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月 18th, 2024

戏剧在风雅桐乡蓬勃生长

admin

12月 31, 2023

说起桐乡戏剧,你会想到什么,是频频“出圈”的乌镇戏剧节,还是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实际上,戏剧在桐乡扎根颇深,有着广泛的观众群体。桐乡人爱听本土的花鼓戏,也爱听戏曲百花园里一枝独秀的越剧。每每有送戏下乡演出时,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时下年轻人追捧的音乐节。

日前,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公布第四批“浙江省戏曲之乡”名单,桐乡成功入选。此前,桐乡已获评“浙江省民间文化艺术戏剧之乡”“中国·新戏剧之乡”。一个个戏剧领域的荣誉,映照出桐乡戏剧“好戏不断、传承创新”的奋进之路。

“今天的观众需要看什么样的戏?”在今年第十八届中国戏剧节期间,中国剧协、浙江文联、浙江剧协主席茅威涛在新时代越剧创新发展研讨会上,以此为题发表了主旨演讲。她提到,今天的观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也更喜欢“守正创新”的作品。而“正气”和“锐气”便是创新的前提,历史与当代则是守正的意义。

多年来,桐乡的戏剧人不拘泥于有限的题材和表现方式,而是与时代接轨,在题材选择、创作手法、交流形式、人才储备上都不断创新。

2010年,一出讲述求真务实精神的越剧现代小戏《毛估估》,开启了桐乡小戏创作的大门。越剧小戏《婆婆赛亲娘》《故乡情》《大师情》《患难真情》等原创剧目,或讲述孝老爱亲、或抒发家国情怀,即便是古装小戏《白菊飘香》《司马光砸缸》等,亦能做到耳目一新,且“新中有根”。

花鼓戏作为桐乡的地方剧种,也在近年来得到了有力挖掘与传承,既保留传统精粹,又演绎出时代气息。2016年,整理重排的桐乡花鼓戏《庵堂相会·过桥》登上省级舞台。随后,一系列原创花鼓小戏诞生,其中,《望蚕讯》第一次演出就摘得了浙江省新农村题材小戏会演金奖。今年,桐乡花鼓戏《麒麟带·回魂》作为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推荐的唯一剧目,亮相第三届全国花鼓戏优秀剧目展演,展现了不同于湖南花鼓戏的另外一种风格。

2014年,桐乡市文化艺术服务中心带着《割肉还娘》《菊乡戏韵》《回十八》《姑嫂饼》等作品登上央视舞台。为了让剧目更加符合观众的审美,《姑嫂饼》全剧连说带唱仅以6分钟完成,而原本半小时的小戏《割肉还娘》同样以6分钟的容量改编成多剧种戏中戏结构的戏曲小品。普通小戏15分钟,晚会小戏10分钟,在特殊要求的情况下6分钟,为了让观众看戏体验感更好,桐乡戏剧正在剧目题材、演绎方式、演出场所等方面频出奇招。

此外,自2014年以来,中国·桐乡小戏艺术邀请展、华东六省一市现代地方小戏大赛、江浙沪现代小戏小品邀请赛、浙江少儿戏曲小金桂荟萃终审等国家级、区域性品牌赛事的持续性举办,促进了戏剧表演方式、表现形式以及创作理念的多方碰撞,让桐乡成为新时代戏剧多样流与繁荣发展的重要平台。

目前,桐乡有专业戏曲演出团体1个、民间班社18支,每年开展越剧、花鼓戏等传统戏曲演出1000余场次,惠及群众20余万人次。戏曲活动走出剧场,走进公园、街坊、社区,通过多点、高频、流动的“舞台”甚至是线上平台,与群众“不期而遇”,让传统戏曲在桐乡的“能见度”越来越高。

10届乌镇戏剧节,238部国内外剧目精彩亮相,超1万人次报名青年竞演单元,189场小镇对线万场嘉年华表演,上百万人次观众共同见证乌镇戏剧节的成长。这台“小镇的文化大戏”,让我们看到了戏剧的生命力所在,以及它能吸引如此多年轻人的原因。

今年3月末,曾多次参与乌镇戏剧节的桐乡青年吕安迪,将他的乌青剧社入驻梧桐街道城西剧场,成为当地农村文化礼堂的社会化运作试点。剧场首演的演诵会,城西村村民是第一批观众。现在,乌青剧社每月都有演出,有三四个“粉丝群”,日常还有剧本朗读会、表演工作坊等。考虑到村民的需求,传统戏曲也是乌青剧社演出名单上的“常客”。

今年,桐乡举办了一场戏曲票友大赛,台上台下观众的年轻化是比赛的一大亮点。我们欣喜地看到,在桐乡,传统戏曲正逐渐融入年轻群体,撩拨着“Z世代”年轻人的心。目前,桐乡有中小学少儿戏曲传承基地9个、校外少儿戏曲培训基地3个,其中春晖小学被评为桐乡花鼓戏省级少儿戏曲传承基地。还摘得“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金花10朵、“浙江少儿戏曲小金桂荟萃”金花19朵,连续8年获得“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集体节目小梅花”称号。

京剧大师梅兰芳说:“一个古老的剧种,能够松柏常青,是因为它随时进步。”戏剧,正以它蓬勃的生机,在风雅桐乡这片沃土上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