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月 24th, 2024

女包拯长啸在九泉

admin

1月 14, 2024 #京剧资讯

昨天,天阴沉,心也阴沉。“中国第一女花脸”齐啸云的亲朋好友在八宝山公墓竹厅向她做最后的道别。
电影表演艺术家谢芳夫妇相互搀扶着走来,只是今天希望见到大姐的脚步迈得格外沉重。相似的家庭背景,曾使十年前相识的老姐俩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谢芳忘不了齐大姐教她学英语,教她做菜,并亲自将她撰写的13万字的回忆录《往事匆匆》翻译成了英文,如今书还没有出来,大姐却匆匆走了。谢芳亲眼目睹了大姐被抢救直至去世的全过程,并亲自把她送到了太平间,谢芳说:“大姐走得很安详,这应该是她悲欢荣辱一生的最好归宿!”
电影表演艺术家田华也来了!她和齐啸云惟一的亲人、义女齐大鹏紧紧拥抱在一起……田华喃喃地说:“我要是当时能赶过去就好了,就能见到她最后一面了。”大鹏呜咽着说:“她不听话啊!她一辈子不愿意麻烦别人,她有什么事都一个人顶着。”作为老艺术家委员会的主力,齐啸云和田华等老艺术家一道,将足迹撒向工厂、农村、学校、监狱,而她却从没讲过一次报酬。她的谦和,她的善良,她的宽厚,她的先人后己,成为每一个和她接触过的人最深刻的印象。
齐先生的好友王英手捧一束白玫瑰,静静地等在告别室外。齐先生为了花脸艺术,几乎放弃了一个女人应该享有的正常生活,但是鲜花却是她和所有女人一样的最爱。2001年,在王英等人的帮助下,记录齐先生人生与艺术的画册《啸傲菊坛坤净齐啸云艺术生涯》终于出版了。高兴之余,齐先生邀请王英来家里做客,吃的是包饺子,拍黄瓜,一个艺术家的简朴令王英很是吃惊。后来才得知,齐啸云退休时的工资只有400多元,可从来没有听她说过一次钱的问题。
作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成员,齐啸云目前仍担任着理事的职务。困扰了她大半生的出身问题,在改革开放后却成为她从事工作最大的优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许国跃说,齐啸云和张学良将军是远亲,九十年代初,齐啸云曾赴美与张学良将军朝夕相处了近半年,唱戏、说戏、讲戏,体味着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的悲欢。她还利用广泛的海外关系,用英语讲京剧、唱京剧,传播民族艺术。齐先生的去世,对工作是个巨大的损失。
告别仪式相当简朴,就像齐先生生前的为人。“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所有的一切,在今天画上了句号。然而在人们心中,她的一切仍然在延续……(记者 贾薇)

(摘自 《北京日报》)