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月 24th, 2024

京剧唱念中的错读值得注意 杂谈随笔曲海泛舟玲珑戏曲艺术网京剧艺术

 

 

近几年来的京剧演唱,传统京剧音韵有了很大的改革,有的剧目减少了上口字,有的则根本扬弃了方音,这是十分可喜的。但在大胆改革传统音韵的同时,应该严肃对待普通话的语音规范,避免错读。特别是一些优秀剧目拍成电影,广为流传,其中的错读已固定,不易改正,虽系微疵,总令人感到美中不足。试以电影片《白蛇传》和《铁弓缘》为例,就有这情况:

“蓦然见一少年信步湖畔”,白素贞唱,句中“畔”应读作(Pa叛)音,误读为(ban半)音;

“我爱你深情绻绻风度翩翩”,白素贞唱,按“绻绻”,诚恳真挚的意思,其音义都跟“拳拳”相同,误读为(juan倦)音。

“西子湖依旧是当时模样”,白素贞唱,“模”误读为(mo魔)音,这里应读作(mu)才对。只有“模型”、“模仿”等才念(mo)音。

“……都是那法海从中离间……”,白素贞念,这里的“间”应念去声(jian剑),误为阴平(jian肩),凡“间谍”、“反间计”等,都应念去声。

“那许仙已不是当时的许仙”,小青唱,这句唱腔明显地把“当”字处理成去声,这里的“当时”是指过去,“当”应作阴平,只有意思为同时时,才念去声。

“误军机将我发配到边关”,匡忠唱,此处唱腔,“将”作去声处理,按“将”在这里是“把”的意思,应读为阴平,如“明日里洛川前将君来等”可证。

“叹英雄中圈套失落银饷”,陈秀英唱,这句唱把“中”唱为阴平,其实凡“中计”之类的意思应念为去声,如“幸中母氏巧机关”某中了他人的拖刀计”等可证。

普通话里的异读,具有区分词义的作用,应该恪遵:而经过审定以后已经废除的异读,则应在唱念中于以取消。如“军营中失落了一骑马”“金酋铁骑豺狼寇”的“骑”,旧读(ji记)音,“虎在深山走兽远”的“远”,旧读(yuan怨)音,这些异读都不必再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