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月 18th, 2024

admin

12月 22, 2023

四十八年前曾经风行过一张京剧唱片:厉家班童伶灌制的《岳母刺字》。二十日晚,当劳动剧场满座的京剧观众,看完了八岁离开上海今已五十六岁的厉慧兰所演《空城计》与《三进士》后,好多人向剧团人员询问当年厉家班童伶的近况,他们赞叹厉慧兰唱得好,厉家班风范犹在,这话流露出观众对演员的多么浓烈的思念之情啊!

这时候,厉慧兰正在卸装,团长厉慧敏和记者谈了厉家班兄弟姐妹们的过去和今天,话就从那张唱片说起,她说:“咱们演的《岳母刺字》,是李少春的父亲小达子所授,是《风波亭》中的一折,因此以岳飞为主。”在这张四十八年前灌制的唱片上,演岳飞的是十三岁时的厉慧良;我演岳夫人,十二岁;慧森演书僮,九岁;慧兰演岳云,八岁;慧庚那时才五岁,连话也说不清楚哩;演岳母的是师哥陈慧君,他当时也不过十四岁。现在,除慧良在天津、慧斌在‘’期间不幸故世外,我们几个人和堂兄弟厉慧福都在一个团里,这会儿,全来上海了,这是我们在抗日战争开始入川之后第一次返沪演出。”

说着她指着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说:“他就是陈慧君,”当记者发现他说得一口地道的上海话时,他说:“乡音未改鬓毛衰啊!”

我们的话渐渐转入厉家班的今天,她指着坐在身旁的青衣旦角沈福存说:“‘福’字辈的台柱子可不是出来了吗!”这话不假,这几天上海观众凡是看过他演的《春秋配》、《玉堂春》的,莫不留下深刻的印象。观众说,他的嗓音清脆甜亮,像张君秋派;又说他的仪态和表演像梅兰芳派。

“我是梅派基础但又酷爱张先生,糅合梅、程两派的那种流畅而又柔婉的唱腔……”接着,他又毫不隐讳地说:“我们地处山城,解放后,才有程、荀、尚等前辈来过,所以有些东西还是向前辈票友们学的。他们在身段等方面或许不如我们,但是总有一个方面是悉心研究过的,你不听说过重庆梅兰芳、成都梅兰芳吗,他们都曾是我的启蒙老师哩。”

“你们还有一个青年武生胡正中,挺好……”记者想起了他演的《八大锤》,想起他以运用自如的腿功和巧妙耍弄的双枪所组成的一幅幅形体塑像,颇为英武、秀美。

“小胡……”说着,厉氏姐妹就把他叫来了,一问,原来才廿四岁,像个刚出学校的学生,单纯而带有几分稚气。

“说起那出《八大锤》,倒是看得出有厉慧良的影子,当年他教了朱福侠,福侠又教了小胡,小胡论辈应是来字辈了。平时,一大早,他师傅就把他的腿吊上了,那绳子通过滑轮,一直拉到了顶,这一上去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辰才把他放下来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