视角贡献知识增量,通过融合、碰撞和创新,才能最终形成学科共识。

我们仍需抢抓“十四五”应对窗口期,战略上保持定力,战术上灵活机动。在强化养老、托幼、家庭支持政策基础上,进一步优化房地产市场调控。

中国正在打破西方对现代化标准垄断,探索出一条不同于西方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路,创造属于自己的发展经验,为现代化理论作出重要贡献。

人是经济社会发展全要素投入中最具活力、最具创造性、最具能动性的要素,人的全面发展和人口高质量发展是经济社会可持续的内在要求。

五个坚持明确了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中处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产业发展与转型升级、一二三次产业结构、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国内与国际间关系的重大原则,是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行动指南。

统筹粮食安全与活化乡村经济是未来农业农村发展面临的重大课题,亟待通过深化耕地保护模式的创新,探索面向多元价值诉求的耕地保护新途径。

在稳经济政策措施的持续发力下,无论是需求还是供给都处在逐步恢复中。鉴于需求不足是一个时期以来影响经济运行的明显制约因素,因此需求改善较之供给改善更能有利于经济运行。

通过建构共同体记忆和一定的情感叙事策略,彰显出我们党对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历史经验和新时代新征程的新赶考之路具有坚定的历史自信。

十年来的网络立法,涵盖数字中国、数字社会、数字政府等各个领域,辐射企业、社会组织、个体等各类主体。网络立法的进程与网络深度嵌入经济社会生活的步履同频共振。

平台经济在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就业、拓展消费市场、创新生产模式、国际竞争中大有作为。平台经济是数字经济的典型业态,是引领经济增长和推动社会发展的新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